自由投稿
星期四, 11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空军与太空军未接种疫苗现役军人中有半数寻求宗教豁免

滚动 国际 军事

根据美国空军星期三(10月3日)公布的数据,在1万名没有接种新冠疫苗的空军和太空军现役军人中间,大约有半数正试图寻求宗教豁免,800人口头拒绝接种疫苗。

资料照片:美国国防部提供的照片显示,第15医疗大队在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承办大型新冠疫苗接种站。(2021年2月9日)

根据美国空军星期三(10月3日)公布的数据,在1万名没有接种新冠疫苗的空军和太空军现役军人中间,大约有半数正试图寻求宗教豁免,800人口头拒绝接种疫苗。

空军和太空军要求军人满足接种新冠疫苗规定的最后期限是星期二。根据美国之音获取的数据,空军和太空军97%的现役军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95%完全接种。

“我们的空军战士需要准备好任何时间在世界任何地方执行任务,“空军参谋长、空军上将C·Q·布朗(C.Q. Brown)星期三说。”接种疫苗确保我们是一支做好准备的军队。”

在这些没有接种疫苗的现役军人当中,4933人申请宗教豁免。空军部对此有30天的受理期。

上个月,负责军务的总主教说,天主教军人应该可以基于良心反对而拒绝接种疫苗。

军中服务总教区的总主教提摩西·博吉李奥(Timothy Broglio)说:“如果违反了他或她的良心圣洁性,不应强迫任何人接种新冠疫苗。”

这位总主教之前曾支持总统乔·拜登(Joe Bide)让美国军人接种新冠疫苗的强制令。虽然博吉李奥仍然鼓励军人接种疫苗,但是他又说,如果疫苗是来自实验室对得自堕胎的细胞进行的复制或利用这些复制细胞进行了实验,而天主教徒军人在良心上反对这种疫苗,那么,天主教会对新冠疫苗的许可并不能压倒这些军人的良心抉择。新冠疫苗的开发的确经过了这样的程序。

新美国安全中心的凯瑟琳·库兹敏斯基(Katherine Kuzminski)上个月对美国之音说,这位总主教真的是在鸡蛋里挑骨头。她补充说,跟莫德纳(Moderna)、辉瑞(Pfizer)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新冠疫苗一样,水痘、风疹、甲型肝炎和脊髓灰质炎病毒的疫苗都利用“得自堕胎的细胞系”进行了实验。

“问题将是,此人对之前的疫苗提出过良心反对吗?”她说。

在所有军种中,空军接种新冠疫苗的最后期限最先到来。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最后期限在今年晚些时候。五角大楼星期一说,所有现役军人中的97%已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

在极少的情况下,有人获得了豁免。这包括给海军五名水兵的永久医学豁免以及空军和太空军出于医学原因或诸如还差数月即将退役等行政原因所给予的1866项豁免。

各军种星期二提供给美国之音的数据显示,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完全或部分接种率分别为94%、99%和93%。

星期三,国防部新闻秘书约翰·科比(John Kirby)在五角大楼对记者们说,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对各军种接种疫苗的“努力程度感到高兴”,尤其是针对“更具致命性的德尔塔变种”而执行了疫苗强制令之后。

科比说,虽然奥斯汀部长“不是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事实”,也就是有些军人拒绝接种疫苗,但是,他相信各军种领导人“将继续本着爱心和专业方式管理这项强制性的疫苗制度”。

如果有些军人未能在最后期限之前接种疫苗,高级领导人在如何处置他们的问题上面临艰难的选择。

跟后备役和国民警卫队的战友相比,现役军人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要高得多。有些后备役军人和国民警卫队员的最后期限将一直到2022年6月30日。

在所有美国军人当中,有大约五分之一、也就是几十万人连一剂新冠疫苗也没有接种。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