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4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前美国安官员:台海正处“极限危险”时刻,台须有抵抗中国意志

滚动 港澳台 军事

在中国不断增加对台湾周边的军事骚扰之际,国际社会对台海可能发生误判及意外风险的担忧日益增加。继美国印太司令部前后任司令接连对中国可能对台动武发出警告后,两位前特朗普政府国安官员说,台海目前正处于“极限危险”时刻,台湾必须增强自己的防卫能力并展现抵御中国侵犯的意志。

2020年1月16日台湾海军陆战队举行演习。 (照片来源:台湾国防部军闻社)

在中国不断增加对台湾周边的军事骚扰之际,国际社会对台海可能发生误判及意外风险的担忧日益增加。继美国印太司令部前后任司令接连对中国可能对台动武发出警告后,两位前特朗普政府国安官员说,台海目前正处于“极限危险”时刻,台湾必须增强自己的防卫能力并展现抵御中国侵犯的意志。

根据台湾国防部的最近的数据,进入4月后中国军机几乎每日进入台湾西南部防空识别区,数量从一架次到4月12日最大规模的25架次不等。

中国对台湾的军事施压加大使台海再度成为热点,才卸任的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最近在国会听证会上提到,中国可能在6年内对台发动军事行动,新上任的印太司令阿奎利诺也说,中国侵犯台湾的问题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近。中国在台海、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及地区的咄咄逼人作为,再加上美国军事将领的警告,甚至使得一向对台海问题保守谨慎、不愿表态的日本政府也公开表态,强调台海和平稳定极为重要。

台海“极限危险”时刻

前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顾问、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近日在胡佛研究所一场关于“中国有多危险”的讨论中指出,台湾是与中国有关的最大热点,现在正是一个“极限危险”(maximun danger)的时刻。

麦克马斯特说,最使他担心的事情之一,就是“万一人民解放军真的相信他们自己的宣传呢?万一解放军指挥官认为,‘嘿,这是习主席要我做的’,然后促成一个可能快速升级的冲突呢?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极限危险的时间点上,那个危险实际上正在往上增加。”

what i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is believing their own propaganda? What if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commanders think, “Hey, this is what this is what Chairman Xi wants me to do,” and then precipitates a conflict that can escalate quite quickly. I think we are at a point of maximum danger, and that danger will actually, we’re on our way up.

麦克马斯特认为,最关键的时间将是2022年北京奥运及中共二十大之后。“我认为你正在看到的是一系列意图使人们对其军事恫吓更不敏感的活动,但你看不见的,麦特(博明的英文名)或许也可以说一下,则是一系列其他活动,意在透过经济及信息层面收买菁英,以颠覆台湾的意志。”

And I think you’re seeing a range of activity that is meant to desensitize us to this military intimidation, but what you don’t see is, and Matt can maybe talk about this, is a range of other activities that are aimed at subverting Taiwan’s will from an economic and informational perspective cooptation of elites and so forth.

需有抵抗中国意志

才卸任不久的前特朗普政府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在与麦克马斯特的同场讨论中说,台湾必须为自己的防卫做更多,以便对中国可能的侵犯展现出“抵抗的意志”(the will to resist),“这是要显示,那将会转化成操作能力,它的形式包括公民防卫兵团、后备兵团、特种行动部队,以及其他愿意为台湾每一寸领土作战的团体。”

it is to show that that will actually translate into operational capability in the form of a civil defense corps, reserve corps, special ops forces, others that are willing to fight for every square inch of territory in Taiwan.

与麦克马斯特目前同为胡佛研究所研究员的博明说,在2016年蔡英文当选总统前,台湾前一任的国民党政府做了许多工作废除义务役的一些元素,但那些元素对类似情况的国家,无论是以色列或新加坡都是极为必要的。

“你不会说,‘不要担心服兵役的事’。你实际上更应该扩大兵役服务的规模,这样你的对手才会理解,每一个人都有能力作战,也有打仗的意志。”博明认为,在这方面台湾还有许多需要做的事。

You don’t say, “Don’t worry about military service.” You actually expand military service so that your adversaries understand that everyone’s capable of fighting and has the will to fight. There’s more that needs to be done in that respect.

多年来美国要求台湾加强自我防卫能力,将国防开支提高到GDP的百分之3,但台湾一直未能达到这个目标。2020年台湾的国防开支为GDP的 百分之2.3,已经是创下历年来新高。

2021年,蔡英文政府的国防开支比前一年增加10.7%,也强调台湾将加重对不对称能力的投资,不过面对中国不断增加的军事威胁,美国国防部官员和军事专家都一再提醒台湾,必须加强自我防卫能力,为自己的安全付出更多。

对防疫成就过度自信

但是,尽管面对中国日益加大的军事威胁,美国《外交政策》期刊4月初在一篇报道中说,台湾对于自己防疫成就“过度自信”,在中国的压力下仍然“过度自满”,对疫情以外的议题“缺乏急迫感”,尤其是在台湾正处于不安全地缘政治地位。

报道说,“台湾人民和许多美国政治人物都有一个期望,就是作为台湾的非正式盟友及保护者,美国会在中国侵略时介入。但美国对台海有意的战略模糊,意味着台北不能依赖美国援助的担保—华盛顿将更可能做出更明确措施的承诺,如果台湾看起来有准备为其自由奋战到底。”

there is an expectation among both the Taiwanese public and many politicians that the United States, as Taiwan’s unofficial ally and protector, would intervene during a Chinese invasion. But the deliberate U.S. strategic ambiguity around Taiwan means that Taipei can’t rely on a guarantee of U.S. aid—and Washington will be far more likely to commit to more definite measures if Taiwan looks prepared to fight fiercely for its own freedom.

报道提到,面对中国军力,台湾在船舰、飞机和部队的数量上都处于劣势,“如果中国部队真的登陆,人民必须能够协助军方做出有力抵抗”,但兵源及后备部队是台湾目前遭遇的两大重要问题,台湾政府“坚决拒绝”扩大义务役的四个月兵役,也拒绝征募女性,“虽然有一个庞大的后备部队,至少书面上是这样,但在训练、后勤及动员上却存在严重的问题。”

The government has adamantly refused to expand the length of conscription, which is only four months, or to draft women. There is a large reservist force, at least on paper, but there are serious problems with training, logistics, and mobilization.

即使台湾政府已同意对后备制度进行改革,但报道指出,这是一个从明年开始的两年试行计划,而且这个计划只涉及77万后备部队其中的3千人。

萧美琴:台湾没有不重视自身安全

对《外交政策》这篇报道提到的相关内容,美国之音在最近双橡园的媒体简报中请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做出回应。

萧美琴表示,台湾面临共军威胁不是一天的事,数十年来都是如此,尤其在台湾第一次总统直选的台海危机之后至今,中国对台湾的“文攻武吓”一直都存在,台湾人民也一直都在面对这种威胁,除了军事上的威胁以外还有政治及经济的胁迫,“我们在台湾整体安全情势上除了军事的不对称战自身的准备及防卫决心外,我们同时也强调其他面临经济和政治胁迫需要建制的国人的防卫意志。”

她说,无论是这几年来的假信息、各种灰色地带的摩擦冲突及威胁风险,台湾都应该要持续有所准备,例如网络安全和各种基础设施都曾遇到风险,台湾也一直在过程中持续强化自身的防卫,“并没有不重视自身安全的问题,这个过程都是持续在进行中的。”

观察人士认为,虽然台湾领导层对台湾面临的防卫挑战有清楚的理解,但一般社会大众并非如此。

依赖安全承诺搭便车

“美国台湾观测站”网站共同编辑陈方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国一直都在以明示和暗示的方式告诉台湾必须为自身安全投入更多,包括战略模糊政策的辩论,主要论点之一也是担心“安全承诺就是会让人家搭便车”,使台湾不想自我防卫,即使如最近博明批评台湾兵源不足的问题,但在台湾却“非常少人讨论。”

陈方隅说,台湾领导层及蔡英文总统的国安团队在国防政策上都有强化台湾安全防卫的意识,外交部长吴钊燮在对美国媒体的发言或专访中,都曾以台湾会为自己的防卫承担责任来回应美方的质疑,“可是对台湾的大众来讲,的确大家都没有抓到这件事情”

对于前美国印太司令戴维森中国可能在6年内进犯台湾的时间线警示,台湾一般大众是否有此急迫感或危机意识?陈方隅说,以军事防卫而言,台湾“现在的气氛的确是没有这样的自觉”,他认为这“的确是一个蛮严重的问题”。

至于台湾社会没有对危机的急迫感,股市表现也未因为解放军的威胁和压力而受到影响,是否可能是因为多数人认为中国不会攻打台湾?陈方隅说,或许这些事情“离一般人太远了,所以根本没有去想这些问题”,不过他说,“在全民国防意识的提升上,政府的确可以做的更多。”

未能满足自我防卫需求

《华尔街日报》上星期一篇报道提到,对中国在台海周边活动增加发生冲突的担忧,使美国“更注意台湾的防卫弱点”,安全专家都表示,台湾必须做更多以便为冲突做准备。

报道援引提出台湾“整体防卫构想”(ODC)的前参谋总长李喜明的话说,从他的角度来看,台湾在满足自己防卫需求的问题上还“远远落后”,台湾必须投资更多在不对称作战能力,例如水雷、导弹攻击船只和移动式火箭发射台,这些能增加台湾游击式作战的能力。

台湾军方上周展开了“汉光37号”演习前半段的电脑兵器推演,后半段的实兵演习预订7月实施。台湾国防部说,这次8天7夜、每日连续24小时的兵棋推演将“以最严苛的敌情威胁景况”来模拟敌军攻台的各种可能行动;7月的实兵演练将以“战力保存、整体防空、联合制海、联合国土防卫”作为操演课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