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1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世界报 – 中国如何试图控制欧洲半导体公司

滚动 中国大陆

本次法国世界报报摘介绍由Julien Bouissou署名的《中国如何试图控制欧洲半导体公司》,这篇文章说,中国加速针对高科技领跑的全球竞赛。

法国世界报

为了在半导体领域迎头赶上,北京躲在空壳公司的后面,悄悄地增加了收购国外包括法国在内的企业。 据专业金融数据平台 Refinitiv 报道,5月13日,中国投资基金“智路资本”(Wise Road Capital)向法国公司 Unity Semiconductor (SC) SAS 提交了收购合约。

从表面上看,成立于 2017 年,旨在投资科技公司尤其是半导体的这只基金似乎无害。该基金官网上将自己定义为“私有”,并声称“决策独立”。 然而,根据经济情报公司Datenna为《世界报》进行的分析,该基金的几位股东与中国政府有着密切的联系。实际上是被北京用作技术崛起的工具。

低调且鲜为人知的 UnitySC 公司目前年度销售额 仅有2500 万欧元,但它位于格勒诺布尔“迷你硅谷”的研究中心,开发了一种用于蚀刻集成电路的硅片质量控制技术。 随着半导体越来越迷你化,这种技术的前景光明。

这个收购案并非Wise Road Capital在欧洲的第一次。据《南华早报》报道,通过几个成功案例,国外的研究或生产中心已转移到中国。新加坡公司联合测试与装配中心 (UTAC) 被收购后,仅一个月,就宣布在中国东北部山东省建设一家工厂。一个月前从西门子那儿收购的德国 Huba Control 又是如此,部分生产已迁往四川省(西部)。最后,与奥地利 AMS 于 2020 年 7 月成立的专门从事半导体传感器的合资企业,最终也在安徽省(东部)建设了一家工厂。

生产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

半导体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发挥着关键作用。蒙田研究所亚洲项目负责人杜懋之解释说: “当北京决定从 2015 年起致力创新发展战略时,一切都加速了!中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现在取决于其技术的进步。 ”

随着数字化,半导体已成为全球工业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智能手机、电脑以及导弹都少不了它, 一辆汽车现也需要 1,000 到 1,400个芯片 。

法国咨询公司 AlixPartners 的副总监亚历山大·玛丽安 (Alexandre Marian) 解释说:“但生产只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因此,最轻微的短缺都会阻碍世界各地的许多供应链。”

而中国境内制造的半导体产品仅占其年消费量的 15% 左右,剩下的依赖日本或台湾的大型生产商。 2020 年,中国的进口额达 3500 亿美元(3020 亿欧元),超过了石油采购。

文章续道,芯片提供的好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 尽管其中只有 1% 作为军事应用,但其复杂程度在该领域的创新中起着核心作用。这也是美国限制向中国出售半导体的原因之一。杜懋之对此指出: “美国限制向中国出口先进技术,特别是所谓的‘紫外线光刻技术’,阻碍了其创新能力。”

北京更愿意躲在私募基金后面

按2015 年启动的 “中国制造 2025” 规划,北京拟用十年时间在十大关键技术上成为世界领先者;墨卡托( Mercator)研究所报告称,中国创建了 1800 多个公共产业投资基金,约 3900 亿美元。另据荷兰前外交官兼 Datenna 首席执行官 Jaap van Etten 表示:“在半导体领域,我们发现中国政府几乎总是参与其中,但它更愿意躲在私人投资基金的后面,或者说,一些欧洲国家难以从由普通话写成的网站中获取信息。”

此外,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表示不赞同“智路资本”通过其在开曼群岛和特拉华州的两家子公司收购在华尔街上市的韩国半导体制造商Magnachip 。

国安问题

英国方面,亦已暂停一家中国电子公司的荷兰子公司对英国半导体制造商纽波特晶圆厂(Newport Wafer Fab)的收购。

文章又称,法国经济部和 UnitySC 都没有就中国基金可能收购该公司发表评论。但自2020年4月1日起,根据为“在公安或国防方面存在问题”的行业保留的筛选程序,外国投资者对半导体行业的收购,必须获得法国经济部的授权。

2019年春季,欧盟宣布建立加强审查机制,成员国有义务报告任何对敏感技术的来自外国投资。不过,欧洲审计院在2020年9月强调,仍然“很难获得完整和最新的数据,因此很难掌握中国在欧洲的投资情况。”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