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1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在中印边界复制南海扩张?中国海警法后再立陆地法

滚动 军事

中国今年初实施《海警法》之后,中国人大近日再通过《陆地国界法》。有印度的中国问题专家解读,中国正试图复制南海造岛经验,在陆地边境造镇,以加强对争议领土的主权主张。

中印两国国旗

中国今年初实施《海警法》之后,中国人大近日再通过《陆地国界法》。有印度的中国问题专家解读,中国正试图复制南海造岛经验,在陆地边境造镇,以加强对争议领土的主权主张。台湾学者指出,这是中国方面为在中印边界有争议土地上实施有效管辖权的一个法律步骤。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上月23日通过《陆地国界法》,明年1月1日生效。这部法律共7章62条,包括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神圣不可侵犯。国家采取有效措施,坚决维护领土主权和陆地国界安全,防范和打击任何损害领土主权和破坏陆地国界的行为”。

条文明订,解放军、武警部队应当在边境开展边防执勤、管控、组织演训和勘察等活动,“坚决防范、制止和打击入侵、蚕食、渗透、挑衅等行为,守卫陆地国界,维护边境安全稳定”。当周边发生战争或者武装冲突可能影响国家边防安全稳定等情况,中国官方可封控边境、关闭口岸,并采取紧急措施。

中国《陆地国界法》被认为剑指印度

中国有世界最长的陆地国界,约2.2万公里,与14国相邻,俄罗斯、越南等12国已与中国划定陆地国界。10月14日,中国与不丹政府视讯签署谅解备忘录,宣示将加速边界谈判进度。9天后,中国人大通过陆界法,被指针对印度。

2020 年 6 月,中印士兵在加尔万河谷实控线发生冲突。(法新社)

中国媒体报导,中国可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加强边防建设、改善边境基础设施及生产生活条件等。

印度的中国问题专家狄伯杰(B. R. Deepak)10月31日在媒体撰文表示,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策略成功,外媒报导,中国有意在喜玛拉雅山争议边境一带兴建624座边境城镇。中国正试图复制南海造岛经验,在陆地边境造镇,以加强对争议领土的主张。

狄伯杰提到,印度与中国去年6月在加万谷(Galwan Valey)爆发流血冲突。如果印度不接受改变后的现状,中国有可能在边境一带制造更多摩擦点。中国可能也希望透过保障边境出入关卡安全,提高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连接性。

学者:边界变化、边界经营和战场经营 事涉复杂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安所所长沈明室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印几次边界争议,都是中国针对印度实际控制的界线,和双方所主张领土缓冲区, 派军队声张主权。

沈明室说:“目前中共采取切香肠(的方式),沿中印边界经营、建设村庄、建设关键基础设施,驻扎民间人士、或是移民,慢慢向外扩张,造成既成事实。他们以前就这样做,订定陆地国界法之后,他把军队、武警、党和地方政府相关的运作方式、模式(合法化),更具法律基础。”

沈明室指出,边界不单纯是边防驻扎就能解决问题,还涉及边界地区的经营或战场经营。中印边界包括河流交界,新的地形或因为下雪、河流暴涨造成边界的变化。

中国在南海以“切香肠”方式制造掌控事实 引发争议

对印度有学者认为中国通过《陆地国界法》,是复制“南海经验”,沈明室也表示认同,他说,所谓“南海经验”意指中国声称南海九段线内是他的领土,把原来属于“礁”的地方,堆砂填海变成人工岛屿,并在这些人工岛屿上,建立军事化设施,以此实质掌控九段线内的范围。

中国军队在拉达克举着横幅,上面写着:“你们已经越过边界,请回去”。(美联社)

沈明室分析:“印度学者会这样讲,其实是因为中印边界本来应该有缓冲区,没有人的地方、印度实质控领。但中国透过陆地边界法、沿边界村庄或地区的经营,慢慢向外扩、慢慢把缓冲区减少,强化对中印边界的实质控制。”

有评论认为中国立法目的是把边界侵略行为合法化。沈明室则说:“我不会这么说,我会说让他的边界的经营,变成实质的扩张,它更有法律依据。当跟其他国家发生争议的时候,他会说依据他的法律如何如何。但是国际法没有对这个有任何约束,他其实是说这是我的土地,你也主张有这个土地,但是有些土地是印度实质控领,所以在一些国际地图上,包括拉达克一带的阿克塞钦、不丹中段附近等有些边界以虚线表示。”

沈明室表示,中印边境还是两国的问题,南海则涉及南海周边国家、其他国家航行权,当然不同意中国以九段说将南海“内海化”。这是很多国家航运生命线,两者有所不同。但中共作法都是以切香肠、渐近式,以制定法律作为基础,慢慢强化对边界,或实控线土地拥有的合法性跟正当性。

国际法学者:主权宣称必须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完整建构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立法授权政府部门落实边境执法和建设基础设施,目前就法论法,中国《陆地国界法》原则上没有所谓违反国际法的概念,很多国家都这么做,日本对钓鱼台作法也是如此。

林廷辉说:“日本在钓鱼台,只要看到有登岛的人士进入到他领海范围内就逮捕,逮捕有依据,依据是立法,所以他的逮捕是执法,进入司法法院管辖,就建构国家的主权。目前没有大冲突战争之下,中印各国都在做一件事情,就是建构自己的有效管辖,而中国的步调在加速当中。不管是海警法、陆地国界法出台,都是在建构那个思维。”

2006中印边境重新开放时隔着国界线的中国印度两国士兵。(法新社)

林廷辉指出,所谓“国家主权”的宣示,必须行政、立法、司法三权才堪称建构完整主权。中共解放军虽然占领中印争议边界,但充其量只是国防部门的行政管辖,无法建构立法管辖和司法管辖。

但林廷辉指出,如果是未定边界,依目前中国的《陆地国界法》,没有像《海洋法》的规范具有临时措施和办法。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海域,依大陆法规定,跟他国未达成最后海疆划界,可做临时措施和安排,二千年中越北部湾划界,就以临时共同开发水域概念,先暂时缓和双边无法达成的协议,避免冲突恶化。但陆地边界法没有规范跟他国存在边界争议的临时措施,强势执法会有问题。

林廷辉说:“他们的目的说白一点就是为了他们的政府部门在执法上有底气,但这个底气、这个法,其实不能约束印度这一方,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的国内法,不适用于印度。他若强势执法会造成冲突加剧,又没有像海洋法有缓冲的临时措施的安排,到最后就一方强势执法,另一方不愿服从,造成冲突加剧。”

林廷辉指出,中国立此国内法,目的在证明,未来一旦边界冲突搬上国际法庭或公正第三方,他将用这个来做依法有效管辖的证据。所以他眼下目的不在解决边界问题,而在急着建构国内有效管辖权的证据。因为中共可能发现国际形势对他不利,不见得是侵略不侵略印度边境的问题。

但林廷辉提到,中共通过海警法欲在南海、台海、东海建构有效管辖权,虽涉及多国,比中印边界更复杂,但陆地边界也有更难处理之处,如何区分山脉分水岭、河谷、湖泊等中间线原则,都还有许多争端待厘清,未来真的对簿公堂,就要看谁建构的行政、立法、司法管辖权较为完备。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