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情报界发表更新报告:可能永远无法确定新冠病毒起源

滚动 国际

美国情报机构周五(10月29日)发表了一份有关新冠起源的更新和更详细的解密报告。这份报告说,情报部门可能永远无法确定新冠病毒究竟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类还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但他们认为,这个病毒不是作为生物武器研发出来的,而且中国官员在最初爆发疫情之前对病毒没有事先的了解。这份报告说,中国政府继续阻挠国际调查,拒绝分享信息并怪罪于美国等其他国家。

电子显微镜图像显示的从美国一名患者身上分离出的新型冠状病毒。

美国情报机构周五(10月29日)发表了一份有关新冠起源的更新和更详细的解密报告。这份报告说,情报部门可能永远无法确定新冠病毒究竟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类还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但他们认为,这个病毒不是作为生物武器研发出来的,而且中国官员在最初爆发疫情之前对病毒没有事先的了解。这份报告说,中国政府继续阻挠国际调查,拒绝分享信息并怪罪于美国等其他国家。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及下属的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IC)在解密报告中表示,美国情报界在几个关键问题上存在广泛的一致看法,即导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可能是在不迟于2019年11月的最初小规模接触中出现并感染人类的,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出现了首个已知的聚集性的新冠病例。

“我们判断该病毒不是作为生物武器被开发的。多数机构还以低度信心评估, SARS-CoV-2可能没有被基因改造;但是,有两家机构认为,并没有足够证据对正反两种情况作出评估。最后,情报界评估,中国官员在COVID-19最初爆发之前并未预先了解这一病毒,”报告说。

星期五公布的评估报告是对情报部门今年8月根据拜登总统的要求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90天的评估后发表的报告的更新。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8月27日公布了由拜登总统下令进行的新冠溯源调查的解密要点,表示美国情报机构在新冠病毒来源问题上仍未达成结论性的共识,病毒自然来源和实验室事故两种假说皆有可能性。

星期五公布的经过更新的评估报告有17页,重申了之前公布的解密要点中的结论,即在审视了所有的情报报告和其他信息后,美国情报界仍然对新冠病毒最可能的起源存在分歧。

它说,所有机构都评估有两种假设是可能的:自然接触受感染的动物和与实验室相关的事故。四个情报部门和国家情报委员会以低度信心评估,最初的病毒感染最有可能是由自然接触感染了它的动物或一种密切祖病毒引起的,这种病毒可能与新冠病毒的相似性超过99%;一个情报部门以中度信心评估说,首次人感染SARS-CoV-2最有可能是一次与实验室相关的事故的结果,可能涉及实验、动物处理或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取样。这些分析师强调了冠状病毒研究工作的固有风险。在没有额外信息的情况下,三个情报部门的分析师仍然无法在任何一种解释上形成统一的意见,一些分析师支持自然来源,其他人则支持实验室来源,有些人认为这些假设同样可能。

报告说:“情报界判断,他们将无法对COVID-19的起源提供更明确的解释,除非有新信息可以让他们得以确定最初与动物自然接触的具体途径,或确定武汉的一家实验室在COVID-19出现前正在处理SARS-CoV-2或一个关系接近的祖先病毒。”

报告还说:“情报界和全球科学界缺乏临床样本或对最早的COVID-19病例的流行病学数据的完整了解”,并表示,如果有更多的证据出现,情报界可以重新审视这一没有定论的发现。

这份报告报告说,“最有可能的是,必须要有中国的合作才能就COVID-19起源做出结论性的评估。然而,北京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抵制分享信息,并责怪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这些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政府自己对调查可能会走向何方的不确定性及其对国际社会利用这一问题向中国施加政治压力的懊恼。 ”

中国因未能更全面地配合对新冠病毒来源的调查而受到国际社会的批评。国际卫生组织的总干事谭德赛多次呼吁中国提供早期病例的相关数据。中国表示会“继续支持和参与全球科学溯源,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政治操弄。”

中国政府对8月份的那份解密报告要点做出了愤怒回应,把报告中有关中国阻挠国际调查、拒绝分享信息的说法称为是“诬蔑”和“抹黑”。

世卫组织正在组建新的专家组并在10月13日宣布了新冠病毒溯源科学顾问组(SAGO)26名成员的初步名单,其中包括几名曾经参加今年初武汉病毒溯源调查的专家。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3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我会相信美国情报机构的这份报告吗?! 只要同时调查中国、武汉、美国以及其它几个受害大国2019年的血库,查血液中有没有病毒痕迹,就能查出源头!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自世界历史进入下降期后,科学研究、学术研究、数学研究、物理学研究也变成了死水微澜。博讯也非常不关心、不跟踪物理学研究、数学研究。——在博讯上,竟然找不到任何科技方面的重要新闻,正说明了这一点。
我并不知道CERO暨国际科学界、国际数学界的朋友们、大师们是否还在关心我,是否还在关心我写下的公式。
但我最近的确在公式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根据这些进展,我将自己所处的时代,定义为“在世界史上,荒诞性、不合理性,是完全可以存在的!”

——原因极其简单:在数学上,0,以及0所包括的{±∞,±N},看似可以垄断天与地之间的一切。但是,在数学上,还存在着另一个重要的符号X(而且,X又分为+X,-X)。无限,及其对称性无限,并非一切。±X可以在0之中,0之外,0之内毫无原因地出现,又消失,或转换为存在。

简单地说:一切的一切,包括存在、不存在,包括对称性、未知性、不确定性、有限多元性,都在以下公式之中,概莫能外
{0,±N,±∞,±X}

大家可以嘲笑我,可以认为这是在为不可知论唱赞歌(马克思、黑格尔、恩格斯都坚信可知论,结果呢?),可是,这一推论能够解释涉及信息论、谬误、混沌、有限多元性,以及历史唯物主义的一切问题(这一推论应用在历史唯物主义中,已经解释了很多问题)。
而且,这一推论还可以作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预测:与质量有关的引力子、上帝粒子,应该是不可能再分的点了。
我还可以作出预测:你们大家不可能捕捉到这些不可再分的点,因为这些点具有内在的偶然性、随机性。

苦难的中国
1 月 之前

今天,本打算给卢泰愚写几句话的(1980年,光州学生发动反独裁起义,卢泰愚率军镇压,一百万人口的光州,吃了一千多万发~四千多万发子弹)  后来,卢泰愚又倒戈支持民运,成为半岛历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民选总统,并推动中韩建交——这不就是韩国版的曾贼庆红吗?   可是,博讯不关注卢泰愚,也就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