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4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奥斯卡亚裔放异彩囊括三大奖项,赵婷感言“人之初 性本善”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亚裔大放异彩。华裔女导演赵婷执导的“无依之地”囊括最佳电影等三个主要奖项,赵婷更成为首位有色人种女性获得最佳导演。有评论认为,只执导过三部剧情片的赵婷能获得美国电影界广泛认可,与她真心关注被遗忘的弱势社群有关。演技奖项亚裔也取得突破,最佳女配角由韩国一位殿堂级演员获得,这也是该国演员首次获得奥斯卡奖。以香港反修例风波为题材的短片虽然落败,但仍然唤起外界对香港局势的关注。

来自中国的赵婷2021年4月25日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亚裔大放异彩。华裔女导演赵婷执导的“无依之地”囊括最佳电影等三个主要奖项,赵婷更成为首位有色人种女性获得最佳导演。有评论认为,只执导过三部剧情片的赵婷能获得美国电影界广泛认可,与她真心关注被遗忘的弱势社群有关。演技奖项亚裔也取得突破,最佳女配角由韩国一位殿堂级演员获得,这也是该国演员首次获得奥斯卡奖。以香港反修例风波为题材的短片虽然落败,但仍然唤起外界对香港局势的关注。

华裔女导演赵婷执导的“无依之地”(Nomadland)4月25日夺得今届奥斯卡最佳电影和最佳导演奖,是首位华人同时夺得这两项奥斯卡大奖。

2021年4月25日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赵婷(中)与其最佳影片“无依之地”的其他获奖人员在一起。

北京出生的赵婷上台致辞时,回忆小时候在中国大陆的成长经历。她说:“‘人之初,性本善’,这(奖项)颁给所有拥有信念和勇气,保持内心善良,保持对他人善良的人,无论要做到这点有多么难。”她说,无论身处何方,总会发现人性的美德,希望与善良的人分享这次荣耀。

赵婷致辞激起网民反弹

赵婷以中文发言在微博引起了部分网民反弹。有人说,赵婷疑似已归化美籍,即使在台上以中文发言,也不等于她是中国人。

赵婷早年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少年时期身处的中国是个充满谎言的地方,这让她变得叛逆,也促使她离开中国。这番话曝光使中国官媒对她的态度出现一百八十度转变。部分中国网民对于这些言论仍然耿耿于怀,有网友批评她“边骂大陆边赚钱,非常虚伪”。

“无依之地”是赵婷第三部作品,讲述女主角失业后以旅行车为家、漂泊打工,遇上同样背负着不同故事的人,饰演女主角的弗朗西斯.麦克多曼(Frances McDormand)凭细腻内敛的演出,第三度夺得奥斯卡影后。

赵婷对于四处游牧的这种经历也并不陌生,她中学时期离开北京去英国伦敦留学,然后转往美国完成学业,最初主修政治学,其后才学习电影制作。

台湾影评人协会常务理事翁煌德 (翁煌德提供)

台湾影评人协会常务理事翁煌德向美国之音表示,坐上旅行车漂泊的游民素来被美国主流社会遗忘,赵婷却对他们付出关怀。

翁煌德说:“以往很少有人会去针对(关注)美国一些比较右派的白人,就他们的处境作出关照。美国那些传统的,坚守保守价值,努力工作的白人群体,他们基本上是被忽略的,即使呈现在大银幕上,他们都会被形容成一群好像很守旧,很传统,很食古不化的人。很少人去面对他们,去了解他们到底去想什么。到底他们为什么会认为,我们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呢?”

赵婷向游民付出关怀

翁煌德认为,“无依之地”能打动观众,赵婷功不可没。他说:“以往对这些群体都是用嘲讽的方式表示(表达),美国曾经有所谓的‘企业造镇’的文化,但是随着产业外移等原因,原本这些认为自己生活可以很平淡过完一生的白人,顿失工作,必须离开家乡,在几乎没有一技之长的情况下,去寻找其他工作,很多人就踏上流浪之路。而这些人都是一般主流好莱坞(电影)不会去看的人。赵婷确实用一种很诗意而具有同理心的角度去拍摄他们的故事,把他们的形象以及尊严放大到银幕当中。”

赵婷是有史以来首位亚裔女性及第二位女性赢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殊荣。翁煌德表示,这对于在好莱坞从事电影幕后工作的女性是很大的鼓舞。

他说:“自从MeToo时代之后,所谓的女性权益在好莱坞的这个产业是获得重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会员比例也发生了改变。女性会员大幅提升。也有一个政治正确的情形:你是女性导演,很多影展或者奖项会给你额外的关注和鼓励。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主流电影开始让女性去发挥,而且我们看到很多女性导演的作品,一样可以跟男性平起平坐,有非常卖座的成绩。”

“无依之地”中国公映渺茫

赵婷为华裔女导演带来奥斯卡“零的突破”,但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中国制片人方励却认为,这与“无依之地”能否在中国公映,根本是两回事。

方励说:“譬如说,审查的内容,还有这个导演本人。你要知道,奥斯卡只是民间一个奖而已,在我们看到是no big deal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获奖不获奖只是市场影响的事,它跟你的审查标准没有关系,允不允许上片是(中国)国家电影局拍板的。”

方励认为,电影创作者作为公众人物要为言行负责。他说:“电影本来就是公众的事,如果公众舆论是负面的,肯定会受到影响,因为这是商业行为。一个导演,一个创作者,如果对这个国家不友好,那肯定会受到影响的。这个国家肯定不会让你的电影进来的,百分之一百的。”

曾任职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作家和制片人杜斌 (杜斌提供)

曾任职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作家和制片人杜斌则表示,中国观众能观赏“无依之地”的机会相当渺茫。

杜斌说:“她的这部电影在中国上映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现在中国官方容不得任何异议声音,尽管她(赵婷)对中国一些不同的声音是几年前的,但是被网友挖出来以后,官方还是比较介意的,因为它已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

赵婷创造奥斯卡历史,但中国官媒周一并没有报道赵婷获奖的消息。主要门户网站也没有任何报道。早有消息传出,中宣部下令低调报道,而包括自媒体发布的有关报道,也在社交网站被删除。

杜斌说:“它保持沉默不代表要放她一条生路,恰恰是因为她的华裔身份,原因是她作为华裔,对于中国人来说,血缘和身份上是比较亲近的,她发出的不同的声音会让普通中国人去思考一下,她说的是否准确。它进行这种封杀去警告其他华裔身份的人,对中国不要说三道四。”

“冷处理”反映官方留余地

台湾影评人翁煌德却相信,中国官方对赵婷留有余地。他说:“如果中共真的要否定这个导演,一定要把她列为大逆不道,那应该还是会有一些批判的内容出来,但是我现在感觉是,中国大陆‘冷处理’这件事情,既没有批评,也没有赞赏,保留一个可以沟通的状况,毕竟赵婷现在已经成为国际性的,获得奥斯卡奖等级的导演,等于说,她是一个有影响力的电影人。中国官方可能也还是会保留一个机会,说愿意跟她重新建立关系,甚至和解。我觉得双方都不想要完全决裂,毕竟赵婷也还是有家人在中国这边。”

赵婷下一步作品是与“漫威”(Marvel)合作的超级英雄电影“永恒族”(The Eternals)。晋身奥斯卡最佳导演也使外界对赵婷这部最新作品有新的期待。

翁煌德认为,从目前情况开来,赵婷要修补裂痕,两部片子要获得中方官方认可,仍然存在很大变数。

这届奥斯卡颁奖礼之所以受到两岸三地瞩目,除了因为赵婷是华裔之外,以香港2019年反修例风波为题材、由挪威导演执导的“不割席”入围最佳纪录短片是另一因素。

虽然“不割席”失落奖项,获奖法国作品“COLETTE”的导演贾基诺却不忘向香港示威者致敬。

贾基诺说:“香港的示威者并没有被遗忘。”

亚裔人士获得奥斯卡奖项并不罕见,但主要是导演和其他技术奖项。现年73岁从影超过半世纪的尹汝贞则开创了韩国影坛新篇章,在电影“米纳里”(Minari)饰演到美国照顾孙子,打破传统老人形象的韩国奶奶,使她以大热姿态获得最佳女配角,成为韩国首位赢得奥斯卡的演员。

尹汝贞说:“我要感谢让我外出工作的两个儿子,亲爱的儿子,这是妈妈努力工作的成果。”

这是1957年“樱花恋”的日本女星梅木三吉后,时隔64年再有亚裔女演员拿下奥斯卡。值得一提的是,华裔演员以往也曾登上奥斯卡颁奖台。美籍柬埔寨华裔演员吴汉凭处女作 “杀戮战场”(The Killing Fields)曾在1985年获得最佳男配角。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