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北京多位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遭逼迫 犹如”阶级敌人“

滚动 不平则鸣

北京十四名公民宣布以独立身份参选北京市区县级人大代表后却成为当局严加管控的目标。目前,有多位独立参选人遭警方软禁在家或强制离京“旅游”,被迫取消了选举宣传活动。

社交平台公布的十四名北京公民参选基层人大代表的联合宣言

北京十四名公民宣布以独立身份参选北京市区县级人大代表后却成为当局严加管控的目标。目前,有多位独立参选人遭警方软禁在家或强制离京“旅游”,被迫取消了选举宣传活动。

此前宣布参选的北京公民包括:野靖环、杨凌云、王峭玲、王秀珍、周秀玲、刘秀贞、张善根、范素君、郭树梅、李海荣、郭启增、李文足、朱秀玲和刘二敏。十四位参选人被当局严防死守,本台10月29日多次致电,全部无法接通。

中国《宪法》承诺允许独立候选人参加地方选举,但是对民间老百姓来说,这似乎是一场注定徒劳的败局。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告诉本台,“(当局)这么做,是严重地剥夺了公民参与选举的权利。参与选举人大代表不单单是这十四位公民,参选人很多,只是有些人没有在推特、微信上发表意见,也是为了减少被找麻烦。”

北京14位公民参选基层人大代表的联合宣言(王峭岭推特截图)

独立候选人成了上访户、“阶级敌人”

根据王峭岭和李文足在推特上发布的最新消息,朱秀玲29日计划进行选举宣传,但是从21日开始,警察的车就停在小区门口,还经常到14楼敲门,警告她29号要呆在屋里。朱秀玲不得不取消参选宣传,但呼吁本选区的选民能够用“另选他人”投票。

李海荣、郭启增27日也发布微信表示,“自从10月15日发布独立参选人竞选宣言之后,十八里店乡政府就开始对村民强拆!强拆之惨烈,让人胆战心寒。我们在用生命守护房子。 警察和大批辅警保安也对我俩实施二十四小时死看死守。 只好取消明天(28日)的宣传活动。”

从21日开始,王秀珍家的走廊里就有派出所的人不分昼夜地坐在椅子上看守,她无法出席27号的宣传活动;10月24日,北京警察登堂入室,将张善根、郭树梅夫妇连夜带到外地,等到投票时才能回北京,25日的选举宣传活动也只能取消。

楼下大门口驻守着保安,不许刘秀贞出大门。10月22日是她选举宣传的日子。派出所所长坚决阻挠,通知她早上六点半就开车出去“旅游”。

北京市目前共有948万人进行了选民登记。按照“选举法”的要求,通过各政党、各人民团体联合或者单独推荐和本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的方式,按选区推荐产生代表候选人。北京的区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有8762人,乡镇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有18097人。

倪玉兰的老伴、七旬老人董继勤也报名参与了今年的选举,并且成功获得了十四位市民的推荐,但是初步候选人名单上却没有他的名字。

“有十四位公民推荐了董继勤,他已经把材料、申请书都寄到西城区人大组织部门。第一次会议的时候,他们念的名单居然没有我老伴儿。具体以什么名义不给登记,到现在没有说法。” 倪玉兰说,“参加人大代表候选的人一点自由没有,被威胁、被严密监控。他们把你当成上访户,其实还不如说是用文革的手段,把你当成阶级敌人。”

左图:北京市区和县人大代表参选人杨凌云被当地派出所所长请去谈话。(野靖环微信截图);右图:北京便衣人员在参选人杨凌云家附近不准王峭岭、李文足探访。(野靖环微信截图)

倪玉兰:再也没有吴青这样的人大代表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早在2011年,北京的基层人大选举中就约有近六十名独立参选人报名,但全部被淘汰,当选者都是官方候选人。韩颖、湛江等村民因此遭到跟踪、绑架和拘禁。

二十年前,中国的人大代表还没有这么触不可及。倪玉兰回忆道,冰心之女吴青当时被誉为最难缠、说真话的人大代表,把老百姓的权利当真:“有一次,我在使馆里见到了吴青老师,已经老了,拄着拐棍。我说,我终于又见到您了。她说,他们不让我当人大代表了。她是唯一一个每周两次接待访民(的代表),比如说我们反映西城公安分局的事儿,她就通过市局,写成书面的转给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再通过她把信给当事人。那时候,最起码大家还有个说理的地方,后来就没有了,就没有这么好的人了。”

如果不是2002年被中共酷刑成高位截瘫,倪玉兰也打算参选人大代表,她有满腹的冤屈无处诉说,“我们见不到人大代表,再也找不到了。我们是被拆迁户,一直到现在房子得不到解决。2011年我被抓的时候,财产被扣押在御鑫宫宾馆1018房间,至今没还,包括身份证、户口本所有的证件,和一年四季的衣物被褥、锅碗瓢盆,(警察国保)还千方百计地敲诈你。去年,他们冲进出租房,把我控制在轮椅上,坐了四个小时,裤子都湿了,网线也拔了。”

曾准备参选人大代表的倪玉兰(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神秘的“全过程民主”    没影儿的人大代表

10月13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中央人大工作会议上高调宣布:中国全国实现了全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 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 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 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

倪玉兰无奈地说,“全过程民主”是一个老百姓听不懂的词,“他们对我们不是成天的打骂,就是掠夺。领导说的那些话我们都不太懂,也懂不了。万一他们认为我们说错了呢,也惹不起人家,为了保命,莫谈国事。”

10月25日,七十四岁的重庆民主人士韩良前往九龙坡区袁家港社区,要求报名参选新一届人大代表。韩良坚持宣传抗战历史,推动自由民主,却被中共当局拘留、判刑和殴打,今年七月才获释。他此前三次约见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艾正兵、吕军和吴庆琛,一次约见全国人大代表马善祥、石淑兰和刘桂平,但是全部石沉大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人大代表应该和人民保持密切联系,听取意见并接受选民监督。

韩良的法律顾问谢丹告诉本台,“全过程民主”需要保障选民会见代表的权利:“第一步就要学习怎么约见人大代表。每个人只要超过十八岁,不是刑事犯罪分子或者精神有问题,都是合格的选民。你选出的人大代表,当然有事就要找他。只有去找他,人大代表才知道肩上的责任。如果选民不去找他,他当然不会为不说话的人服务。这是个钥匙,不然选举只有五年一次,其他时间晒太阳啊?”

北京市各选区正在陆续开始组织选民酝酿协商正式代表候选人。谢丹介绍说,从初步候选人晋升为正式候选人非常困难,“这个程序,大陆这边叫酝酿,各个选民单位酝酿或者组织审定,比较复杂一点,有很多我不是很了解的环节,其实对所有人都是特别难过的关口。”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