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四川女孩因说不好普通话崩溃大哭 相关视频引发争议

滚动 中国大陆

一名四川女孩因说不好普通话而崩溃大哭的视频,近几日在中文网络上广泛传播。

四川宜宾小女孩因说不好普通话而哭泣

一名四川女孩因说不好普通话而崩溃大哭的视频,近几日在中文网络上广泛传播。在有网友觉得这段视频很好笑的同时,也有人表示了对中国当局“推广普通话”政策的担忧和反对。

微博上的相关评论(来自微博)

近日,一段来自四川宜宾的视频在中文网络上广泛流传,引发了人们的关注。

在这段视频中,一位一年级的小女孩在练习说普通话“做作业”一词时,和一名大人进行了这样的对话:

小女孩:我说不来普通话,不标准。(哭声)

大人:那你学习嘛。

小女孩:写作业。

……

大人:烫嘴巴?

小女孩:害怕读错了,打嘴巴。(大人的笑声和小女孩的哭声)

推特上的相关评论(来自推特)

据中国媒体《澎湃新闻》10月27日报道,小女孩的姨妈李女士表示,在拍摄这段视频时,小女孩多次练习普通话“做作业”一词,但因为有口音,导致“仍念不好,孩子觉得自己很笨就哭了。”

这段视频出现后,在微博和许多中文视频网站上广泛传播,并引发了不少讨论。不少人认为这段视频很好笑,也有对女孩表示同情的评论。有人表示“提倡普通话,普通话最好听”,也有人认为这样对待这位小女孩是“造孽”。

微博上的相关评论(来自微博)

现居美国东部的路易斯·罗(Louis Luo)来自重庆,是一名90后。他表示,在看到这段视频后,感到很愤怒:“我看到那个视频会非常愤怒。许多巴蜀人看到那个视频会非常愤怒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认为,我们说的巴蜀语是我们的身份认同、是我们反抗的一种象征。然而,现在却被打压、却被用来被歧视、却被用来被污名化。我们认为,这是一件非常不能容忍的事情。”

路易斯告诉记者,在他从小的成长环境中,除了上语文课需要讲普通话外,其他场合人们使用的都是本地语言:“说普通话一般会被认为是谄媚老师,或者谄媚政府、谄媚权威的一种手段。所以等到人长到青春期的时候,十四五岁、十五六岁的时候,会认为说普通话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因为我在重庆出生,说重庆话才是一种非常体现个性、非常体现自我成长价值的方法。”

在推特上,这段视频引发了许多持有本土主义观点以及从事本土文化保育工作的人士的愤怒。有人认为,这样的行为属于“文化的种族灭绝”,是“腐朽帝国的恶俗文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9月13日,四川省当局发布了《关于在全省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进一步推广使用普通话的通知》,要求“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公务人员在公务场合,必须使用普通话。”此外,重庆市曾在近年出台方案,提出“将在党政机关、新闻媒体、教育领域、公共服务行业这四个领域推广使用普通话。”

2021年9月13日,四川省机关公务用语调查情况新闻通气会在遂宁召开,发布了《关于在全省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进一步推广使用普通话的通知》。(来自四川省政府网站)

现居加州的陈先生来自广东潮州。多年以来,他一直进行着潮汕话和粤语的保护工作。陈先生认为,当局将公共服务场所的用语变为普通话,事实上是在“压缩本土语言的使用空间。”此外,儿童教育中的“推广普通话”现象,也在促进各种本土语言的消亡:“看了网上流传的四川小姑娘的视频,里面透露道害怕普通话讲不好被打嘴巴,我心里很难受。”

陈先生以广东深圳的情况作为例子,讲述了学校教育中使用的“推普”手段:“过去十几年,我和不同地方的人聊过他们各自母语状况的问题。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好几个深圳的中学生告诉我,他们课间讲自己的母语,被学校老师惩罚。这不是深圳的问题,这是北京的问题。”

陈先生表示,在中国当局的“推普”政策下,粤语、闽语、吴语、蒙古语、朝鲜语、维吾尔语等语言都在面临危机:“当语言被替换、被灭绝,这就意味着一个族群的灭绝,而且这是悄无声息的灭绝,单单靠着几个公立学校的老师就足矣。没有枪声,只有朗朗的读书声。没有血迹,只有泯灭了本土灵魂的国家机器。”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