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民阵已解散 港警搜四「相关」团体 被搜社民连斥属政治恐吓

滚动 港澳台

每年举办7.1大型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8月中解散前,未有按警方要求提交其活动及资金等资料,事隔近半年,警方以民阵未交资料为由,搜查与民阵相关的四个地点,包括社会民主连线(社民连)位于长沙湾的会址、平权团体「香港彩虹」会址,以及民阵前召集人陈皓桓两个曾居住的地点。行动中,警方未取走物品,亦未有人被捕。

警务处长在大公报指民阵涉违国安法 2021年8月13日

昨(28日)早奉召回来开门让警方搜查的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事后引述警方说,社民连在2019至20年间曾收取民阵信息,故取得法庭手令来搜查,看看社民连有没有民阵的资料。她对警方行动大表不满,指民阵高峰期时,成员团体过百,每个成员团体都能取得民阵的信息,为何因此单单搜查社民连和其他三个地方?他直指警方的理由「非常荒谬」,对社民连和民间社会是一个政治恐吓,造成寒蝉效应。

另外,警方昨天搜查的四个地点中,「香港彩虹」并非民阵成员团体,未知警方是混淆了民阵另一成员团体「彩虹行动」抑或是因为民阵前召集人岑子杰是「香港彩虹」干事,才上门搜证。不过,由于警方搜查的「香港彩虹」会址已退租,门亦上锁,警方最终未有进入上址。

2002年成立的民阵,并未注册为公司或社团,在与警方开会多年商讨游行集会安排后,警方今年4月26日以民阵涉嫌违反《社团条例》为由,要求民阵在十日内提交过去十五年曾举办的游行集会资料和收入来源、户口号码等六项数据,民阵在5月5日限期日前回信警方,称民阵不认同临立会引入的社团条例,更不认为民阵属非法社团,不会逐一响应警方提问。及至8月15日,民阵宣布解散,警方当日宣称,仍在跟进民阵涉嫌违反《社团条例》内的罪行。另外,曾任召集人的陈皓桓、岑子杰、区诺轩和范国威等人也因不同罪行被判囚或还柙。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weetpepper
Sweetpepper
1 月 之前

善恶终有报 “放血”保平安  近日官司缠身的郭老板,被迫交出几个亿的小目标与被骗的投资者达成和解。据媒体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本周一表示,与中国商人郭文贵有关的三家媒体公司已同意支付逾5.39亿美元,针对非法向数千名投资者出售股票和数字资产的指控与SEC达成和解。SEC指控总部位于纽约的GTV Media Group与Saraca Media Group,以及总部位于凤凰城的Voice of Guo Media非法发行未注册的GTV普通股。GTV和Saraca也被控非法发行名为G-Coins或G-Dollars的未注册数字资产证券。根据SEC透露,这些公司在2020年4-6月通过公司的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引诱数千人投资GTV的股票发行。GTV和Saraca也引诱个人投资于数字资产的发行。这些公司藉由上述发行向超过5,000名投资者总计筹集约4.87亿美元。这些公司并没有承认或否认SEC的调查结果。GTV和Saraca的一名律师表示,公司很高兴达成解决方案,并将资金返还给投资者。据报道,为了达成和解,GTV和Saraca同意交出逾4.34亿美元,外加约1,600万美元的损害利息,并各自支付1500万美元的民事罚款。
虽然这次大“放血”未对财大气粗的郭老板造成根本性的影响,但是可以想象郭老板内心依然还是非常痛苦的,毕竟这些钱都是他辛辛苦苦骗来的,说没就没了。回溯郭文贵这些年精心设计的骗钱敛财陷阱,无不是凭空杜撰出一系列野鸡产品,再披上“爆料革命”的外衣,打着“反共义士”的旗号,为此文贵不仅将自己塑造成“英勇无畏”的斗士,还将自己的垃圾货也吹作“拯救世界”的唯一稻草,文贵近日在直播中还自诩和叹息自己是“不断被背叛的英雄”。英雄有悲天悯人之心,胸怀天下之志,而郭文贵只有欺压良善、骗钱害人之意,算不得英雄。而不断被背叛,确系郭文贵利欲熏心、鸟尽弓藏,不能共享乐之本性所致。郭文贵自始至终就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利来则聚,利尽缘散。所以,不断遭遇背叛的郭文贵,还会在Sara、路德、闫丽梦之后,注定再会遭遇一波波的背叛。何为英雄,为什么不断被背叛,文贵明知故问。以爆料革命为幌子的郭文贵,自始而终,一直在背地里搞诈捐骗钱的勾当,而一群精明的大小段子手,之所以对郭文贵的毫无逻辑、自相矛盾的话恭维不已,唯唯诺诺,无非是想从郭氏骗局中捞取一杯羹。曾经风光无限的战友们一一离郭文贵而去,遍体鳞伤、备受欺辱者不计其数,现在还在豪情万丈的战友们,勿要忘了前车之鉴,下一站离席,恰到好处,郭文贵这种不断被背叛的英雄,又有何值得怜惜?正所谓铁打的骗局,流水的蚂蚁,若蚂蚁们仍执迷于幻想,那就准备好被文贵榨干最后一滴精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