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研究证实 中国入世给美国产业和工人带来持久性伤害

滚动 国际

一项新公布的研究显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给美国部分地区和某些产业的工人带来持久性损害,例如工作岗位和收入的净流失,而这些伤害在中国入世20年后仍未恢复。 

路易斯安那州的下岗工人在他们工作的钢厂突然关闭后排队找工作。(2019年10月1日)

一项新公布的研究显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给美国部分地区和某些产业的工人带来持久性损害,例如工作岗位和收入的净流失,而这些伤害在中国入世20年后仍未恢复。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日前发表了一篇题为《论中国冲击持久性》(On The Persistence of The China Shock)的工作论文。作者分别是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知名经济学家大卫·奥特(David Autor)、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戈登·汉森(Gordon Hanson)和瑞士苏黎世大学经济系的大卫·多恩(David Dorn)。三名作者研究“中国冲击”(China Shock),也就是中国制造业的快速增长是如何对美国部分地区的就业和产业构成严重冲击的。

传统上主流的经济理论认为,更自由的贸易从长远角度对进出口双方都有利,即使贸易最初可能会导致工作岗位的流失,但资本将被释放出来,并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虽然一些行业和地区在调整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但消费者将从更便宜的商品中受益。

但奥特等人的研究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受冲击的工人调整贸易风险的主要办法是退出了劳动力队伍,很多是提前退休,他们并没有迁移到其他地区或寻找其他工作。奥特等人的研究显示,中国爆炸性的出口增长使其制造业出口的全球份额从1991年的3.1%飙升至2015年的17.6%。来自中国的制成品很多出口到了美国,它们击垮了美国东南部和中西部地区的的制造业。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长滩港口装满中国进口商品的集装箱(2019年5月14日)

作者认为,自2000年后,美国制造业工作岗位净流失的很大一部分与面临来自中国的进口竞争有关。在2000年至2019年间,来自中国的进口造成制造业的就业人口比例下降1.54个百分点。很多受冲击地区出现了人口数量下滑,表明人口外迁。这意味着离开工作是调整贸易引起的劳动力需求收缩的主要手段。

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经济学家罗伯特·斯科特(Robert Scott)长期从事贸易对就业影响的研究。他早在2000年就预测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会给美国带来严重的工作流失。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入世导致美国贸易赤字猛增,到2018年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导致美国流失370万个工作岗位。”

斯科特也赞同奥特等人的结论,即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重创了制造业领域的就业。他说,“对于大多数美国工人来说,工资一直停滞不前,或者充其量是缓慢上升,许多工人被迫从事制造业以外的低工资工作,这是贸易最直接的影响。由于我们与中国的竞争力下降,我们的工业基础迅速受到侵蚀,我们已经失去了500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和9.1万家工厂。”

中国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完成了与美国的入世谈判,在小布什政府上任的第一年,也就是2001年12月正式加入了世贸组织。当时美国的判断是允许中国入世不仅能够享受经济上的好处,也能有助于推进中国的民主化。2000年3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发表有关中国入世的演讲时说,“中国入世,不仅是同意扩大对美国商品的进口,更是同意进口民主社会最珍视的价值观之一—经济自由。”他还说:“当个人有能力心怀梦想,更有能力实现梦想时,他们会要求更大的发言权。”

2000年9月8日,中国主席江泽民和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纽约参加联合国峰会时在曼哈顿的华尔道夫酒店开始交谈

然而这一设想也未能实现。“中国转向了另一个方向,”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经济学家克劳德·巴菲尔德(Claude Barfield)对美国之音说,“正如我们所知,在中国入世后的二十年里,特别是在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后,中国已经从自由化、经济自由化和在某种程度上潜在的政治自由化转向了。”

巴菲尔德说,中国的政策从一开始就不符合世贸组织的规则,这是个事实。

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与中国谈判的高级谈判代表卡西迪(Robert B. Cassidy)2018年接受华尔街日报资深记者鲍勃·戴维斯(Bob Davis)表示,他认为与中国的入世谈判只惠及了美国的大企业,而不是普通工人,对此他深感失望。

经济政策研究所的斯科特表示,美国最终同意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伙伴地位并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现在进一步证明是个错误,其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中国入世对美国工人利益的长久损害。

“企业可以威胁要搬到中国去,并告诉工人,如果你坚持要求更高的工资或更好的福利,我们就会关闭你的工厂。我们会搬走。因此,它增加了这些企业的议价能力。这一直是过去20年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大公司、跨国企业对美国工人的支配力越来越强。” 他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