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冬奥会临近之时,中国遭遇禽流感和新冠疫情南北夹击 

滚动 中国大陆

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剩下不到100天,但是中国北方和南方却突然分别遭遇新冠疫情反弹和一种新型禽流感的双重夹击

为阻止新冠疫情扩散,北京通往河北省的郊区村镇道路被封。(2021年1月12日)

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剩下不到100天,但是中国北方和南方却突然分别遭遇新冠疫情反弹和一种新型禽流感的双重夹击。

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的最新通报,星期三(10月27日)零时至24时,中国大陆全境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9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6例,本土病例23例。

新增本土病例主要集中在北方,其中甘肃3例;内蒙古7例;北京3例;宁夏2例;黑龙江1例;山东1例;四川1例。

本土新增23例病例已经比起之前日增50例的状况已经大为好转,但是自从最新这轮疫情10月17日爆发以来,累计新增本土病例仍然高达170例。

与此同时,主要爆发在四川省的H5N6禽流感感染人数增加,也引起医学专家的高度警觉。

中国新增的新冠本土病例虽然数量与境外其他国家相比可以说微不足道,但是由于疫情反弹凶猛、传播速度相对较快,几天内已经蔓延到10多个省市,加上中国对疫情采取严防死守的零容忍政策,很多省市为了控制疫情,重新实施严格的管控措施,不仅直接和间接密接者遭到隔离,整个小区或社区被封锁,而且旅游、娱乐和餐饮等行业全部停业,而且民众被要求不聚集、不聚餐、不出市、不出省。

路透社在报道这一新闻时说,严格的防疫管控措施,将重创旅游和餐饮等服务行业,给缓慢复苏的经济造成新的困难。

黑龙江星期三新增的一例病例出现在黑河市,结果市政府要求这个拥有130万人口的城市暂停城区除关键民生相关的所有生产和商务活动。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市政府还禁止黑河市区的居民和车辆离开市区,同时叫停公共汽车和出租车服务,禁止没有特别重大理由的外来人员或车辆进入城区。连黑河市的飞机和火车服务也被限制。

路透社引述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资深中国经济学家普理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的话说,中国新冠疫苗的高接种率本来原则上是可以转而采取(对经济冲击较轻的)不那么严格的管控措施的。

根据中国官方的数据,截至10月23日,中国14亿人口中已有76%的人完成了两剂疫苗接种。

“但是(他们)选择极端审慎,”普理查德说。“至少在2月冬奥会之前应对措施不大可能发生任何变化。”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黑龙江省的佳木斯市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本土病例,但也宣布实施一个星期的警戒。市政府要求观光景点禁止外地游客进入,同时要求减少聚会或探访老人之家和精神健康设施。

黑龙江省另两个城市鸡西和牡丹江虽然一个星期以来都没有发现本土病例,却也声称要进入“临战状态”,提高警惕和提升管控措施。

与此同时,中国西北和西南的一些边境小城由于面临境外输入病例的冲击以及资源有限,因为抗疫而在生产和生活上受到的影响比那些富裕城市所受的影响要大很多。

在中国北方多地出现新冠疫情反弹的同时,中国南方出现的H5N6禽流感疫情同样令人担忧。

中国国家卫健委5月底曾报告在江苏省镇江市发现一位感染H10N3禽流感的病人,此人当时发高烧,不过经过医治情况稳定很快就获准出院。但是,在四川等地,很快又发现新的变异毒株H5N6禽流感的感染病人。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中国今年已经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了21例人类感染H5N6亚型禽流感的病例,而去年全年中国报告的类似病例只有5例。人被H5N6禽流感感染病例的增多引起医学专家的高度关切,因为此型禽流感的潜在致死率远高于其他类型的禽流感。

H5N6禽流感的感染病人主要出现在四川省,但是重庆、广西、广东、安徽和湖南也有发现。禽流感通常出现在野生禽类身上,但是也会感染家禽和其他动物。禽流感感染到人其实并不常见。

法新社引述鹿特丹伊拉斯姆斯(Erasmus)大学医学中心比较病理学教授奎肯(Thijs Kuiken)的话说,“今年中国感染禽流感的人数增加,令人担忧。这是一种致死率很高的毒株。”

中国最近爆发的禽流感导致受感染的人病情及其严重。截至星期二,已有6人因感染H5N6变异毒株禽流感而丧生。绝大多数病患都曾与禽类有过直接接触。中国的卫生官员尚未报告任何禽流感人传人的病例。

法新社引述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报道说,H5N6毒株禽流感最早于2014年在老挝被发现。从那时起至10月26日,全球一共有49人感染这一变异毒株的禽流感,至少有一半的感染者因此而死亡。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