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4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电台蔡玉玲“查册案”:公众的隐私权和知情权应得到平衡

推荐 港澳台

香港电台(RTHK)新闻节目《铿锵集》曾在去年7月播出了关于2019年“反送中”活动期间发生在新界元朗的“721”袭击事件的调查报道,当中提及一些在“721事件”中出现过的汽车,以及这些车辆的车主,和他们与事件的关系。该节目的编导蔡玉玲参与了这一期节目的制作,警方于同年11月将蔡拘捕,并落案起诉。

香港电台(RTHK)新闻节目《铿锵集》曾在去年7月播出了关于2019年“反送中”活动期间发生在新界元朗的“721”袭击事件的调查报道,当中提及一些在“721事件”中出现过的汽车,以及这些车辆的车主,和他们与事件的关系。该节目的编导蔡玉玲参与了这一期节目的制作,警方于同年11月将蔡拘捕,并落案起诉。

这是香港首次有记者因查册而被检控并定罪。4月22日,西九龙裁判法院主任裁判官徐绮薇认定被告人“明知”而作出虚假陈述,裁定其罪名成立,并判罚款共6000元港币。

涉案节目《铿锵集-7.21谁主真相》刚刚夺得“金尧如新闻大奖”在内的至少两个新闻奖,该奖项是由金尧如新闻基金于2010年创办,该基金是为纪念已故《文汇报》前总编辑,中共香港工作委员会干部金尧如而设立。但香港电台以正在进行管治检讨为由,宣布退出一切中外评奖,也不会领奖。有评审担心记者未来再难以查册采访,如同“斩去”调查报道记者的手脚。

法庭判决回顾

在2019年香港元朗“721事件”发生后,《铿锵集》尝试重构事发经过,去年7月再播出《7·21 谁主真相》跟进报道,当中该栏目记者透过“车牌查册”找出多辆在事发前后出现在事发现场——港铁元朗站周边的汽车所有者,并尝试逐一追问这些车主与事件的关联。根据片尾演职人员表显示,蔡玉玲是这期节目三名编导之一。

香港警方指控蔡玉玲涉嫌通过特区政府运输署网上申请“车辆登记细节证明书”系统,取得相关汽车所有者的个人信息,包括车牌号码(机动车登记牌号)、车辆登记资料、车主姓名、住址、身份证号码等,其后将所得信息“用于不符合声明所指的用途”,涉嫌违反香港《道路交通条例》中“为取得道路交通条例下的证明书而作出虚假陈述”罪。

主任裁判官徐绮薇4月22日宣判时指出,按照辩方说法,不论查册背后用途是否合法,运输署署长都必须在申请查册者缴付指定费用之后发出车辆登记证明书,将必然影响登记车主隐私。裁判官不接纳辩方此说法。

判决书写道:“本席小心考虑所有证供后,认为唯一合理而不可抗拒的推论就是,被告人显然为着采访报道及制作节目而向运输署申请涉案车辆的车辆证明书,但这些用途根本与‘其他交通及运输事宜’无关,但被告人仍剔选‘其他交通及运输事宜’的选项,并作出声明,确认资料和用途属实。本席认为,控方的证据足以证明被告人明知而作出在要项上虚假的陈述。”

蔡玉玲庭前落泪 但未表态是否会上诉

蔡玉玲星期四在得知判决结果时,不禁在庭前落泪,随后在数十位声援者的掌声与“采访无罪”口号声中走出法庭大楼,会见记者同业。

《铿锵集》是香港电台电视部有40年历史的知名时事节目。蔡玉玲哽咽地说:“这两年能够用《铿锵集》编导的身份去做“721”报道,我引以为傲。”

“眼前的平台(新闻机构)会一个一个的面对打压,一个一个被消声,或者面对不同的困难,但只要大家想继续做下去,仍会有空间。我会继续在新闻行业里努力,那是对这次判决最好,最积极的回应。”

香港电台属政府部门,蔡玉玲在港台的身份属“第二类服务合约提供者”(俗称“Cat II”),类似中国大陆政府单位的“编外人员”,虽然全职上班,但并非正式公务员。她在被捕之后被港台官员拒绝参与节目制作。

至于会否上诉,蔡玉玲表示仍需与律师商讨。

8新闻工会发联合声明:新闻界最黑暗的一天

8个新闻工会包括香港记者协会、港台节目制作人员工会、明报职工协会、众新闻工会、壹传媒工会、大专新闻教育工作者联席、香港摄影记者协会及独立评论人协会发声明,批评裁决狠狠地摧毁香港仅余的新闻自由,对此感到心情沉重,悲愤莫名,痛心疾首,并将其形容成是 “新闻界黑暗的一天、香港蒙羞的一天” 。声明又直斥政府 “将记者送上犯人栏” ,认为法院裁定记者有罪,严重冲击第四权,同时使“新闻自由响起丧钟“。

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对法庭此次对蔡玉玲的裁决予以高度关注,指新闻工作者透过查册等方式,就涉及公众利益的社会事件,进行正当调查报道,追求真相及监察公营机构和政府部门工作,以维护香港整体及市民大众利益。协会认为当局应采取措施维护新闻采访自由,完善所有政府部门的登记查册安排,而不是就新闻采访设置限制和障碍,以保障公众利益及尊重市民应有的知情权。

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强调,法治、守法和新闻言论采访自由是香港的重要基石,政府及社会各界亦应尊重及竭力维护。

香港外国记者会强烈谴责当局检控蔡玉玲,形容是开创了危险的先例,并为当局对记者恒常采访采取法律行动大开中门,同时亦阻止记者可合法地查询公共纪录。香港外国记者会又指,虽然蔡玉玲没被判入狱,但只因其工作被留下刑事纪录和罚款,而有关查册本是香港新闻界惯常做法,但蔡玉玲却被抽出来惩罚,其报道正是调查前年7.21元朗事件。

各界纷纷开腔支持蔡玉玲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在社交网站发布贴文,指美国对蔡玉玲被定罪深表失望。贴文指蔡玉玲只是履行职责,又指新闻自由在《中英联合声明》下受到保障,并将蔡玉玲称为新闻自由的捍卫者。

欧盟驻香港及澳门办事处在社交平台发文指,对蔡玉玲的裁决提醒社会,新闻自由不应视为理所当然,亦不应运用法律压制合法新闻工作。

16名港台节目顾问团成员亦发表联合声明,对蔡玉玲为寻找真相而付出致谢,并认为今次法庭判决未有衡量公众知情权及新闻自由的重要性,政府亦对目前制度缺陷视若无睹,更刻意收窄传媒查册的空间,是刻意扼杀公众得知真相的权利,及打压传媒监察权贵的职能。

他们同时要求香港电台承诺不会下架相关节目、港台管理层须承担蔡玉玲相关法律费用,并要求政府审视目前查册制度,是否能保障传媒执行第四权,以捍卫新闻自由及公众知情权。

民主党资讯科技及广播政策副发言人冼卓岚亦对法庭的判决感到十分失望,认为法庭完全没有考虑记者查册的动机是出于公众利益及知情权,严重打击香港新闻自由。判决亦严重削弱传媒追查官商勾结及揭露其他犯罪行为的功能,最终受害的将会是香港整体社会。

援引港媒的报道称,公众私隐受保护无可厚非,但媒体应享有以公众利益为前提的查册权利也不容忽视,特别当事件涉及重大社会事件。

当局收紧查册选项,并配以严格执法,或许可以规避市民滥用查册系统的情况,但更为理想的做法应该是,当局在查册系统当中设立媒体选项,容许已经政府登记认可的媒体以公众利益为前提进行查册;同时加紧对私隐权利的保护,以免有人基于私怨滥用系统,同时平衡公众的私隐权和知情权。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