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4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欧洲思想文化长廊 – 爱拉斯莫的生活与思想第十六节 君主应具备的优良品性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提要」一位君主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他肩负着引领民众的责任。但是,并非所有的君主都称职。他们往往因学识所限或品行不端而成为国家的破坏者,民众的灾星。所以,明确一个称职的君主所应具有的品性,就是教导君主者的首要责任。

爱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问:要教育出一位能够为民众、国家谋福利的君主,先要明了他该具有何种品质吧?

答:对,你要判断什么样的君主是一位好君主,首先你得清楚那些标准。中国的儒家在这方面很下功夫,温良恭俭让,宽勇谦慎信,这十个字所蕴含的品质,就是儒家对君王的要求,也就是一位明君的标准。但是,作为一个千万人之上的君王,完全具备  随心所欲的可能。要想规范君主的行为,使之符合为君之道,是难上加难的事。爱拉斯莫心里清楚这一点,他说,“有数不胜数的事情,能够诱使君主的心智偏出其正确的进程,重大时势之机运,物质财富之丰饶,挥金如土之快活,为所欲为之自由,前人治理之恶例,世事人情之变幻,假真诚与坦率之名而行的阿谀奉承,有鉴于此,必须标举最适当的准则,树立一些值得称颂的君主为其楷模,让君主准备周全以抵御这一切诱惑”。爱拉斯莫提出的楷模是耶稣基督,他是万王之王,但同时,他又是一位充满爱心,鄙视虚荣,远离奢侈,准备好为救赎众生而牺牲的大爱之人。所以爱拉斯莫断言,“基督的教诲最适用于君主”。为什么呢?因为人类追求得救,追求幸福与永生的理想,都体现在基督的行为之中了。这是一位好君主要仿效的第一样板。耶稣基督教诲的核心就是博爱。中国儒家讲的第一要义就是仁。孔子讲,“仁者爱人”。听友们由此可以看出,人类追求的价值,古今中外,在冥冥中都是暗合的。而百姓所寄望于君主的最重要的品性,就是仁慈,有爱心,古今之外概莫能外。

问:仁慈、有爱心和同情心的领袖人物,才能体会老百姓的需求。

答:是的,这本来是一个最基本的君主的标准。但在历史上,符合这个标准的君王却十分难得。我们常常看到的不是善良,而是伪善,特别是专制制度下的独裁者,基本上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没有人比他们更把人民挂在嘴边,为人民服务也几乎成了个口头禅。可实际上,再没有人比他们更不拿老百姓当回事儿了。专制暴政下的民众,受苦最深,所以教育君主只是那些哲人的理想,真正解决问题的是制度。也就是你把选择、监督领导人的权力交给谁。在专制制度下,可能会碰上一位明君,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儿,碰上了是你的福气,而多数情况下,再睿智的学者也无法制止君主成为昏君、暴君。当然,制度问题不是爱拉斯莫所考虑的问题,他只是把自己的理想寄托在一位受到良好教育,能够依照一个优越的标准去治理国家的君王身上。查理五世就是他看好的这样一位明君,所以他希望这位君主以基督为榜样, 以基督教的理想和价值标准,作治国的准则。但是,他既然心存教育君主之心,就一定会提出许多君主行事的指南。他苦口婆心地告诉君主,什么才是真正的让一位君主流芳百世的东西,除了仁慈之外,他特别指出,不慕虚名,不靠表面上的虚饰,不靠故意摆出的庄严形象来提升自己的君王,才有可能专心于民众之事。他说,“要告诉年轻的君主,尊贵的身份,伟岸的塑像,蜡制的面具,显赫的门第,以及一切令凡夫俗子显示矫揉造作之傲气的浮华,都是空洞的姿态。除非,他们得自值得荣耀的业绩”。他这一段话点到了君主的痛处,因为绝大多数君主,甚至那些既不得自血统继承,也不得自民众选举的当代的僭主,他们为彰显自己与众不同的地位,常常要凭借一些特殊的道具,或者靠那些大阅兵、大型民众集会制造出万民欢呼的场合。在这种场合下的戏剧性效果,既会震慑民众,又会使这些领袖满足。这种制造出来的剧场效应,实际上都是空洞的,它丝毫不反映君主是不是真得民心。爱拉斯莫告诉君主说,“君主的声望,他的伟大,他的帝王尊严,绝非经由特殊地位的炫耀,而必须来自智慧、正直与良行”。

问:他这话说得是在情在理。

答:可惜,很多掌握了最高权力的人,并不懂这些。他们要让身边的人,搞些小动作,来显示他的与众不同,结果显出毫无自信心的小家子气,很是可笑。随后,爱拉斯莫又分析了什么是高贵。他认为,君主的身份当然是最高一等的高贵,但是当我们用高贵这个词的时候,却应该知道,“有三种高贵身份,第一种源于德行与善行,第二种源于受过最好的教养,第三种是根据列祖列宗的肖像、家世谱系或财富。对于一位君主来说,只是基于这第三种,也是最低一等的高贵身份就沾沾自喜,却忽视了最高一等的高贵身份,是非常不恰当的。第三种高贵身份,是鄙俗不堪的,若不是本身源于德行,根本就不值一提。而第一种高贵身份,超凡脱俗,严格地说,只有这一种才可以说是根本上的贵族”。他的这个分析很重要,因为我们提及贵族的时候,首先是看出身,看你是公侯伯子男哪一级爵位。但爱拉斯莫却认为,这一条最不能当作高贵的证明,因为高贵是一种德行。这一点听友们很好理解,近些年国内也玩儿什么贵族范儿,把那些个官二代、红二代称作贵族。这完全是瞎扯。因为我们用高贵这个词是来表示一种品性,只有源自德行与善行的品性才是高贵的。所以爱拉斯莫对那些凭借祖宗的肖像来展示自己贵族身份的人,不屑一顾。因为他认为,真正的贵族,就是那些德行高贵的人,当然啦,我们应该明白他这是从精神素质层面来看贵族的高贵,而不是从谱系学上看。这是两码事儿。爱拉斯莫的意思是说,尽管你在谱系上可能是贵族,但你若不是个有德之人,你就不能算作高贵的贵族。

问:我想他这是为了提醒君主要为人表率。

答:对。所以他说,“王冠、权杖、王袍、金链,这些都是一位良君的优良品性的符号或象征,而在一个恶君身上,这些东西就成了邪恶的、耻辱的烙印”。我们前面说过,爱拉斯莫要教育的是一位基督教君主,所以他要国王效法的榜样是耶稣基督。在他看来,上帝是全能、全知、全善的。但是一位人间的君王,你的全能不能以全善为辅佑,那你的全能就是无法无天的暴政。而且,你没有全知作为指引,那么你的全能就是个破坏,而不是治理。所以说,权力要以良善为目的去造福百姓,又要以知识为手段去推行明智的政治,才会有一个符合道义的权力。可惜,爱拉斯莫的这个警告,并不为大多数当权者所信奉,结果我们在世上总是看到权力的滥用,看到邪恶的政治与愚蠢的判断。这,就是现实。好,我们下次再谈。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