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0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国际特赦组织也宣布迁离香港 爱港人士民主无望?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10月25日,全球最大人权组织、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特赦”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因为“港区国安法”的压力,其将于年底关闭两个香港办事处,相关办公室将会于本月31日停止运作,区域运作将会搬迁到亚太区其它办公室。

10月25日,全球最大人权组织、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特赦”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因为“港区国安法”的压力,其将于年底关闭两个香港办事处,相关办公室将会于本月31日停止运作,区域运作将会搬迁到亚太区其它办公室。

国际特赦组织的董事会主席Anjhula Mya Singh Bais在声明内表示,香港一直是理想的国际公民组织区域基地,但近来港府针对香港人权组织及工会组织,可见已响起将会打压城市内的所有异见声音的讯号,“港区国安法带来的高压环境及持续不稳,难以令人知道活动会否带来刑事后果。国安法重复针对令港府不快的人员,由唱政治歌曲,以至在班房内讨论人权议题”。

国际特赦的离开引发各界关注,另有媒体发现,香港多个从事关注人权工作的组织均因现今香港局势敏感,而有离开的打算。各人权组织关于离开的考量将令香港民主雪上加霜,加之香港当局近日多次推出不友好的规定,亦让许多撑港众人对香港的未来再多几分担忧。

港府动作不断 “香港加油”成反动词

10月21日,港府宣布收紧措施,强制要求所有政府员工和市民自11月1日起,进入政府大楼及办公地点都必须使用“安心出行”流动应用程式。港府发言人称,过去措施有个人资料缺漏或失实情况,以致出现确诊时降低追踪效率及精确度,并冀能起牵头作用,鼓励私人企业更广泛使用程式。

但市民对此说法并不买账,有社工斥责此举变相剥夺市民的选择权。民主党医疗政策发言人袁海文亦提及,创新及科技局局长薛永恒去年11月曾称,没计划强制任何地点使用“安心出行”,如今却出尔反尔,并质问“是在主动迎合北京的防疫政策和为‘通关码’铺路吗?”。

10月24日,曾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各家银行,被香港银行公会的最新指引建议,要申报那些被认定违犯“港版国安法”客户的资产。这个申报的建议在香港银行公会10月22日提出的更新指引中有关“打击洗钱”和“反金融恐怖主义”的常见问题中出现。

相关指引条文要求,银行应适当申报任何因危害国家安全行为被指控或逮捕的客户的资产,或者当银行收到执法部门信息,获知或怀疑某一资产涉及违犯危害国家安全时,也应当申报。有网友对此直言,隐私?人权?民主?他们自己官员的资产却是最好机密,实在是太讽刺了。

此外,同样是10月24日,渣打香港马拉松(渣马)时隔2年8个月后,在“港版国安法”阴影笼罩下再次举行。警方却在整个比赛过程中以“预防及打击恐怖主义活动”为由,派出数千警员戒备和巡逻。许多跑手因背心或短裤上印有竖看为“香港”,横看为“加油”的双体书法服饰,被要求更换服饰,否则不能参赛。

一些人在进场时还曾被警员搜身、检查、摄像,记录号码牌及身分证号码,有运动员身上有“香港加油”的纹身,也被工作人员要求用胶布遮盖。事后这些运动员在受访时质疑,现在给香港加油就是反动吗,“我很迷茫,我只是想说香港加油而已”。

多个组织将离开 香港人权议题堪忧

港府的一系列操作让许多从事关注人权工作的组织感到失望,在白色恐怖高压政治形势下,他们亦表示非常担心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如今国际特赦组织的离开,仿佛打开了一个不可控制的大门,是否预示着香港民主很难再复辉煌?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施逸翔受访时对此直言,香港已经失去人权、法治自由,现在如同处于戒严状态。他忧虑更多国际组织会离开香港,未来更难研究关于中国及香港的人权议题。

“从国安法相关的立法以至执法的状况,任何只要违背中国意志的,不管相关言论、像是人权组织的运作,我想对于中国政府,他们可能也会认为是在干涉内政或是颠覆国家政权、以至境外势力的勾结等,这是一个可预见的情况。”施逸翔亦担忧道,“除了国际特赦组织,我们也很担心其他的组织会不会也纷纷关闭在香港的办公室。”

此外,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最新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42%受访香港市民“有打算”移民,比率和2020年及2019年相似,即连续3年有超过四成受访者打算移民,这些人选择离开的主要原因就是香港政治不民主。在有打算移民的受访者中,英国为首选地点,其次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台湾。

人权组织及爱港人士的失望是不足以用言语形容的,有专家表示,他们的选择,一方面反映了香港民主、人权的退化,另一方面即代表着香港失去了人权组织的选择、关心、监察,亦失去了港人的热爱。如此看来,以后香港的法制状况将更难得到有利的保障,现如今,留下的人还能为香港做些什么?

香港民主的出路在于港人的继续坚守

实际上人权组织的离开是他们认为自身在香港发挥的作用并不大,且处于安全方面的考量,选择了暂离,但这并不意味着香港被放弃了。他们仍然会继续从事全球人权研究,会客观的将香港情况和世界各地进行比较及分析,以前的研究报告并不会随着离开而消失,这条爱港之路上也仍然会有人继续坚守。

早在2020年11月,包括杨岳桥在内的四名立法会议员被港府剥夺议员资格时,十九名香港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宣布集体辞职,当时香港民主派一片颓然。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声明谴责道,民主派议员退出之后,香港立法会就变成了推行亲北京政策的橡皮图章。美国媒体qz.com亦在报道中指出,香港立法会缺少了民主派的声音,香港民主可能要退守到依靠法院体系。

但即便在如此颓势之下,仍有许多人站出来高喊“香港加油”。《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更是直言,民主派议员的退出只是策略性的,香港民主依然大有可为,“这个博弈过程是阶段性的现象,并不意味着香港民主的博弈空间就彻底死掉了。比如有没有可能组建新的在野党?下一次选举,他们还是会被选进来。”

事隔将近一年,这期间无数国际组织关注着香港,越来越多的人支持香港民主。生命不息,香港人权不死。离开的人会在世界的角落默默为香港加油,留下的人亦只需要思考应该为香港做些什么。

刚在希腊雅典抗议北京冬奥而被捕、现已获释返美的邵岚即指出,“目前我们只看到美国实施了制裁,但我们还在期待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主要国际社会持份者的回应。更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应从香港过去两年的情况汲取教训,中共是对全球安全、国际秩序的威胁,而不单是对香港构成威胁。”

选择留在香港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香港从来不是一个完全民主社会,但过去民主进程一直缓慢前行中,不过到了现在,官员口中所谓的“高质素民主新时代”,沦为笑话和谎言。

陈家洛说:“现在是时候放弃透过民主选举进入体制、监察政府官员的想象,但这并不代表港人就应从此低头噤声,而应回到社区,关注基层议题。”他坦言,“当我们谈到基层议题,这当然有很多,由城市规划到屋苑管理、到地区环保议题。对于坚持价值的人,总有很多值得关注的议题。现在的公民团体不是自我解散就是被逼关闭,但这也是机会,让我们的公民社会再生。”

相信无论去留,永远会有人为香港加油,香港的困境仍需全球港人的力量,并肩携手、为民主自由而奋斗。

Subscribe
提醒
guest
2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之前

This organization is no power.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之前

一位天才整整二十四年的时间,都浪费在了屈辱的人格摧残中。This is Can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