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0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半世纪 都做了什么?

滚动 国际

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五十年来,真如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所说,“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了吗?《联合国宪章》序言开宗明义保障基本人权,但长期以来中共如何对待中国人民?

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半世纪 都做了什么?

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五十年来,真如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所说,“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了吗?《联合国宪章》序言开宗明义保障基本人权,但长期以来中共如何对待中国人民?联合国主张“力行容恕、和睦相处”,但对台湾的参与诉求却视若无睹,中国当局又如何自圆其说?

“中华民国代表团决定,不再参加联合国大会接下来的任何议事。”50年前的10月25日,当时的中华民国外交部长周书楷说完这句话后,在零星掌声中,和时任中华民国驻联合国大使刘锴一起走出联合国大会现场。那时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已故前总统老布什,曾陪着中华民国代表团走出这最后一段艰难的路。

中国入联  冷战下美中角力二十二年

中共建政后,为加入联合国努力二十二年。美国年年以缓议(moratorium)策略拦阻,最终仍敌不过二战后的世界局势变化。从1960年代开始,第三世界国家的独立浪潮让主张各国无论大小、平等一票的联合国大会形势逐渐出现变化,而美国在中国与苏联闹翻后也希望拉拢中国“联中抗苏”,开始和北京打交道。

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50年后,民主化后的台湾有了具备真正民意基础、能代表台湾的合法政府。但舆论普遍认为,目前的近2400万的台湾人民,却在联合国被没有统治过台湾一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强迫代表”。

必须强调的是,联合国2758号决议根本对台湾只字未提。

“2758号决议文根本没谈到台湾参与联合国的问题,也没有提到任何关于台湾未来在联合国的会员资格,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这个问题,大家也看到了不让台湾参与的风险。”美国华盛顿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亚洲计划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告诉本台。

回顾历史,老布什在拦阻联合国2758号决议通过的过程中,曾试图要将“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的文字作为分开议案,借此保留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仍拥有联合国会籍。

(记者:你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吗?)

老布什:不,我不觉得是。我当然对结果不满意,像联合国这样的机构在所谓的驱逐一个国家问题上做出这样的结论,是很危险的,也很遗憾。这是联合国的倒退,但生活还要继续。

美国当年的未竟之志,也受到两岸当时领导人的意志所影响。毛泽东高举“台北不去,北京不来”,蒋介石则是“汉贼不两立”,斗了一辈子的两个人纠结的是都自认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权。

1971年11月15日,中国代表首次在联合国就座。(法新社资料图)

PRC“恢复”席位   ROC返联与台湾入联如阿婆生子

回顾美国当年两岸奔走的外交斡旋,推动“复杂的双重代表权”一案,现在看来可能是台湾得到的最好妥协方案了。

专研国际法的美国霍夫斯特拉(Hofstra)大学法律教授古举伦(Julian Ku)就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那时候如果不争代表中国的代表权),是台湾能参与联合国的最好机会了,但蒋介石不接受,现在来看是一个‘重大错误’。要联合国增加新成员需要联合国安理会的通过,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有一票否决权,台湾现在能不能参与联合国得看中国。”

2021年10月25日,中国政府举办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纪念会议。(路透社视频截图)

中国如何改变联合国

“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促成大自由中之社会进步及较善之民生、力行容恕,彼此以善邻之道,和睦相处……。”这些都是《联合国宪章》序言中白纸黑字、开宗明义提到的内容,但这50年来,中共有展现“容恕”与“善邻之道”吗?

崛起的中国,对台湾即便是以非政府组织形式参与像是联合国周边机构举办的气候变化或环保议题的活动,都要打压。另外,对于中国外交部这些年来的言行,各国都点滴在心,就更不要说加入联合国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如何遂行自身目的。

2020年,联合国的吹哨人、人权官员赖利(Emma Reilly)接受本台专访时就详述中国如何借由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简称“人权高专办”,OHCHR),长年掌握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的中国异议人士名单,并威胁他们仍在中国的家人。

中国在联合国台面下的恶意举动,当然不会出现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纪念会议”谈话的内容中。习近平本周一细数中国在联合国的贡献,并称“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权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的唯一合法代表,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也是世界各国人民的胜利。”

葛来仪和古举伦都并不意外,习近平在讲话中并未多着墨台湾,因为打压中华民国或是台湾只是中国参与联合国的目标之一。

古举伦点出,残酷的国际现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借由联合国这个平台有效输出自身的价值观,例如在人权问题上的看法,中国也有理念相近的盟邦伙伴,“中东、非洲到部分亚洲国家,一些国家也是把人权议题视为内政,不要联合国管太多,这不只是中国的观点。”

葛来仪就说,“不可否认,对联合国这个机构来说,中国是有正面贡献,例如对联合国的资金支持、参与维和部队,对一些中国人来说,他们认为中国参与联合国是好事,这并没有错。但也不能忘记,还有一些海外华人并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些作为。”

周书楷当年在离开联合国大会前曾说:中共政权始终没有被人民所接受,而只被看做一个过渡的暴政,一定会和中国历史上其他暴政一样,随着时间而消逝。

周书楷的预言会不会实现?世人还在等时间给答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