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0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德国国脚基米希拒打疫苗 专家驳斥长期副作用

滚动 国际

德国国脚基米希迄今未接种疫苗的消息在德国引发广泛讨论。他暂且拒绝接种的理由是,疫苗尚未经过长期研究。对此,德国免疫学会秘书长、德国疫苗接种常设委员会都出面驳斥这样的担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图片报》首先披露了德国国家队足球队球员约书亚·基米希(Joshua Kimmich)尚未接种新冠疫苗的消息。基米希之后在接受天空电视台采访时证实自己还没有接种新冠疫苗,并表示原因是出于对新冠疫苗”缺乏长期研究”的顾虑。

基米希1995年2月8日出生于德国罗特韦尔,现效力于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司职中场。他说,今后自己很可能会接种,但现在还有一些顾虑。采访中,他将自己与否定新冠以及反对疫苗的群体划开界限,但表示,”出于各种原因,有些人心存顾虑,应该对此表示尊重,只要他们坚持采取措施。”

基米希对疫苗的怀疑立场在德国引发广泛讨论。诸多政治家、足球运动员和专家对此提出批评。社民党健康专家卡尔·劳特巴赫对Sport1说,”他没有接种疫苗并不是件好事。如果他说要等等看,那么会很难办。”长期担任拜仁慕尼黑俱乐部主席的卡尔-海因茨·鲁梅尼格(Karl-Heinz Rummenigge)对电视台表示,”作为一个榜样,也作为一个事实,他如果接种了疫苗会好得多。”

德国疫苗接种常设委员会:不会发生晚期副作用或极其罕见

德国免疫学会秘书长、免疫学家卡斯滕·瓦茨尔(Carsten Watzl)表示,对于接种疫苗可能产生的长期后果,许多人存在误解。瓦茨尔指出,疫苗接种的副作用总是在接种后几周内发生。之后,免疫反应完成,疫苗从体内消失。”许多人理解的长期后果显然是,如果我今天接种了疫苗,那么明年会出现副作用–这其实并不存在,从来没有发生过,也不会发生在新冠疫苗接种上”,这位专家解释道。他说,新冠疫苗接种最大的优势在于很短时间内进行了大量接种–德国已接种了超过1亿剂,全球已接种了超过60亿剂–因此,人们已经知道到它可能出现罕见的副作用,如静脉血栓或心肌炎。”如果我们每年只接种1000万剂,也许我们要更晚才知道这些副作用。”瓦茨尔强调说,”就长期后果(罕见的副作用)而言–如果有的话–新冠疫苗疫苗的研究已经好于其他的疫苗。”

免疫学家卡斯滕·瓦茨尔(Carsten Watzl)

德国疫苗接种常设委员会(Stiko)主席托马斯·默滕斯(Thomas Mertens)驳斥了基米希对缺乏疫苗长期研究的担忧。他说,”基米希当然是一位公认的足球问题专家,但不是疫苗接种和疫苗的专家。不过,他提出的顾虑表达了一个问题,我们社会中的一些人显然也是这样看的。”默滕斯表示:”除了审批疫苗的研究外,我们从伴随研究中也得知,疫苗只有少数副作用,而且都是在接种后相当短的时间内发生的。”他说,科学界一致认为,接种疫苗后不会发生晚期副作用或者极其罕见。

明星效益与有关伦理道德的讨论

拜仁俱乐部建议接种疫苗。据报道,未接种疫苗的队员必须每周做两次核酸检查或者在所有训练日、比赛日或旅行日接受抗原测试。不过,不管是在拜仁俱乐部或是在国家队,基米希都不用担心因为没有接种新冠疫苗而给自己带来不利影响。俱乐部不能强迫自己的球员接种疫苗,国际足联和欧洲足联也并不要求他们必须接种新冠疫苗。

托马斯·穆勒今年2月曾感染新冠

尽管如此,拜仁队副队长托马斯·穆勒(Thomas Müller)也指出,一旦发生感染,未接种疫苗的队员将进行更长时间的隔离,这可能会影响到团队的成功。”这样的情况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苦涩的”。穆勒说,作为”朋友”,他认为基米希的决定”绝对可以接受”,但作为一个”队友”,考虑到目前大流行的情况,接种疫苗会更好。”不过,必须以某种方式尝试尊重这一点”,32岁的穆勒说, “这是一个有关伦理道德的讨论。”

德国国家足球队队医蒂姆·迈耶(Tim Meyer)最近表示,”根据目前的研究,疫苗对避免出现严重感染有很好的保护作用。”拜仁慕尼黑俱乐部主席的鲁梅尼格表示,相信基米希正如他已经宣布的那样,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接种疫苗。社民党健康专家劳特巴赫说:”这是基米希自己的决定。我们决不能施加压力,但(他如果接种)将非常有意义,会产生巨大的象征性效果。”勒沃库森俱乐部体育总监西蒙·罗尔夫斯(Simon Rolfes)也强调了球星们的榜样力量。他说,勒沃库森队每个球员和工作人员都接种了疫苗或已经康复:”对于社会团结来说,球员带头很重要,所以我们和球员谈了很多并且能够说服他们。”

坚决反对疫苗接种者估计不到5%

德国康斯坦茨大学行为经济学家施梅尔茨(Katrin Schmelz)9月中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德国反对接种疫苗的核心群体估计不到百分之五。怀疑接种疫苗的人可能会发展成想要接种疫苗的人。据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统计,迄今为止,德国12岁以上人群中已完全接种的比例为74.5%,接种了第一剂的人已达到77.8%。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之前

useless and side eff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