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0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习近平倡议联合国全体成员制定规则 学者指美国另组联盟抗衡中国

滚动 国际

50年前,中国在一众发展中国家支持下,以大比数获得在联合国的席位。50年后,中国在联合国仍然得到这些 “亚非拉”国家支持。在这票数上的优势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一(25日)提出,国际规则只能由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共同制订。有国际关係学者分析,西方国家已很难在联合国机制下制衡中国,所以美国近年已改变策略,在联合国以外组成对抗中国的联盟。

习近平倡议联合国全体成员制定规则

50年前,中国在一众发展中国家支持下,以大比数获得在联合国的席位。50年后,中国在联合国仍然得到这些 “亚非拉”国家支持。在这票数上的优势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一(25日)提出,国际规则只能由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共同制订。有国际关係学者分析,西方国家已很难在联合国机制下制衡中国,所以美国近年已改变策略,在联合国以外组成对抗中国的联盟。 

“波兰贊成。葡萄牙贊成。苏联贊成。英国贊成。坦桑尼亚贊成。美国反对。(众人欢呼、拍手。)决议获得通过。”

 1971年10月25日,也就是在50年前,联合国以76票贊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压倒性通过第2758号决议,确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在76票贊成票中,不少是来自发展中国家,包括叙利亚、肯亚、刚果人民共和国、索马利亚等。而该议案是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罗马尼亚等23个国家发起。

习近平:国际规则不能由个别国家和国家集团来决定

50年后的今天(25日),中国已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亦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在北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一(25日)发表讲话,强调中国始终维护联合国权威和地位,践行多边主义,国际规则只能由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共同制订,不能由个别国家和国家集团来决定。他又説,各国对联合国应秉持尊重的态度,决不能合则利用、不合则弃,重申只有形成更有效的多边机制、更积极区域合作,才能有效应对地区争端、恐怖主义、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

习近平:“国际规则只能由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共同制定,不能由个别国家和国家集团来决定。国际规则应该由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共同遵守,没有也不应该有例外。”

现时在联合国大会的决议,由联合国全体成员国投票决定,每一成员国均有一票,议案获成员国过半数贊成即获得通过;对于“重要问题”的决议,则需要获得参与投票的成员国三分之二多数通过。简单来説,提出议案的国家,越多盟友,即等同越多票数,其提出的议案便越容易获得通过。

政治学者:单以票数美国难以扭转在联合国劣势

值得留意的是,随着近几年中国推行“一带一路“等外交政策,与非洲、东南亚多国建立良好外交关係,使中国在国际政治及经济影响力不断上升,包括在联合国的议价能力。另一方面,美国近期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外界估计,人权理事会将继续成爲中美角力的平台。不过按“一国一票”、“每票均等”的原则,美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能改变被中国主导这政治现实麽?

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周一(25日)接受本台访问时称,自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国已积极透过资助形式与 “亚非拉”国家建立外交关係,而这种建交模式延续至今。他认爲,即使美国重新加入人权理事会,亦难以扭转理事会现时职能失灵的问题。

冯崇义:“不管是民选的还是不民选的,那些国家都比较穷,比较容易收买。所以中国是做够了功夫。只要花一笔钱或者给他们领导人一些好处,他们就可以在联合国投中国的票。人权理事会本来是要对付这些专制国家、破坏公民人权(的国家),但中国反过来指控民主国家的人权问题,专制国家那种制度性、大规模破坏人权反而不会受到制裁。习近平讲这番话,他心裏有底,因爲中国和这些国家经历很长的关係,他有一定的信心。”

要是美国重返人权理事会亦难以撼动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习近平强调“国际规则不能由个别国家决定”的用意何在呢?

国际关係学者:中国担心美国在联合国机制以外抗衡中国

东京国际大学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李克贤周一(25日)分析指,中国目前所担心不再是能否在联合国对抗美国,而是忧虑美国因难以在联合国取得足够支持,从而作出单边的外交行动。

李克贤:“中国现在最担心就是,美国如果重返单边政策,或者搞小圈子,例如近期看到美英澳的军事同盟(即由美国、英国及澳中联合成立的‘军事安全合作伙伴关係’)、美国加强印太战略,这些全都不在联合国机制底下,全是联合国机制以外。所以这是爲什么习近平要着重去讲联合国,以及着重去讲多边主义,因爲他看到趋势就是,中国现在数票、谈影响力,在联合国一定佔优,但问题是美国现在是在联合国机制以外抗衡中国。”

不过他认爲,美中国际角力目前仍处于“口水战”的阶段,仍有待观望美国进一步的外交政策。李克贤分析,虽然中国强调“国际规则要由193个联合国成员国决定”,是希望借这番言论使其立于道德高地,塑造国际群体压力,防范美国实行单边主义,但他质疑当中的成效,因爲“美国不会理会相关政策是否在联合国机制内或外,她要做的话就会去做”。另一方面,美国明知道其所提出的议案难以在人权理事会获得通过,但仍决定重返理事会,是希望籍着香港及新疆问题令中国尴尬。

近几年来,香港及新疆问题成爲各国在联合国争辩的议题。在今年6月,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代表40多国发表声明,敦促中国允许联合国独立调查团调查新疆,惟中国外交部反驳,以白罗斯为代表等65国亦发声明,认爲外国不应干预中国内政。

习近平提出 “共同观”以抗衡普世价值

除了以票数抗衡美国在联合国的地位,习近平亦继 在国内提出的“共同富裕”后,在联合国提出 “共同”国际关係观。3000多字的讲话内容中,24次提到“共同”,包括要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开放包容的世界。”

熟悉中国情况的国际关係学者郑宇硕表示,习近平的倡议在国际上影响有限,他的讲话目的其实只希望巩固他在中国国内的地位与支持。

郑宇硕:“讲话当中提到的”共同观”,当然是习近平强调自己在提出”共同富裕”意识形态立场的贡献。坦白说,这类的演讲在国际社会不会吸引太多的注意,但就是中国在国内宣传的重点,由此角度分析,如果习近平能展示,他在国际社会的领导地位,对提升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作出贡献,自然会增强他的个人声望与地位。”

参与这次会议的,还有身在美国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与及各国驻华使节和国际组织驻华代表。驻华代表都是齐聚在北京一个会议厅,但习近平就以视像形式发言。

记者:郑日尧、吴熙儒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2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之前

end ccp.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之前

quickly ww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