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0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东盟罕见拒缅军参与峰会 缅甸政变危机难解

滚动 国际

东南亚国家联盟向来秉持“不干涉会员国内政”的原则,但10月16日宣布排除缅甸军方领袖参与10月26日至28日召开的东盟峰会,被视为对缅甸军事政变罕见的谴责举动。不过,分析人士表示,东盟恐难在即将登场的区域峰会上,再就缅甸议题达成进一步共识,而目前缅甸境内的军事冲突很可能升级为内战。

缅甸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与东盟标志。

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向来秉持“不干涉会员国内政”的原则,但10月16日宣布排除缅甸军方领袖参与10月26日至28日召开的东盟峰会,被视为对缅甸军事政变罕见的谴责举动。不过,分析人士表示,东盟恐难在即将登场的区域峰会上,再就缅甸议题达成进一步共识,而目前缅甸境内的军事冲突很可能升级为内战。

今年度的东盟高峰会即将于10月底召开,但东盟现任轮值主席国文莱10月16日却宣示,各成员国外交部长在一场紧急会议上,同意不邀请缅甸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参加会议。

文莱表示,由于缅甸局势缺乏进展,部分东盟成员国建议给缅甸空间,使其内政回归正常。

缅甸军方于今年2月发动政变,监禁了包括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在内的数十名民选政府官员,引发当地民众于全国各地发动大规模抗议,但缅甸军方持续以强势武力血腥镇压示威群众。

为了调解缅甸问题,东盟特使艾瑞万(Erywan Yusof)要求会见缅甸“相关各方”,却遭到缅甸军政府拒绝。外界认为,“各方”包含政变时遭推翻的昂山素季等人。对此,包括美国、英国等8个国家,以及欧盟的外交首长都出面呼吁缅甸军政府,允许东盟特使与昂山素季会面。

东盟祭出“史无前例”举措

东盟于1967年成立至今,鲜少干涉会员国的内政,不仅过去未曾针对泰国的多次军事政变召开任何会议,2017年以来,面对缅甸境内的罗兴亚难民危机,也一直无法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不过,东盟这次却出乎外界意料,就缅甸危机采取积极作为。

为何这次东盟罕见走出“传统”,决定加入谴责缅甸军政府的行列呢?东盟跨政府人权委员会(ASEAN Intergovernmental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AICHR)印尼代表余云(Yuyun Wahyuningrum )表示,这与缅甸军政府没有落实今年4月与东盟达成的“5点共识”,也就是包括“立即终止暴力”、“各方应展开建设性对话”、“同意由东盟成立的特使团促进各方和平对话”等有关的共识。

东盟跨政府人权委员会印尼代表余云(Yuyun Wahyuningrum,照片提供:余云)

余云告诉美国之音:“(东盟)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缅甸危机是区域性议题,区域成员得一同解决问题,这成为今日做出此决定的基础。若缅甸或其他国家没有遵守5点共识,就可能出现不良后果。”

相较于往年的泰国军事政变,东盟此次处置缅甸局势似乎相对较为积极。对此,余云说:“就历史事件来看,泰国军事政变并未演变成血腥镇压;然而以这次缅甸危机而言,东盟理解这对于缅甸人民以及区域(东盟)来说将很艰难,我们听到部分国家外长表示,对目前缅甸的局势感到非常失望,这是史无前例的情况。”

余云也说,缅甸与多国接壤,地理位置对东盟来说是相当重要,若缅甸局势不稳恐将波及东南亚各国,因此东盟必须团结一致应对缅甸问题。

针对东盟举措,新加坡外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表示,这是一项艰难但必须的决定,如此才能维持东盟的信誉。据路透社引述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和大洋洲事务高级主任埃德加∙卡根(Edgard D. Kagan)的话说,美国认为东盟的决定“意义重大但不够”,并期盼东盟加大应对措施以有效解决缅甸危机。然而,缅甸军政府则强硬回应并谴责这是欧盟和美国进行“外国干预”所导致的结果。

“非政治人物”是谁?

东盟做出这项被外界视为大胆的决定后,也同步宣布将邀请一名缅甸非政治人物参加月底的年度高峰会。

对此,由缅甸国会议员和反军政府人士成立的民族团结政府(NUG)发言人萨沙(Sasa)表示,东盟排除敏昂莱与会是重要的一步,但他也要求东盟承认民族团结政府是缅甸的合法代表。文莱透露,部分成员国已经收到民族团结政府参加峰会的请求。

前澳大利亚驻缅甸大使、蒙纳许大学教授考柏(Nicholas Coppel,照片提供: 考柏)

前澳大利亚驻缅甸大使、位于墨尔本的蒙纳许大学教授考柏(Nicholas Coppel)表示,目前包括缅甸军政府、以及民族团结政府,都在争夺缅甸合法政府的代表权,东盟为了避免卷入进一步的政治纷争,只能做出邀请非政治代表的决定。

考柏告诉美国之音:“非政治人物会是哪一边的代表呢?谁又成为非政治代表?这两点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但从这次敏昂莱未能受邀,显示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也就是如果未来缅甸军方的作为没有加以改善的话,恐怕未来缅甸军政府(代表)也无法参加东盟其他的会议。”

东盟跨政府人权委员会的余云透露,就接纳民族团结政府政权一事,东盟尚未达成一致立场,所以采取邀请非政治人物的中立政策,不过,这位人士仍有可能与缅甸军方有关。

余云说:“只要是位阶在部长以下的政府人士,都有可能被受邀(参与峰会),因为他们仅算是政府工作的人员、而非政治代表;不过,缅甸军方在政变之前在议会里面就占有席次,所以这名人士仍有可能与军方有联系。可以确定的是,这名非政治代表会是现任公职人员。”

峰会恐难再达缅甸共识

在特别高峰会上讨论单一国家的内政事务,这是东盟未曾有过的先例。尽管这次召开的是例行高峰会,外界仍关心,东盟是否将再次商议缅甸情势、甚至再达成共识。

对此,台湾非政府组织“东南亚与南亚协会”(SSAA)理事长、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荣誉教授林若雩看法悲观。

位于台北的台湾非政府组织“东南亚与南亚协会”理事长林若雩(照片提供:林若雩)

她告诉美国之音:“我想(东盟领导人会议)也是一定会讨论到缅甸目前的状况,也会有各个国家提出来一些的建议,不过要达成共识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困难,这十个(东盟)国家不可能都对一个议题通通都投赞成票。”

就在东盟峰会前夕,缅甸军政府以庆祝“点灯节”(Thadingyut)名义大赦至少5600多人,其中包含数百名政治犯。因此,林若雩认为,东盟峰会可能会敦促缅甸军政府释放更多的政治犯、并尽快结束目前的紧急状态以进行民主选举,或是要求缅甸军政府领袖与昂山素季对话等等,不过,她说,即便有讨论,但恐也沦为空谈。

林若雩说:“虽然这次的举动(不邀缅甸军方出席峰会)是比较严厉,但是也不会说真正的要求缅甸(军政府)做到什么,因为你要求他,军方不一定会照着你的要求去动作。”

东盟跨政府人权委员会的余云则说,缅甸近期政局变化剧烈,峰会中能否就此做出进一步的决议还得再观察。

她说:“我想东盟当前聚焦先前与缅甸军方达成的5点共识,包含要求特使能与各方对话等,尽管东盟外交官表示,若仅有9国参与会议,仍有可能就缅甸局势做出决议,不过,缅甸危机对东盟来说前所未见,因此东盟将如何因应仍不明朗。”

专家:民族团结政府难获国际承认

缅甸政局自2月起动荡不安,不过,缅甸平行政府民族团结政府在4月中成立之后,就积极争取各国的外交承认,并扩大与国际社会的交流。

根据缅甸独立传媒“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的报道,欧洲议会于10月7号票表决通过,支持民族团结政府及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RPH)作为缅甸合法代表。欧洲议会成为首个正式承认两个缅甸政治组织的国际立法机构。

在此之前,法国参议院也投票通过承认民族团结政府,显示未来法国可望成为全球第一个正式承认民族团结政府政权的国家。

截至9月,民族团结政府已在美国、英国、法国、捷克、澳大利亚和韩国等国设立代表处。

前澳大利亚驻缅甸大使考柏认为,国际上支持缅甸民族团结政府的态势,其实已经越来越明朗,但他并不认为,全球承认民族团结政府的脚步会因此加快。

考柏说:“我们确实可以从各国政府发表的相关言论、以及对缅甸军事政变的谴责态度,明显地感受到他们相挺缅甸民主的立场,同时从相关会议上,也可以看出他们支持的态度,但极为明确的表达支持哪一方政府并非国际惯例。”

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者马斯顿(Hunter Marston,照片提供:马斯顿)

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者马斯顿(Hunter Marston)则说,民族团结政府曾在对抗军事政变中采取武力对抗手段,因此,国际社会要立即承认民族团结政府,恐有难处。

马斯顿对美国之音说:“我个人认为,如果之后有更多国家承认民族团结政府是缅甸合法政权代表,这是好事,但显然像美国等,现在相当不愿意正式承认民族团结政府,因为他们认为,民族团结政府支持民众参与战争以及(对军方)使用暴力行为。事实上,我认为觉莫敦(Kyaw Moe Tun,前民选政府缅甸驻联合国大使)未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显示国际并不希望从军政府或民族团结政府中选出合法代表、或是就承认政权上做出明确的决定,而较为关注能否有效应对缅甸危机。”

缅甸内战一触即发

缅甸军方无视国际谴责、在接管政权后持续攻击手无寸铁的示威民众。然而,民族团结政府也于10月7号向缅甸军方宣战,发起“人民防卫战”,誓言坚决反抗“军事恐怖分子统治”。

根据缅甸媒体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 )10月8日报导,民族团结政府对外宣称,当月已击毙总计1562名缅甸军政府的士兵,另有552人受伤。而且民族团结政府也针对缅甸的军事和行政单位,以及军方所属的企业发动过953次的攻击。外界忧心,缅甸爆发内战的机率可能大幅升高。

对此,长期关注缅甸的马斯顿表示,缅甸情势确实不容乐观,而且目前看来,缅甸军政府完全没有停手的打算。

马斯顿说:“我认为缅甸局势可以说是非常严峻,(冲突)已经持续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尽管民族团结政府呼吁民众参与‘人民防卫战’,但我不认为这会改变战场上的局势。我认为,缅甸军政府将会加大对在掸邦和萨加因地区等地士兵的攻击,这是未来我们必须持续关注的。”

淡江大学荣誉教授林若雩则说,就国家议题及民主选举,缅甸民众和军队间的认知存有巨大鸿沟,双方冲突短期内难以歇止。

林若雩说:“我们可以了解到,缅甸这种情况,跟泰国、柬埔寨,或是菲律宾军人政变的情况不完全一样,缅甸过去是比较封闭保守的,现在由于新的时代、网路的发达等等,让缅甸突然看见了民主的曙光…缅甸军方把军力用来对内来对付文人政府,这种情况应该赶快停止。(不过),双方(缅甸军方和人民)认知差距太大,实在是让人感到无所适从。”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