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0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陈紫娟(常玮平律师妻子):常玮平遭酷刑程度远超想象——一度产生被害妄想症

滚动 不平则鸣

这次会见,主要是讲述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酷刑对他造成的身心伤害。他说:“指监居期间,办案程序和相关人员素质,低劣到令人匪夷所思。指居期间完全有虐死在里面的可能。

这次会见,主要是讲述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酷刑对他造成的身心伤害。他说:“指监居期间,办案程序和相关人员素质,低劣到令人匪夷所思。指居期间完全有虐死在里面的可能。

最令我吃惊的是,他说:“在2020年12月28日左右,经过两个多月的酷刑折磨,被控制食物、温度、虚假信息以后,他产生了被害妄想症,他认为周围的人都是被安排来害他的。包括他父母和我。而且他当时可以逻辑自洽。”

他说里面的审讯是有分工的,有些人扮演坏人的角色,有些人扮演好人,比如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某赵姓政委和宝鸡市公安局刑侦局负责人郭兵,对这两个人甚至达到了几天不见就想念的地步。也正是这两个人言语中多次透露他这事情不大,只要说清楚了,春节之后就放了他。到后来,他就放弃了,国保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求不要折磨他了。一天结束,没死没疯他就认为那天胜利了。

天哪!这还是我认识的常玮平吗?这是一路走学霸人设,大学参加演讲比赛得第一名的常玮平吗?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还说国保用他的家人威胁他,有一次国保拿了一堆照片让他指认丁家喜律师,但是那里面出现了他姐夫的照片。

春节的时候他写了《与妻书》、《与父书》,还给家里的每个人写了祝福,让办案国保转交家里人。国保骗他说去他家给家里人念了,但其实至今也没一个家人见过这些信。

在里面的日子就是在被酷刑、威胁、欺骗中度过。

他还说目前身体的后遗症除了上次提到的静脉曲张等,他现在脖子活动受限,转头会眩晕、恶心。因为从10月22日被抓,有两个多月时间,他的右手一直被拷在老虎凳上。包括让他睡觉,就没解开过。对右臂和脖子的牵拉造成他现在的症状。

转载自 维权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