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继《南方周末》销声匿迹后 “敢言”媒体《财新网》再遭打压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中共对新闻自由的打压从未停止,近期连续投放“拟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新闻行业”、“互联网信息稿源名单”更新版两道措施,意图对异议声音愈来愈弱的大陆新闻行业再度缩紧。外界注意道,无论是或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还是被踢出稿源名单,中国大陆现存的唯一“敢言”媒体《财新网》都被波及,多方关注其是否会像曾经的《南方周末》一般,因敢言具有公信力辉煌一时,却在中共的打压下变得无人问津。

中共对新闻自由的打压从未停止,近期连续投放“拟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新闻行业”、“互联网信息稿源名单”更新版两道措施,意图对异议声音愈来愈弱的大陆新闻行业再度缩紧。外界注意道,无论是或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还是被踢出稿源名单,中国大陆现存的唯一“敢言”媒体《财新网》都被波及,多方关注其是否会像曾经的《南方周末》一般,因敢言具有公信力辉煌一时,却在中共的打压下变得无人问津。

关闭新闻自由的门

10月8日,中国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征求意见稿),其中一项为“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具体包括以下措施:1、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2、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3、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等;4、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涉及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5.、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6、非公有资本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这份清单并非首次出现,在最初的2018年版本中,仅对非公有资本禁止做“不得接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的规定,2019年的版本则与2020年一致,规定任何组织不得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与外资经营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

今年的清单中则将非公有资本在新闻行业的举动做进一步限制,目前尚不明确非公有资本是否可以“参股”或“参与投资”,但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胡舒立创办、中国境内极少的非官方媒体之一的《财新网》将何去何从已引起不少人的担忧。

此后不久,中共于10月20日公布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要求中国各新闻网站在转载新闻时,必须将信息来源限制在这份名单之内,否则将会受到处罚。

中国网信办称,此次名单中移除了2016版稿源单位名单中“不再符合条件、日常表现不佳、缺乏影响力”的单位,以维护名单的严肃性、公信力。这份涵盖共1358家稿源单位的名单上,没有《财新网》和另一家由山东三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私营媒体《经济观察报》。此前,《财新网》曾被列在2016年版的名单中。

敢言交接棒两端的《南方周末》和《财新网》

在海内外享有一定信誉的《财新网》,因其独立敢言的报道风格在业界受到广泛好评,字成立至今,《财新网》不仅多次对官员腐败和污染问题做过深入的调查报道,也曾在遇到触及中国社会对政府以及对当局政策不满等敏感内容时未选择退缩。

虽然目前民众仍然能够浏览和阅读《财新网》的报道,但这些报道却无法被中国的其他媒体转载,中共试图一步步地降低其影响力,就如之前的《南方周末》一般,由于积极报道丑闻、腐败、民众抗议等敏感话题,一直在和中共的限制产生碰撞。

2013年,《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被当时的广东省委宣传部强行篡改,引发报社编辑们的抗议,《南方周末》前雇员联署发表公开信,指责时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长的庹震修改《南方周末》新年献词的做法“越界”、“擅权”以及“愚昧”,并要求庹震引咎辞职。

据悉,《南方周末》原本的新年献词题目为《中国梦,宪政梦》,其中写道“兑现宪政、限权分权,公民们才能大声说出对公权力的批评;每个人才能依内心信仰自由生活;我们才能建成一个自由的强大国度。”但在篡改后,题目变为《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其内容则是“在2012年年末,梦想的火焰又一次被点燃。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说,民族复兴是最伟大的中国梦。站在新年的起点,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这个梦想。”

此后,《南方周末》遭中共整肃,其敢言风格的主编被替换,报刊中参与抗争的中高层陆续被清洗,这个曾被《纽约时报》形容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自由主义报纸”便“消失不见了”。

《财新网》将成为下一个《南方周末》?

作为大陆现存无几的敢言媒体,《财新网》接连两次被中共隐晦警告,被视为在一定程度上与《南方周末》具有相似风格敢言的《财新网》,其命运是否会像《南方周末》一般,因敢言而被中共不喜,步入《南方周末》的老路。

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的中国资深记者长平认为,中共将《财新网》除名背后的含义,形式上的警告大于实际影响,《财新网》在短期内都不会消失。也有部分《财新网》资深记者表示,他们“不太担心”,因为他们本来连申请官方记者证也不一定获批。

不同于《财新网》记者的乐观,旅美政治学者王军涛表示,《财新网》积极报道武汉疫情、深度探讨中国经济议题,以及其创办人胡舒立的个人背景,或许都是引起中共注意的因素之一。王军涛还担心,随着中国当局加强对媒体的监管,日后或很难见到《财新网》有分量、有别当局宣传口径的报道。

中共对于媒体和舆论的管控向来严苛,除对境外媒体进行限制、严防死守外,还对境内的媒体进行严格审查。彭博社援引分析指出,北京当局将《财新网》从稿源名单移除,表明“新闻媒体无论声誉多么好,都必须与政府保持一致才能继续享有权益”、“任何媒体都不能在党之上”。

《财新网》在敢言的背后,是一家需要收费订阅的媒体,在中共以“维护名单的严肃性、公信力”为由剔除《财新网》时,在面对被蒙蔽的中国读者时,《财新网》或会受到一定程度的订阅打击,若《财新网》在大陆的公信力降低,亦或受到生存危机,中共都达到了其想要弱化敢言者影响力的目的。

如果非公有资本被完全排除在新闻行业之外,中共完全掌握对民众对话语权,新闻报道将丧失其自主性,新闻自由也将被黑云完全遮盖。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avid
David
1 月 之前

海外网络加速VPN,访问外网必备,100+美国优质线路v2ray节点,稳定不掉线,推荐体验试用 http://www.ziyun.c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