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湾立委曾任情报线民 转型正义再成焦点

滚动 港澳台

台湾最近有关转型正义的讨论不断,民进党立委黄国书坦承曾在威权时期担任政府线民而退党,其后又传出执政党内有其他人也曾是线民。转型正义该怎麽处理这些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那是卅多年前戒严时期的一段尘封往事…当时我只有廿初头岁,不知何时被情治人员盯上了,后来被找约谈,告知我和政治叛乱犯交往会有麻烦,」台湾民进党立委黄国书被揭露曾在威权时代替当局搜集情报后,日前在脸书坦承此事并道歉,同时表示将退出民进党且不再寻求连任。

之后,其他执政党内的官员也被指曾当线民。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日前证实,已故的民进党创党主席江鹏坚当年也曾被情治单位指派在民间长期进行卧底工作。他指出,江鹏坚过世前一年,曾向他揭露他是调查局训练班出身,并曾对党外人士进行监控。江鹏坚于2000年时过世。

该说法遭到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驳斥称「不是事实」。然而,施明德也质疑谢长廷是情治人员,否则为何知道谁是卧底,这样的说法遭到谢长廷否认。

根据台湾专责推动转型正义的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促转会)报告显示,国民党专政时期的调查局於1980年代在台湾布建的线民总数超过3万人以上,试图组成滴水不漏的社会监控网络。

蔡英文:非清算、非斗争

对於民进党立委曾参与国民党政府的监控行动,台湾总统、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周四(10月21日)表示,这是转型正义必经过程,并称:「当年党国威权体制,为了限缩人民自由、打压反对运动,所运用的各种手段,仍然还未被彻底厘清,相关的责任如何厘清,仍待社会集体讨论。」

蔡英文指出,转型正义真正的用意「并非清算,更非斗争,而是让威权统治机关所犯下的过错,可以被揭露,让受害者可以清楚历史的真相」,让社会在充分理解当年伤痛的历史之后,找到和解的可能。

台湾曾是世界上实施戒严最久的国家,前後长达38年。

更早前,国民党立委林奕华5月曾被指控在担任台湾大学学生会长时监控学运成员,当时她表示当年「确实跟政府见过面」,但自己才是「被关心」的对象。

要求完整真相

民进党内有人在戒严期间曾为情治单位进行政治侦搜,许多党内立委纷纷对此作出评论。民进党立委范云表示,黄国书的承认是实现转型正义的开始,但目前被披露的还是只有非常有限的真相。她强调,没有完整真相,要推动和解很困难,并要求「最大元凶国民党」能够反省,并主动协助推动转型正义。

范云指出,她从事学生运动高峰期,身旁最多有7、8个线民在监督,并表示「当年所有的受害者与被监控的人有权利知道真相,未来的民主政治也应该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转型正义再次成为台湾社会讨论的议题。研究转型正义的德国学者曾强调「共处」与「良知」对转型正义及深化民主的重要性。

延伸阅读:澎湃、平静到和解: 从当红电影《返校》探讨历史伤痛的价值

柏林洪堡大学历史教授、波茨坦历史研究中心主任萨布罗夫(Martin Sabrow)2020年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曾指出,转型正义工作复杂、档案记述与当事人记述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当事人事后当然会试图淡化自己在专制体系中的参与程度,还会转变观点。

他说:「德国统一后,我们也面临着一些档案可信度的问题。作为历史学家,我们会发现档案并没有讲述完整的历史。」他也质疑,档案的挖掘、梳理,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了正义?

「共处」的重要

「毕竟也有许多档案在巨变的时代被销毁或者遗失了。这导致了巨大的不平等,转型后的前东德地区因此始终存在着各种冲突点,不利於社会成员的共处,」萨布罗夫说。

台湾2017年成立的促转会为任期两年的任务型机关,但经行政院长同意后可以延长。该委员会负责有关转型正义的事项,主要针对过去的威权独裁统治时期,规划和推动还原历史真相、开放政治档案等工作。

然而,促转会曾被学者认为,针对加害者调查不足,大多专注在搜集档案和制作「资料库」。另外,也常被国民党批评,该委员会是靠国家公权力进行政治斗争、打压在野党。

台湾促转会2018撤销1270位政治受难者的罪名,还以清白。

萨布罗夫指出,真相、平反、正义的诉求固然很重要,但是另一方面,这种诉求也应该有其边界,对正义的诉求本身,也会在后专制时代的不正义、不平等中,流於表面。

「转型正义」不是「打击政敌」

萨布罗夫认为,透过整理各方档案的确可以协助梳理历史,揭开专制政权的内幕,但是也要注意「减小附带伤害,关注梳理工作本身所产生的不良副作用」。他并称,转型正义不是用来打击政敌的手段,并称自己2017年到台湾考察时,有点不安地看到民进党似乎有些「矫枉过正」,「试图通过以往党产议题来彻底摧毁当今的国民党」。

他认为,应该回归让选民去决定,并说「台湾、德国等民主已经立稳脚跟的社会,能够容得下一个至少曾经代表了近半民众的政治党派。否则,我们很快又会滑入带有专制面孔的『胜利者正义』误区。这是我们一定要极力避免的。」

过去是政治犯的德国史塔西档案局局长杨恩(Roland Jahn)也曾向德国之声表示,转型正义不是「报复」,但应该要非常清楚地厘清责任。这是前提。也就是说不要清算,反而是要去澄清。然而,过程中一定要明确指出加害者。

他强调,社会整体的参与对转型正义而言非常重要。不是由某个特定人士来诠释历史,从而建构单一的历史观,对於真相来说亦是如此。反之,是由社会透过对话一同「克服过去」。

杨恩说:「我认为最关键的是直接面对和共同克服历史问题。每天重新确认我们所代表的价值核心为何。台湾立法院为了人民所做的工作核心是什麽?以这样的精神投入转型正义工作,这是转型正义能够成功最重要的前提。」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