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严苛监管审视下 领英中国社交服务将关闭 澳门独立网媒《爱瞒日报》停业

滚动 推荐 国际

在中国政府越来越多的审查要求下,软件巨头微软旗下的专业交流平台LinkedIn(领英)10月14日宣布将关闭其在中国的社交媒体服务。获民主派新澳门学社支持的批评性网媒《爱瞒日报》日前也宣告“由于前所未有的环境变迁、资源稀缺“,于10月20日凌晨零时起停止运作。

在中国政府越来越多的审查要求下,软件巨头微软旗下的专业交流平台LinkedIn(领英)10月14日宣布将关闭其在中国的社交媒体服务。获民主派新澳门学社支持的批评性网媒《爱瞒日报》日前也宣告“由于前所未有的环境变迁、资源稀缺“,于10月20日凌晨零时起停止运作。

中国当局审查力度不断加强的同时,对国民了解、获取和传播新闻或信息之权利的管控也更加严厉。继不久前宣布拟修改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新闻业务之后,中国政府10月20日再公布《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要求中国各新闻网站转载新闻时必须将信息来源限制在这份名单之内,否则将受到处罚。这份名单显示,中国政府最为在意的是对新闻舆论的有效管控,而非民众对舆论失真或政策偏差的质疑和忧虑。

领英留在中国的损失  或许超过离开的损失

在推特脸书早早被禁、谷歌2010年被迫撤离中国后,2014 年领英简体中文版网站破天荒被获准进入中国大陆市场,7年时间里,领英中国名副其实地成为了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最后一个西方社交媒体。

曾表态“强烈支持言论自由、从根本上反对政府的审查制度“的领英,多年来为了在中国严格的审查环境中生存下来,同意根据中国法律审查数百万中国用户发布的贴子、停止显示中国几名活动人士信息、审查记者的个人资料等,做到了其他美国公司不愿意或无法做到的,然而它的初衷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在中国实验成功,只能选择退场。有分析人士说,领英母公司微软以中国加强内容审查为由,宣布把领英专业网络服务撤出中国,并不让人意外,领英的不再妥协是个好事,表明它不愿意做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帮凶“,而“他们留下的损失可能超过离开的损失”。

因为领英中国还有另外一个“用途”,就是作为间谍的招募场所。纽约时报曾报道,美国官员称,中国情报机构是最活跃地利用它来实现这一目的的机构之一。这就解释了为何领英是目前唯一及最后一个获许在中国营运的美国主要社交网络平台。

微软领英中国公司10月14日在一篇博文中说,领英专业交流网站面临“更具挑战性的操作环境和更大的遵从要求。有鉴于此,我们决定今年晚些时候终止目前本地化版本的领英,中国民众就是通过这个版本进入领英全球社交媒体平台的。”领英表示,未来将开启InJobs服务,只会专注于在求职和招聘方之间搭建桥梁,帮助专业人士在中国就业、帮助中国公司招聘,不再包含任何的社交属性。

领英2014年进入中国,数据显示已经吸引了4400万中国用户,其运营重点是职业连接和微软支持。领英可以说是在中国经营最久的美国科技公司,其试图遵守中国规定而吸引而来的所有热度,在它最终“败走”中国市场的一刻,显得毫无必要。就像周围的中国人表示,领英从来都不是他们的日常主要通信工具,中国最主要的社交平台是微信。

近年来,中国大陆也出现很强的、与领英竞争激烈的本土对手——价值10亿美元的中国本土脉脉网站(Maimai.cn),这也让领英在中国的业务陷入困境。

在华经营的每一家跨国互联网公司,最终都会遇到审查障碍的“极大风险”,另一边,这些遵守着中国规定的公司还可能受到权利组织、股东和世界其它地区用户的批评。领英也没有例外。

随着美中关系恶化,领英中文网站也受到了影响。

今年3月,中国监管机构指责领英未能控制政治内容,要求领英进行自我评估并提供报告,领英即配合地停止了中国境内的新用户注册。5月,中国网信办再次点名领英中国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App。中国政府在用监管的大手步步逼退领英中国。

而华盛顿对领英成为中国信息控制的同谋,感到愤怒。最近几个月,领英停止显示中国几名活动人士和记者的个人资料后,美国的议员批评领英的操作,认为微软这种审查是“对共产主义中国赤裸裸的绥靖和屈服”。

除了围绕审查制度的争论,中国将在11月推行的一项新的数据安全法,要求像领英这样的公司在中国境内存储更多本地用户的数据,并向当局提供访问权限,这可能会使领英招致更多的愤怒。

领英中国社交服务的退场,也意味着至此,美国的社交网络与中国完全断裂。

澳门多元声音和民主力量再减弱

今年初《澳门广播电视》葡文新闻部疑被施压,必须配合宣传爱国主义及中央政府政策,以及澳门警方首次以政治理由拒批六四集会,到最近立法会取消泛民主派议员参选资格,令澳门今年政治气氛特别紧张。

澳门愿意敢言发声的网媒或平台已是少之又少。长久以来”坚守新闻自由价值,呈现澳门多元面貌”、获民主派新澳门学社支持的批评性网媒《爱瞒日报》日前宣布于10月20日凌晨零时起停止运作。

澳门仍活跃的独立媒体还有《论尽媒体》以及少数自媒体,《爱瞒》停运后,澳门异议媒体的生存空间岌岌可危,言论自由度也势必会持续受到影响。

自称与民主派政党”新澳门学社”资源共享但编采独立自主的《爱瞒日报》,于 2005 年 11 月由该社成员创立。以亲建制传媒为主的澳门,有16年历史的《爱瞒日报》可说是异数。该报以多元、嬉笑怒骂、”恶搞”方式揭露澳门政治社会事件,敢报敢言风格赢得不少支持者,并自2010 年起独立出刊,开设脸书,又以《爱瞒传媒》之名在澳门新闻局登记。

《爱瞒日报》的关闭,令分析人士认为这对于澳门的媒体多元化而言是个巨大的损失。它进一步减少了澳门居民接受与中国政权的官方说法不同信息的可能性。而随着澳门的言论生存空间越来越窄,较为敢言的独立媒体不断消失及多元声音被扑灭,恐会慢慢将澳门的舆论环境变成”一言堂“。

《爱瞒日报》创办人之一的崔子钊对于结业表示错愕和惋惜,质疑《爱瞒》停运与民主派议员因遭撤销参选资格而备受打击有关,他批评民主派人士在DQ事件后,无心继续社运或投放精力在《爱瞒》。但他认为,澳门需要不止一种声音,希望有心人能”接手”、转型,让澳门保持多元化声音。

中国管控信息”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中国审查互联网已经二十年了,从封锁网站到过滤社交信息输入,目的就是拦截反政府材料。中国政府10月20日再公布《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要求中国互联网新闻资讯服务提供者即日起转载新闻时,必须将信息来源限制在这份名单之内,超越所限范围进行转载将会受到处罚。

这表明,中国政府对国民了解、获取和传播新闻或信息之权利的管控更加严厉。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的这份新闻稿源名单,涵盖1358家稿源单位,其中包括中央新闻网站79家、中央新闻单位38家、行业媒体89家、地方新闻网站及地方新闻单位1072家,以及政务发布平台80家。

网信办在发布的新闻稿中指出,在这次名单出炉前,网信办曾严格审核各单位的申报材料,将所谓“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价值取向,管理规范、代表性强、影响广泛”的媒体、网站以及政务发布平台等按照“应进尽进”的原则纳入这份稿源名单。

新闻稿还表示,网信办将对这份最新的稿源名单实施全程动态管理,随时根据表现进行增补或移除,以便“推动稿源单位强化责任意识、把关意识,提升内容质量和运行安全,确保网上始终正能量充沛、主旋律高昂”。

中国政府一贯重视宣传与舆论的重要性,为了坚持所谓“正确的政治方向和舆论导向”而打压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就在几天前,因对爱国电影《长津湖》发表不同于官方宣传基调的个人看法,中国知名媒体人罗昌平、抖音影评人、网民左某某被以各种由头封号、拘捕、关押。

异议人士面对着充满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的政治环境,而民众中自发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又时常会被政府利用,这种副作用最后会反射到每一个异见者身上,他们被举报、被“人肉”,甚至被消失。

曾任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的余茂春先生认为,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是很危险的,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极端民族主义对国家的未来是有危害的,因为极端民族主义会寻求打破国际秩序。在信息流通不自由的情况下,反对非理性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声音无法发出,自由民主是反制极端民族主义的方法,信息自由流通了,这种极端民族主义出现的可能性就会很小。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