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0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日本执政党提防卫计划政见,防卫专家拭目以待新首相改革决心

滚动 国际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10月15日表示,考虑在《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中写明,让日本拥有摧毁敌方飞弹基地的能力,但是,一些防卫战略专家对于岸田内阁的防卫改革决心抱持保留态度。

美日军事同盟被视为印太地区安全的基石(美国国防部资料照)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10月15日表示,考虑在《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中写明,让日本拥有摧毁敌方飞弹基地的能力。但是,一些防卫战略专家对于岸田内阁的防卫改革决心抱持保留态度。

新首相的鸽派色彩与反核立场鲜明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10月15日接受日媒读卖新闻专访时说,考虑在《国家安全保障战略》(NSS)中写明,让日本拥有摧毁敌方飞弹基地的能力,认为载明为了自卫而拥有攻击敌方基地的能力是“选项之一”。此举呼应了10月8日岸田文雄上任后的首次施政报告,当时岸田明确揭示将修改《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等政策文件。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学者王尊彦(照片提供: 王尊彦)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学者王尊彦博士(Tsunyen Wang) 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日本通常把外交也作为重要的国防手段,岸田内阁留任菅义伟时代的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和防卫大臣岸信夫,可以见得不论在软手段的外交面或硬手段的军事面,基本上会维持前任的既有政策。

他说:“以岸田于10月8日在国会的施政演说来说,外交与安保就列为‘三大重要政策’之一,其中强调了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也提到要修改《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等核心防卫政策文件,以及强化飞弹防御能力和经济安全。从这角度看来,施政演说算是对‘重视防卫政策’这样的立场做了确认。”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Fumio Ota)提出不同的意见。他对美国之音表示,虽然防卫大臣留任,但岸田的派系是传统上被称为鸽派的宏池会,向来注重经济发展,在防卫问题上不会有重大进展,而且岸田自身的政见也有这种倾向。

他说:“岸田是广岛出身,他在去年十月就出版一本书,名为《迈向无核武的世界》,加上他在10月8日的施政演说就表明‘作为出身于原子弹爆炸区广岛的首相,我的理想是一个没有核武的世界’,想见岸田内阁不可能检讨‘无核三原则’是否应该调整。因此,美国印太司令部提出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简称PDI),想要在第一岛链在线部署可能带有核弹头的中程弹道导弹,我觉得岸田内阁是不会接受的。”

台海局势似局外人 岸田选前选后不同调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照片提供:太田文雄)

太田将军指出,自岸田上任以来,中国军机入侵台湾防空识别区的次数更加频繁。尽管台湾蔡英文总统和美国官方都对此充分表示危机已经明显提高,岸田内阁的态度却完全事不关己。

他说:“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在10月5日的记者会上竟然说‘已经知道中国军机的动向,但不对个别动向发表评论。’甚至还说‘日本维持一贯的立场,对台湾相关问题期待通过当事者对话和平解决。日本会继续密切关注相关动向。’这种言论好像把日本当作台海局势的局外人,根本没意识到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即使岸田之前曾经说过对中国‘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但显然对于让日本防卫严重受到影响的台海状况根本不在意,该说的话一句也没说,所以我怀疑岸田内阁的所谓防卫政策到底有多少危机意识。”

他表示,前任的菅义伟内阁在“敌人基地攻击能力”上没有任何进展,而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由于岸田从总裁大选时就表示“必须攻击敌方基地”,竞选公约也说明希望国防预算提高到目前的两倍,实务上加强对敌方导弹的防御能力、侦察与监视等信息收集功能应该还是会进行。至于是否也会将预算用于选前所说的加强“敌人基地攻击能力”,他并不乐观。

日本自民党10月12日公布月底众议院选举拟定的竞选公约(选举政见),将以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2%为目标,提高国防预算,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国家国防预算所占比重相当。此举代表日本防卫经费向来占GDP1%的政治传统将会改变,目前日本防卫省提出的新年度预算约500亿美元。

王尊彦对于岸田内阁的防卫政策也抱持保留态度。他认为,如果对照岸田在自民党总裁选举前公开宣示的政策立场,他在当选后的施政演说中提及中国,就显得有些许退怯。

日本前外相岸田文雄当选自民党新总裁。(2021年9月29日)

他说:“岸田在选前表示,当选之后要在官邸设立专责人权事务的首相辅佐官;可是当选后,包括他的施政演说内容在内,都没再提及这一点。自民党总裁选举前的记者会上,岸田说拥有‘对敌方基地攻击能力’很重要,是‘有力的选项’,但这种属于攻势的能力,在施政演说内容当中,却转变成了偏向守势的‘飞弹防御能力’。即便10月15日面对读卖新闻的采访时,再度提及‘对敌方基地攻击能力’,但这次只说 ‘是一种选项’,意思是诸多选项之一而已。显然在这个各界都认为主要针对中国的议题上,岸田在选后,若非回避,就是缓和语气,姿态并不明朗。而且岸田整个施政演说当中提到中国的部分,一开始就强调要与中国建构稳定关系,最后顶多再呼吁一下要中国要当个负责任的行为者,可是一直以来,国际社会都持续地要求中国要对自己行为负责,结果都是对牛弹琴。岸田内阁对中国若只是维持相同态度,恐怕影响有限。”

王尊彦表示,虽然在对中态度与防卫政策上,岸田在10月8日的施政报告基调显然趋于温和,但是四天后自民党发表的选举公约显然调性直接且内容具体,或许在众议员大选结束后,岸田将与党内整合意见,提出路线修正后的防卫计划。

日本积极联合军演 扩大参与修法或是瓶颈

由日本、美国、印度、澳大利亚组成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 10月12日至15日在孟加拉国国湾举行 “马拉巴尔2021”军演第二阶段,第一阶段军演已在今年8月于关岛外海举行。

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新西兰、荷兰六国于10月4日至9日在西太平洋举行海军联合演习。

印度和日本于 10 月 6 日至 8 日在阿拉伯海举行了第5版日印海上演习 (JIMEX-21)。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学者王尊彦博士表示,日本向来把美日同盟,当作日本国家安全的最重要保证,预计岸田内阁也不会改变这个方向,但日本最近也开始拓展与他国的合作模式。

他说:“除了与美国之间的防卫合作之外,日本最近几年也积极与其他志同道合的国家进行防卫交流,尤其近年频繁地举行多国演训,例如众所周知的马拉巴尔海上军演,以及日前的六国海军联合演习。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举行的日本与印度的海上军演JIMEX-21,美国并没有参加。换言之,日本在国际上不仅已经摆脱战前侵略者的形象,其防卫能力也受到其他国家肯定,甚至期待和日本共同维护国际和平。”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表示,岸田确实数度强调国际间的防卫合作,但是除了非定期性的联合演习之外,有固定模式的正式合作无非也仅限于QUAD。

他说:“岸田的施政演说中表明将与美国、澳大利亚、印度、东盟、欧洲等盟国和伙伴合作,也要灵活运用QUAD 来促进印太地区的自由与开放,但这是任何政治家都会讲的话。其实如果没有彻底修改法案的决心,以现行法律来说,对付中国的联合防卫也只能是QUAD 。不检讨非核三原则,加上日本没有反间谍法,根本就不可能加入澳英美三方安全协议(AUKUS)这样亚洲唯一的军事同盟的框架;因为没有反间谍法,要加入五眼联盟(Five Eyes)这种国际情报共享组织也是不可能的。”

他认为如果日本要与他国更紧密而有系统性地定期军事合作以增强防卫能力,必须尽快修改有关法案,但是目前看起来岸田内阁似乎没有展现出这种魄力甚至想法。

太田将军表示,前首相菅义伟在今年4月的日美峰会上曾经承诺日本将“加强防御能力”,新首相岸田也在他的施政演说中表示“将努力修改国家安全战略、国防计划和中期防御计划”,足以见得防卫计划需要大幅修改已经是日本内阁的共识了。

他指出,当前的国家安全战略是2013年内阁批准的,当时的安全环境和现在大不相同,而现在中国对于日本构成的威胁,包括台海情势,已经是迫在眉睫。由于每年的国防预算是先确定战略,接着是大纲,再来是中期国防审查,三个步骤完成后才能决定,因此岸田内阁需要紧急检讨国安战略,尽快修订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才能让日本的防卫足以抵挡来自中国日益强大的威胁。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