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0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市场不敌官场:国家发改委发号施令 中国煤价应声而跌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放话干预屡创新高的煤价之后,中国的动力煤、焦煤和焦炭期货价格全部应声大跌,夜盘交易甚至跌停板。这种有悖供求关系的现象让人感叹,市场再厉害,也敌不过官场。

资料照:中国辽宁沈阳的工人在装卸煤炭。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放话干预屡创新高的煤价之后,中国的动力煤、焦煤和焦炭期货价格全部应声大跌,夜盘交易甚至跌停板。这种有悖供求关系的现象让人感叹,市场再厉害,也敌不过官场。

面对近期持续暴涨的煤价以及煤炭的供应和运输不足,以及由此而导致的限电、缺电、甚至电荒,中国国家发改委星期二(10月19日)下午组织重点煤炭企业、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召开今冬明春能源保供工作机制煤炭专题座谈会,研究在法律规范下对煤炭价格实施干预措施。

发改委在会中表示,煤炭是重要基础能源,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目前价格涨幅已“完全脱离供求基本面”,而且临近采暖季,煤价仍呈进一步“非理性”上涨的趋势。发改委声称将运用一切必要手段,研究对煤炭价格进行干预的具体措施,要让煤价“回归合理区间”,让煤炭市场“回归理性”。

发改委计划强势干预煤价的消息一传出,中国各地动力煤、焦煤焦炭期货价格全部应声而跌。其中煤炭期货在当天夜盘交易中下挫8%,达到跌停板。

交投最活跃的明年1月郑州商品交易所动力煤期货价格,星期二日盘一度爆冲到创纪录的每吨1982元人民币(约合310.65美元),但是在发改委干预煤价的消息傍晚传出后,当天夜盘就跌到每吨1755.40元人民币(约合275美元)。

星期三,最活跃的大连焦煤合约和焦炭期货全都大跌9%。

煤炭期货价格暴跌8%标志着今年8月各地陆续传出缺电限电消息以来最大的跌幅,虽然今年以来的煤价涨幅仍然高达260%。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生产和消费国,全国将近60%的电厂都是靠煤炭发电。为了缓解从9月中开始的极端缺电难题,中国政府三令五申各煤矿全力提高产量,同时以放宽电价浮动上限来刺激电厂的发电积极性。但是中国政府星期一公布的数据显示,在经济摆脱疫情冲击,恢复强劲增长、对电力依赖和需求越来越大之时,政府最近宣布的促进煤炭生产、刺激发电的措施仍然缓不济急,不仅解决不了目前的电荒,而且可能使其进一步恶化。

发改委放话直接干预煤价,下达“限价令”,是中国政府管控脱缰煤价的最新措施。

发改委在星期二的座谈会上透露,将要求市场监管部门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坚持“零容忍”,严厉打击散播虚假信息、价格串通、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违法行为,其实维护煤炭市场秩序。

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一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上个月的煤炭产量为3.341亿吨,低于8月份的3.352亿吨,也比去年同期减少0.9%。

如果按天计算,中国9月份煤炭的平均日产量只有1114万吨,而中国能源管理局上星期宣布,中国目前的煤炭日产量已经增加到1120万吨。可是如果将这个数据与9月份的平均日产量数据相比,增幅并不大,显然也无法缓解中国市场上对煤炭如饥似渴的需求。

发改委在星期二发布的一项声明中表示,将推动煤炭企业以全部的产能生产,努力实现将煤炭的日产量扩大到至少1200万吨的目标。

发改委还要求郑州商品交易所紧盯煤价的上下波动,加强对煤价的监督,严厉打击投机行为。

路透社报道,中国政府放话干预煤价,并推动煤矿以全部产能生产,导致期货煤价应声而跌之后,国际油价也因为受到波及,星期三出现下滑现象。

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星期二上扬75美分之后,星期三下跌73美分或0.9%,跌至每桶84.35美元。11月美国西德州中级原油(WTI)期货价格下跌68美分或0.8%,跌至每桶82.28美元。而交易最活跃的12月西德州中级原油期货价格则下跌80美分,或1%,跌至每桶81.64美元。

路透社认为,在全球煤炭和天然气紧缩的背景下,石油市场总体上保持平稳,这促使人们转向柴油和燃料油发电。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苦难的中国
30 天 之前

山西血煤(博讯不知进行过多少次专题报道),煤价、电价,已经变成了大死局、大残局中不可收拾的闹剧 当年以GDP为纲,高唱一切为了解放生产力!一切为了发展生产力! 有了生产力就有了共产主义! 于是广东、浙江(习主政)疯狂引进外资,疯狂从国外进口大量机器设备,疯狂扫荡村庄,抢劫农民的世代耕作的土地建工厂厂房,改成所谓经济开发区,于是沿海省份工业用电量象火箭般直线上升,沿海省份电厂供电却跟不上,闹得广东、浙江的经济开发区天天停电,外商、民营企业老板怨声载道 —— 倒霉的是,煤炭属于战略性生产资料,这个战略性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只能是国家所有制,而倒霉的国家财政自64之后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状态,年年赤字,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来开发煤炭! 怎么办呢? 于是想到了引入私有化 引入民资,鼓励浙江资本去山西挖煤,同时又放开煤价。 于是,无数煤老板一夜暴富,用手撸着鼻涕,在美女的胸前乳罩上揩鼻涕,去东南亚豪赌一夜输一千万,吸毒,去北京买下几个小区的别墅! 去非洲打四头大象、六只长颈鹿,五只斑马 另一方面,无数农民工丧身小煤窟!(有农民工写下遗书后去小煤窑,最后果然遇上矿难丧生 这些,博讯都作过报道) 全盘重演了原始积累!——只是国安部的特务们,唱白脸的同志不愿看到血淋淋的原始积累罢了 当然,这一轮血煤原始积累中最大的受益方,还是李鹏的儿子

于是又只好整顿山西小煤窑 又宣布煤价、电价实行调控(说穿了,既要买稳定,买居民的幸福感,免得他们造反;又要让国有煤企、国家电网闷声发大财)

倒霉的是,“可防可控可治”的爱国肺炎发作后,货币发行量从160万亿飙升到220万亿(以上数字请自行百度),又要大搞贸易壁垒,
于是,煤价、电价开始陷入滚动性上涨!(煤价上涨,火电价也会上涨;生产煤,又需要电力,于是煤炭生产价格再次上涨,又带动火电价格上涨;如此循环。——于是,国家发改委宣布:要拿几万亿的中央补贴堵“苦难的中国”的嘴,保障居民的幸福感! 最后谁来买单呢?习匪禁评的姐姐?曾贼庆红的孙子女?还是唱白脸的同志?(谣传说:国安部副部长已经GON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