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0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无惧艰巨挑战 两流亡港青誓言推动全美持续关注香港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流亡在美的香港人权活动人士张昆阳与梁继平,无惧各项挑战、包括被亲中网民冷嘲热讽,继续为香港人的处境发声。

旅美香港人权活动人士张昆阳(左)与梁继平2021年10月19日在脸书上开直播(脸书视频截图)

流亡在美的香港人权活动人士张昆阳与梁继平,无惧各项挑战、包括被亲中网民冷嘲热讽,继续为香港人的处境发声。

他们在星期二(2021年10月19日)的首次脸书联合直播与网民互动中,还大谈了最近加入香港民主委员会(HKDC)后所肩负的使命,希望推动每一位在美国的香港人深入社区,讲解香港每况愈下的政治环境,让救助香港人的议题在美国社会中持续发酵受到关注。

香港人权活动人士张昆阳2019年9月17日在美国国会山作证(路透社)

带着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发言人的身份,张昆阳曾在2019年9月与现已身陷囹圄的香港众志前秘书长黄之锋、歌手何韵诗等人到美国国会作证,讲述当时香港街上警暴的情况。两年后,他担任了香港民主委员会的顾问职位,孤身一人再次来到美国国会出席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hina Commission) 所举办的听证会继续为港人发声,希望推动落实更多保护港人的法案。他在随后与HKDC新任执行总监梁继平在脸书上的现场网上活动交流中坦言,这次是百感交集。

张昆阳说:“但今次来到这里,只有我独个儿。现在黄之锋正在服刑,何韵诗也在坐牢的边沿。整个时势也不同了,变得很复杂;但同一时间,我想我也有一个更加大的责任感,我相信这不仅在我身上,在HKDC的同仁,包括所有在海外的香港人,大家对于所需要做的事都多了一份责任感。”

游说国会尽快通过帮助港人的法案

张昆阳代表香港民主委员会出席这次听证会的主要目的,包括游说国会希望尽快落实通过两条相关保护香港人的法案。第一条名为 “The 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译作“香港避风港政策”法案。这项法案独特之处在于,即使现正身处香港的香港人,在面对紧急政治迫害时,不需要亲临美国,可以在香港境内、或在第三方国家,向美国提出申请难民资格,获批后便能够合法地进入美国。

另外一条名叫“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 -“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案”则惠及现正身处美国的香港人,提供给予暂时的保护资格,帮助他们寻找工作。

梁继平:出席听证会是想重燃游说动力

HKDC新任执行总监梁继平承认,推动通过惠及港人法案从来不易,也不是在镁光灯下与议员拍照便可快速成事;相反,自香港反修例社会运动以来,各界携手向美国政界参与对话,才促使了早前通过了相关的制裁法案。

梁继平说:“所谓香港在美国的游说历史,从来都不是一个一次性的行动去促成整个立法。这其实是一个持续、跨世代,不断建立与政府官员的沟通。香港人在本地的抗争,去了美国我们能够进入政治文化进行对话,这是一个很长远的过程。每一条法案的成功,其实都是需要很多人携手协力去推动。所以,这次的听证会是想重燃这动力。”

《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早于去年12月18日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尝试闯关,但法案在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提出反对后,正式宣告通关失败。不过,克鲁兹参议员当时解释反对的理由是,这项立法是民主党人试图“推进他们企图改变美国移民法的长期目标”,并声称放宽的移民标准将有可能成为漏洞,让北京方面将有机会将间谍渗透进美国。有关法案未能获得通过曾一度使关心保护香港抗争者的人士感到沮丧。

政治庇护程序复杂 不会轻易蒙混过关

梁继平广为人知的一幕,算是2019年7月1日跟随示威者占领香港立法会议事厅时,不顾安危,除下面罩展露面容,发表占领宣言。他在这次脸书直播中反驳了克鲁兹参议员有关间谍渗透的担忧。梁继平认为,美国有着仔细的难民审核政策,即使他个人薄有知名度,也不会得到特别快速的处理。梁继平说,他个人的遭遇佐证了间谍也不会轻易蒙混过关,成功欺骗美国政府取得移民身份。

他说:“其实大家观众不要以为政治庇护程序是很容易,很简单,甚至外界认为我们(与张昆阳两人)有些知名度,就可以疏通很快地通过。其实是非常的严谨,包括了我自己,我递交了表格后,等了一年的时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表格内巨细无遗地要列出过去的政治参与政治信念,还要提供证据、实质的迫害,需要进入移民局内让一位官员去审问,去印证资料的真伪。”

谈及香港民主委员会在未来的工作时,粱继平说会筹划与其他香港人的组织,包括“Stand with Hong Kong” 以及”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等组织,呼吁所有在美国的香港人,一起向自己所在选区的参众议员,亲自呼吁他们支持未来的相关香港法案,哪怕是简单一句多谢与一个电邮,都能集腋成裘,事半功倍。

呼吁在美港人融入社区 乐观期盼香港重光的一天

至于如何协助目前已经在美的流亡港人,张昆阳与粱继平俩人均认为,目前一些散落在美国各地的香港流亡年青人只有18、19岁,亟待生活上的支援。尽管各地确实有一些规模较小的港人团体施予援手,但若能将一些国内知名度与规模较大的组织联系,共同对这些“手足”给予帮助,相信能协助他们尽早融入社区。

粱继平面对未来,仍是期盼着光明的一天终会来临,哪怕是数十年后。

他最后说:“特别我觉得(20)19年运动最精彩的就是没有大台,只有一般的香港人。每一个香港人,其实都是一个主体,参与政治,我们很受公民社会底蕴影响,让我们来到美国以后也觉得,不会想如何独大;而是如何求同存异,可以团结香港人在美国的声音,可以一起进行倡议游说工作。因为(20)19年运动建立了最大的资产,就是建立了香港人的团结。如果我们能够保持这运动资产,将这脉络、记忆承传于美国的工作,我想这可以支撑我们几十年,不会陷入分裂、内斗局面。”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