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0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两名迈克尔从中国获释,但另一名加拿大人则没那么幸运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作为中国的维吾尔难民,侯赛因·杰利尔是一名入籍加拿大公民,于2006 年 3 月 23 日在前往乌兹别克斯坦探望他在该国的妻子家人时被乌兹别克斯坦当局逮捕,并于当年晚些时候被送往中国。

杰利尔在加拿大抱着他的大儿子,日期不详。照片由卡米拉·塔伦迪巴耶娃提供。

在过去的 15 年半里,卡米拉·塔伦迪巴耶娃 (Kamila Talendibaeva) 一直渴望听到并在等待她被关押在中国的加拿大丈夫的声音和消息。

上个月,当她看到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关于两名加拿大男子迈克尔·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从中国监狱获释的推文时,她和她的四个儿子为“两个迈克尔”与家人团聚感到高兴。[[ https://twitter.com/JustinTrudeau/status/1441597071618945031 ]]

“我衷心希望加拿大政府现在将注意力集中在我丈夫侯赛因·杰利尔的案子上,并尽一切努力实现他的自由并将他送回加拿大。” 塔伦迪巴耶娃告诉美国之音。

据塔伦迪巴耶娃说,侯赛因·杰利尔是一名入籍加拿大的维吾尔人,是四个加拿大儿子的父亲,于2006 年 3 月 23 日在前往乌兹别克斯坦探望他在该国的妻子(塔伦迪巴耶娃)家人时被乌兹别克斯坦当局逮捕,并于当年晚些时候被送往中国。

塔伦迪巴耶娃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伯灵顿的住所对美国之音说,“2006 年 3 月上旬,我的三个孩子,侯赛因和怀孕的我持加拿大护照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并持有 20 天的签证。”

根据杰利尔的家庭律师克里斯麦克劳德(Chris Mcleod)的说法,侯赛因·杰利尔于 1990 年代中期离开中国前往乌兹别克斯坦,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的乌兹别克妻子 卡米拉·塔伦迪巴耶娃并于 1999 年结婚,后来到土耳其,在那里他成为联合国难民署的难民,于 2001 年来到加拿大。

“他在中国期间一直在宣传维吾尔语、文化和信仰,”麦克劳德告诉美国之音。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网站,侯赛因·杰利尔因支持维吾尔人的宗教和政治权利而入狱后逃离中国。联合国承认他是难民。 [[ https://www.amnesty.ca/huseyin-celil/ ]]

“中国当局指控侯赛因与他支持维吾尔人权利的活动有关,”国际特赦组织表示。 “侯赛因大部分时间都被单独监禁。他缺乏健康食品,身体状况不佳。”

据他的妻子说,中国在秘密审判中判处他无期徒刑,后来改判为 20 年徒刑。

据麦克劳德称,杰利尔和他的妻子在 2005 年左右获得了加拿大公民身份。

“在这个过程中,他打电话给[中国]大使馆并告诉他们,放弃了他的中国公民身份,”麦克劳德说。 “在加拿大期间,他直言不讳地支持中国的维吾尔人,并对虐待表示担忧。”

麦克劳德说,在乌兹别克斯坦,他们的一个孩子生病了,他们不得不续签乌兹别克斯坦签证,在续签的过程中,他们被中国政府盯上了,并向乌兹别克斯坦发出了红色通知或警报。

“当乌兹别克斯坦试图决定如何处置他时,他被拘留了大约 90 天,”麦克劳德说。 “加拿大没有应有的警惕。最终在 2006 年 6 月或 7 月的某个时候,侯赛因被接走并运回中国。”

在杰利尔被捕后,乌兹别克斯坦当局从未允许 塔伦迪巴耶娃见她的丈夫。

“我访问了加拿大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在那之后,我没有听到他们的任何消息,”塔伦迪巴耶娃说。 “他们的不作为也是当时我丈夫被乌兹别克斯坦秘密交给中国的一个原因。”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言人帕特里夏·斯金纳 (Patricia Skinner) 表示,杰利尔先生的持续拘留令人深感担忧,加拿大将继续与中国接触以核实他的健康状况。

“虽然中国政府拒绝承认塞利尔先生的加拿大公民身份,但加拿大官员继续向中国高级官员提出他的案子,并要求领事访问,”斯金纳告诉美国之音。

据 2012 年至 2016 年担任加拿大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的盖伊·圣雅克称,哈珀总理和特鲁多总理分别在 2014 年和 2016 年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期间向中国领导人提出了杰利尔的案子。

“每次,加拿大都按照双边领事协议的要求领事访问,” 圣雅克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美国之音。“我还亲自向中国官员提出过他的案子,包括在访问新疆期间;在喀什噶尔,我还与杰利尔先生的家人会面,讨论他的案子,听取他们的意见。”

据圣雅克说,中国官员一直声称杰利尔是中国人,他们不承认他的加拿大公民身份。

“杰利尔是在国外被绑架的,他显然没有被问到他是否想用他的加拿大护照进入中国,这将保证领事访问,” 圣雅克说。“我记得告诉中国人,这不是由他们决定的,对我们来说,他显然是加拿大公民。”

根据圣雅克的说法,孟晚舟同意延期起诉协议后返回中国,两名迈克尔才获得释放,只要孟晚舟还在加拿大,加拿大就不可能确保两名迈克尔的获释。

“他们的案件也是人质外交的一个例子,因为他们是为报复加拿大应美国当局的要求逮捕孟晚舟而被捕的,”圣雅克说。

据国际特赦组织杰利尔行动网络协调员威尔夫·鲁兰(Wilf Ruland)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曾希望加拿大政府将杰利尔先生包括在这笔交易中,但我们希望他们从最近的成功中吸取教训,并为杰利尔先生做同样的事。“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复美国之音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就杰利尔案件发表评论的请求。

据在过去 15 年半中独自抚养四个儿子的塔伦迪巴耶娃说,为了让她的丈夫获释,加拿大应该并且可以与中国达成协议。

“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从中国带回任何人,但问题是他们想不想带一个有四个加拿大儿子的父亲和一个加拿大人的丈夫,”她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