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0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齐扎拉调任北京再一次证明温和派在西藏官场无一席之地

滚动 中国大陆

作为新闻自由禁区的西藏,其高层权力斗争内幕,他们还是不了解,因此缺乏以华语写成的准确的政坛分析文章,反而是一些西方藏学家有比较可靠的资料。西藏政坛和权力斗争的分析研究,是海外中共政坛分析领域的一个空白。

据挪威西藏之声电台报道,近日,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齐扎拉毫无预兆地被中共中央调往北京全人大领导层,尚未分配职务。笔者以前读曾经的香港和台湾出版的中国政坛内幕书刊时,发现尽管欧美,台湾,有许多的“中国观察人士”。但是 作为新闻自由禁区的西藏,其高层权力斗争内幕,他们还是不了解,因此缺乏以华语写成的准确的政坛分析文章,反而是一些西方藏学家有比较可靠的资料。西藏政坛和权力斗争的分析研究,是海外中共政坛分析领域的一个空白。希望笔者这篇文章能填补这个空白。

笔者看到消息后,长叹一声———西藏自治区藏人干部的温和派又走了!

不过,笔者并不感到意外,人人皆知的事实是,藏人在西藏自治区没有实权,西藏的官场权力斗争就是比赛谁更“左”。心中装着藏族人民的干部被西藏半军事统制机关中的文革余孽逼迫走人,某些惠民政策执行不下去人走茶凉,这是西藏现代历史上的常事。不必说大家都知道的平措汪杰先生,以被国际藏学界誉为“现代西藏历史上文化水平最高的藏族干部”,毕业于复旦大学的原西藏自治区区委副书记丹增先生为例,由于他倡导藏语言的保护传承和教育事业,2001年,西藏自治区强硬派把他调至中国作协,丹增的离去,强硬派拔除了他们的眼中钉。

2020世界大疫之年,当西藏恢复生产生活后不久。笔者便从一些可靠情报来源,研判出西藏自治区高层权力斗争正在白热化倾向。包括新一轮宗教镇压,某些程度上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情形。齐扎拉的离开,也证明了笔者的判断没有错。

齐扎拉,原云南藏区中甸(今香格里拉)出身。齐扎拉在云南藏区工作期间,就是一位心中装着藏人的干部,他在允许的范围之内,调节着藏人和中共当局的民族矛盾,迪庆地区相对尊重群众的宗教信仰,比其他藏区来说,迪庆地区的民族工作和社会治理水平是相对成功的。外面很少听到迪庆地区的藏人示威抗议的信息。迪庆在民族工作上另一个亮点之处在于,2008年3月藏区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流血冲突事件中,只有迪庆,没有受到波及。笔者所知,迪庆当地,无论僧俗都没有上街。这些都和齐扎拉处理得当和迪庆长年坚持落实民族宗教政策,依法处理民族问题和保障少数民族的合法权益,有一定的关系。迪庆在中共的统治下民族关系相对和谐,经验和成果都是可贵的,笔者希望中共能够去迪庆调研民族团结进步工作,为藏区社会平安和谐,民族团结事业提供一份宝贵经验。

齐扎拉的离去,再一次证明了心系人民的藏人干部在西藏自治区最后必然被排挤的命运,希望齐扎拉先生离开那恶臭的氛围,在中共中央为境内藏人同胞的福祉多做点贡献。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