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0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长沙“富能”案官派律师态度恶劣 家属批官派制度是法治毒瘤

滚动 不平则鸣

程渊家人联络涉案官派律师时,更被对方斥责。程渊的妻子施明磊批评官派律师参与剥夺当事人和家属权利,是法治的毒瘤。

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声援湖南长沙公益组织“富能”

湖南长沙公益组织“富能”案的家属表示,案件7月秘密判决至今,都无法取得判决书,没有能够为家人提出上诉。程渊家人联络涉案官派律师时,更被对方斥责。程渊的妻子施明磊批评官派律师参与剥夺当事人和家属权利,是法治的毒瘤。

湖南长沙公益组织“富能”案,三名被捕者程渊、刘大志和吴葛健雄,在7月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秘密审判,案中被判监禁的两名被告程渊和吴葛健雄,已分别移送到监狱服刑,但家属至今仍未能取得案件的判决书,为当事人提出上诉。

家属向官派律师索取判决书,对方称:你打一百次也没用

程渊姐姐周一(10月18日)曾致电负责案件的其中一名官派律师王翔,要求索取案件的判决书不成功,反被对方斥责。

王翔:“判决书呀!这个东西(律师事务)所内谁都没有,你也不用一遍一遍打电话,你打100次都无用,这个事情你心里不清楚吗?你知道你打电话打到谁吗?你打的是全国律协的副会长,我不是吓你,是告诉你是没用,是没有结果,我不接你电话!”

程渊的太太施明磊对本台表示,丈夫因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成被判监禁5年,已转移至监狱服刑后,程渊曾于本月初致电联络在大陆的家人,但通话时间只有3分钟,当家属问及他的近况时,对话就被中断。

施明磊表示,家属不仅无法按法律要求,与程渊会面,她批评,官派律师拒绝交出判决书,如同主动剥夺当事人和家属的权利,形容官派律师是法律制度的毒瘤。

施明磊:“因为这宗案件从头到尾都是暗箱操作,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不知道他被判五年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所以我们想要判决书,也是因为要上诉,没有判决书就无法上诉。官派律师造成我们合法的律师代表完全无法介入案件,他们已成为法治的毒瘤。”

家属:涉案官派律师在港澳设公司,忧做法会扩展其他地方

施明磊表示,从不同渠道得知涉案官派律师有多名,其中一人已于港澳设立律师事务所,质疑当局是否要将官派律师的做法,扩展到其他地方。

施明磊:“参与偷走程渊辩护权的是湖南省律协的会长,他还与香港和澳门的律师楼成立联营律师楼,他们在中国这样子办案件,做官派律师让当事人的权利,完全被剥夺,他成立这个联营公司是否要将官派律师的模式,推广到全世界呢?作为家属,我们有必要曝光他们。”

施明磊表示,计划正式向湖南的司法部门投诉,要官派律师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吴有水:投诉有利官派律师得到更多荣誉

同案另一名被告吴葛健雄的父亲吴有水表示,他在案件判决后,曾尝试与涉案的官派律师联络,索取判决书,但对方找不同的理由拒绝,至今都未能成功。

他表示,也曾将官派律师的身份以及与对方的对话内容曝光,但都是无助于为儿子维权。他认为,官派律师是按照更高层人士指示行事,投诉官派律师反而对他们有利,让他们赚取额外荣誉。

吴有水:“投诉这个事情我是不会去的,官派律师都是按照你要投诉的这些部门或者是比他们更有权力部门人员的安排,这样的投诉毫无意义,因为这些官派律师的是非观念与我们正常人是颠倒,我们认为很羞耻的事情,他们会觉得很光荣,(将事情)公布出来后有关部门也会认为他们顶住什么的压力,更有利他们得到各种各样的荣誉。”

本身是维权律师的吴有水表示,儿子被判刑后,曾收过培训中心的书面通知,容许他写信给儿子,但没有回覆,上星期收到监狱电话通知,得知儿子已由培训中心被转到监狱服刑,担心官方至今都不安排儿子致电回家,反映他的情况比程渊更差。

他表示,当局以疫情为由,不容许家属会见,认为这只是官方的藉口,证明儿子和程渊是被当局特别看待的人士。他虽然不作投诉,但会继续争取与儿子会见的权利。

记者:郑日尧、吴熙儒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