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0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风土人情 – 法国老师帕蒂斩首事件一周年后 争议仍在

滚动 国际

2020年10月16日下午,历史和地理教师塞缪尔-帕蒂(Samuel Paty)在巴黎远郊Yvelines学校附近被一名激进的车臣青年难民阿卜杜拉赫-安佐罗夫(Abdoullakh Anzorov)刺伤,然后被斩首,凶手不久后被警方击毙。一年后,法国继15日全国学校举行仪式纪念帕蒂,16日举行多个纪念匾牌与塑像揭幕仪式。当天下午,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在总统府会见帕蒂的遗属。不过,法国纪念帕蒂遇害,并没有得到一致理解与支持。甚至还有100多起学校学生等抵制悼念帕蒂活动的事件发生。

Les gens se pressent devant une fresque réalisée à Éragny-sur-Oise en hommage à l’enseignant Samuel Paty, et inaugurée le 16 octobre 2021.

「制造出骇人怪物的他们,后悔了吗?」这篇写于事件发生后的专栏文,最后只更新到事发一周后的进度。可文中所提到的「女学生X的造假疑云」,在事发几周内就已由法国检警与校方,私下透露给《巴黎人报》与《世界报》等大型媒体,但真正的「说谎自白」,其实一直要等到半年过后,才于今年3月由法国检方正式说明。

根据女学生X的爸爸——也就是全案最主要的重罪被告Brahim Chinina——的法庭辩词,自己之所以失控发起对Paty老师的「网络霸凌令」,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少女X」告状说Paty老师在课堂上展示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的淫秽裸体漫画,并要感到不舒服的学生「自己离开教室」,事后还对当场不服抗辩的自己女儿发出纪律处份,因此自己才会愤怒作出让社会失控的网络煽动影片。

但在检警的交叉审问下,作为案发主角的少女X,已承认自己「从头到尾都在说谎」。可是为什么少女X要说谎陷害老师、又或者为什么要对这种事情说谎?在检警突破当事人心防后,少女X也痛苦地承认:「因为自己怕被骂。」

至此的上述内容,都符合当时《巴黎人报》的曝光独家。但在检方3月发表的信息里,少女X却更带出了另一个悲剧角色——他之所以说谎、怕被骂,是因为少女X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他们在同一所中学就读,但姐姐的学业成绩、师生人缘却都非常出色,是品学兼优的模范生。但明明都是双胞胎姊妹,自己却总是被爸爸痛骂「比不上姐姐」,不知不觉之中,自己也就在责骂中更加落队,「然后我就更不敢讲,更想逃避一切,更不想让爸爸知道我为什么被学校停学惩戒的『真正原因』。」

但爸爸真的是「完全被骗」的吗?随着事情的一发不可收拾,实际上的他又是被骗到什么时候?此点也是后续审判持续确认中的重点。因为在检方所提供的证据里,其实也包括了少女X当时被停学惩处的家长通知书回函,文件上签字确认的就是Chinina家的夫人。换句话说,少女X的妈妈可能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的女儿当天根本没有去上课的谎言真相。

事发一年后,被检方指控「共谋恐怖攻击罪」的Brahim Chinina,仍然被收押在看守所里,他的主要辩护主张,就是「自己是被自己的女儿给陷害欺骗」;当时在停学回条上签字的妈妈,则与牢里的爸爸分居;事发时还未成年的少女X,则被另外安置收容,但作为事发关键的他,目前只有「伪证罪」等待轻判发落;而从头到尾都是局外人的双胞胎姐姐,则自此永久性的家庭破碎。

与此同时,当年配合爸爸发起公审的地方清真寺与网络宣教士,在案发之后也遭到了逮捕或「社会清洗」。地方的清真寺当时被法国内政部长强制关闭,并勒令参与煽动霸凌的清真寺教长与法国穆斯林教士协回的高层全部「请辞改组」。一直到2021年4月,才在完成全案清洗后获准重新开放;但同一时间,法国政府也强势通过了〈反分离主义法〉,对任何抵触法国政教分离原则、公开反对「共和国价值」的主张者,可施以4万5,000欧元的罚金或3年有期徒刑。

至于当时协助「恐怖份子」Abdouallakh Anzorov,为何没看过老师却能在校门口「指认Paty」的疑云,后来检方也证实是「少女X的5个同校男同学」被凶手以350块欧元的代价,买通成为把风报马仔。但除了带头老大独吞150块欧元,其余人只到拿50块欧元,但他们5人目前全都和Brahim Chinina一样,全员都被列为「恐怖攻击共谋者」等待大审判罪。

而那些同课堂、同老师、同校的其他学生们,后来又怎么样了?在老师死后的12个月里,许多孩子都出现了严重的创伤症候群——他们有人是当场看到老师被斩首、有人是事后在校园群组里看到其他同学乱传的断头画面——再加上后来漫长的COVID-19停课封城,这365天的故事确实让很多孩子痛苦不已。

虽然许多毕业的校友、地方青年、与其他学校的老师家长,都希望在10月16日的Paty老师忌日里,以「为教育牺牲的烈士老师」之姿,来为Paty老师立碑或铜像,甚至有不少校友与市民发起联署倡议,希望把出事的学校改名为「Samuel Paty中学」,因为「我们不能一直活在伤痛里!社会不能一直屈服伤痛,而更该荣耀纪念那位因教育下一代而奉献生命的英雄。」

但相关的倡议却引发了校友与现届学生家长们之间的磨擦对立,毕竟包括校方与许多当事人在内,很多人至今都无法处理心里的悲剧伤口与创痛,各种大张旗鼓、荣耀英雄的追悼活动,只会重新挖开这一个个学生与他们家庭里的记忆悲痛与恐惧,「老师现在被我们放进了回忆的铁盒里,我们以后会一直记得他教给我们的事……我真的会想念他,只是不是现在。」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