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0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脸书前华裔员工张学菲:我为什么成为吹哨人

滚动 国际

脸书(Facebook)公司前华裔员工张学菲(Sophie Zhang)星期一(10月18日)通过视频就脸书和如何遏制虚假信息并保障网络安全等问题在英国议会作证。她认为,这家全球社交媒体巨头未能及时有效遏制美国以外一些国家存在的滥用平台和散播虚假信息的情况。脸书否认这些指称,表示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都积极应对相关问题。

资料照:位于脸书总部的点赞标识。(2020年4月)

最近,脸书(Facebook)公司的吹哨人、前产品经理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成为新闻人物。她将数万份脸书内部文件交给美国证监会和媒体,并到美国参议院作证。在豪根频频在媒体曝光之际,几个月前就曾披露脸书内幕的另一位吹哨人、前华裔员工张学菲(Sophie Zhang)也再次受到外界关注。

人们的焦点往往集中在美欧社交媒体环境中流传的虚假信息问题,但是,星期一(10月18日)通过视频在英国议会作证的张学菲说,全球社交媒体巨头脸书未能及时有效遏制西方以外一些国家存在的滥用平台和散播虚假信息的情况。

脸书否认这些指称,表示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都积极应对相关问题。

利用虚假互动操纵舆论

“脸书所面对的独裁者和威权政府利用平台、违反规则以误导民众的问题是超过国界的。”张学菲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这个问题只有在人们知道之后,才能得到解决。”

张学菲2018年入职脸书,职位是数据科学家(data scientist),去年8月被公司以绩效不佳为由解雇。离职前,她在公司内部论坛发布了一篇长达七千字的备忘录,列举阿塞拜疆和洪都拉斯等国的政治领导人和政治组织如何利用脸书平台操纵公共舆论和选民,并称公司对处理这些问题漠不关心或行动迟缓。

这封备忘录的部分内容去年曾被美国网络媒体Buzzfeed曝光过,今年4月,英国《卫报》更详尽地报道了张学菲在备忘录中所披露的问题。

张学菲(Sophie Zhang)接受美国之音Skype采访视频截图。

张学菲在脸书的工作是识别虚假账号和虚假互动(fake engagement)。虚假互动就是利用假账号点赞或评论,或者网络水军这种不反映真实网络互动情况的行为,这种行为不仅会扭曲外界对一则内容或一个账号受欢迎程度的观感,也能够影响该内容或账号在脸书内容推送算法中的表现。

张学菲说,虚假的互动交流很多出现在一般大众领域,看起来受到商业利益驱使,比如普通个人用户、商家和品牌为增加知名度和影响力而使用这些手段,但她也发现这些行为发生在政治领域,尤其是美国以外的发展中国家。

她对美国之音说:“问题本质上是对那些更重要的人会有例外。你不得在脸书上弄假账号,但是当我们发现与一个国家政府有关联的假账号时,对于是否移除这个假账号,突然就会有很多犹豫。”

她在离职备忘录中举例说,她发现阿塞拜疆执政党利用水军大规模骚扰反对党并向管理层汇报了该问题,但是脸书在她反映一年之后才展开调查。她说,如果相关问题被媒体报道,或引发外界关注,或会被曝光造成影响,将会获得较高的优先重视级别。

脸书反驳相关指称。脸书一位发言人在给美国之音的回复中说,公司在平台安全方面已投入130亿美元,并有1万5千人在世界20个地区审核50种不同语言的内容。

这位发言人说:“我们自2017年以来已经移除了150多个试图操纵公共辩论的网络,这些网络源自50多个国家,大部分来自或集中在美国之外的地方。我们的记录显示,我们以在美国适用的同样力度打击国外的滥用行为。”

张学菲认为脸书并没有回应具体的问题,也就是为什么没有及时有效地处理其他国家滥用平台的问题。她说,在脸书针对洪都拉斯的虚假行为采取行动后,宣传洪都拉斯总统埃尔南德斯的假账号活动不久之后又卷土重来。

个人经历

对于张学菲来说,她之所以如此关注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与她的个人经历有关。

她1991年出生在密歇根州安娜堡,父母是来自中国的知识分子移民。虽然学业优异,但是她对自己童年也充满了悲伤的回忆。她说,自己的跨性别身份让她有过痛心的经历,而她觉得,应该关心和保护她的人并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她说:“我想要说的是,和很多人一样,我个人经历过权力和责任的漏洞。我想很多人可以理解这样的经历,一个问题本应由别人负起职责,人们本应从中得到保护,但是却没有。”

她说,正因为这些经历,她从小就立下诺言,“假如我处在行使权力的位置,我将尽我所能阻止这种事情发生,这也是我为什么如此努力想要让洪都拉斯和阿塞拜疆的人民避免遭遇同样的漏洞。”

张学菲在备忘录里说,当她看到她没有就虚假网络行为采取优先行动的地区发生了社会动荡,常常会觉得自己对此负有责任。她认为,公司倾向聚焦于构成公共关系风险的全球活动,倾向于优先关注欧美地区。

张学菲对美国之音说,成为吹哨人是她最后的选择,她一直相信问题更容易从内部解决,为此她放弃了公司提供的6.4万美元的离职补贴,以便能够在离职时向同事陈述她发现的种种问题,希望促成一些改变。

“只是在一切都失败之后我才站出来公之于众。”她说,“脸书是一家公司,是为了盈利的,其目标是赚钱而不是解决现实问题。所以最终,只有当人们首先知道问题的存在,这个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公开自己的身份、披露公司内幕、指控大公司,意味着向来内向的张学菲将会面临外界更多的审视,不过张学菲说,她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张学菲说:“相比中国等国家,在美国,对吹哨人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和支持。这里显然也不是俄罗斯,我不是太担心美国公民会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遭到谋杀。”

脸书与中国

过去几年来,脸书曾多次披露移除了大量来自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假账号网络,这些账号主要发布支持或宣扬中国政府利益主张的信息。2019年,脸书还曾起诉四家中国公司和三名个人,指控他们在网上通过出售虚假账号、虚假粉丝和虚假点赞牟利,侵犯脸书商标、违反用户协议。今年3月,脸书表示,中国的骇客利用虚假的脸书账号和欺诈式网站,对中国境内外的维吾尔人使用的电脑和智能手机发动复杂的秘密行动,重点瞄准维吾尔活动人士、记者和异议人士。

张学菲表示,她在工作中没有太多接触与中国有关的虚假信息行动,不过她给美国之音举例说,中国官媒脸书账号的粉丝中,很多都是假粉丝。

她以人民网澳大利亚版的脸书账号为例说,账号显示有90多万粉丝,相当于澳大利亚人口的4%左右,“但是你看一看这些post(帖子),只有7个人点赞,这个好一点,有12个人”。

“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人民网澳大利亚版有90万粉丝,(但是)大部分都是假的。假的粉丝没有任何真的动静。”她用中文对美国之音说,这都是花钱买来的僵尸粉,“事实上只是在浪费中国纳税人的钱”,也许只是为政绩好看,并没有任何作用。

她指出,对于这些不活跃的假粉丝,由于账号服务器大多隐藏在小的国家,脸书通常不太容易采取行动。

但她认为,如果脸书发现与中国有关的虚假信息行为,会很快展开调查,但是是否采取行动可能会有政治考虑,“取决于中国政府威胁的程度”。她说,虽然脸书在中国被封,但是很多中国企业在脸书上打广告,而且这部分收益占脸书广告收入的比重还非常可观。

美国媒体《连线中国》(The Wire China)今年早些时候的一篇报道也指出,尽管脸书在中国没有直接业务,但通过广告代理,每年在中国的广告营收达数十亿美元,广告来源不仅有中国企业,也有中国政府机构和官方媒体。

脸书共同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几年前曾努力向中国领导人示好,不过这并没有换取北京向脸书打开防火长城。从2018年开始,脸书高管开始公开批评中国政府侵犯隐私和审查言论。扎克伯格还在2019年10月的一次演说中警告中国正在输出其互联网管理模式。

他说:“直到最近,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都在使用拥有言论自由价值观的美国互联网平台。我们无法保证我们的价值观会在这场较量中胜出。”

张学菲星期一在英国议会作证,谈到了脸书和如何遏制虚假信息并保障网络安全等问题。她说,她希望也能到美国国会作证。她还表示向美国一个执法机构提供了一些详细文件,但是她拒绝透露更多信息。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