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0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报纸摘要 – 世界对中国集装箱难以置信的依赖性

滚动 国际

10月18号周一法国全国性发行的报纸头版焦点各有侧重。《费加罗报》关注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塞纳河边为1961年10月17号惨案五十周年献花哀悼引发的争论。《解放报》聚焦欧盟面对成员国主权与欧盟法律权利谁更大的争论引发的困境。《天主教》十字架报关注巴西即将公布的有关其总统博索纳罗对新冠疫情灾难性的应对政策,他甚至有可能被指控犯下“反人类罪”。

法国报纸摘要

全球贸易遭遇大塞车 原因是缺集装箱

在经济类报纸《回声报》今天头版大标题为:全球贸易遭遇大塞车。原因是全球经济复苏之际,全球海运不仅集装箱短缺,而且港口也爆满拥堵。在报纸内页相关系列的报道中有一篇题为“世界对中国集装箱的难以置信的依赖性”。文章指出,全球集装箱行业严重依赖中国,几乎所有的集装箱“盒子“都由中国制造。全球货物运输极其依赖中国制造商:中国生产了世界上96%以上的干货集装箱,100%的世界冷藏集装箱和90%以上的罐式集装箱。而这种依赖性从来都是一个特别的问题。而集装箱短缺是影响海上货物运输和全球供应链的主要瓶颈之一。

目前市场需求量最大40英尺集装箱的购买价格今年在春季超过了6500美元,比一年前翻了一番,达到了1998年以来的高点。冷藏箱和罐式集装箱的价格也呈上升趋势。”世界领先的罐式集装箱租赁公司Eurotainer的亚洲区负责人指出:”在一年内,罐式集装箱的购买价格已经从13000美元上升到21000美元。国际航运研究及咨询机构德鲁里公司的分析师约翰-福西在8月份发表的一份说明中也指出:”由于航运公司和出租人寻求补充他们的船队,导致对新集装箱的需求不断增加,推动了价格。但投入成本的上升,特别是科腾钢和地板的投入成本的上升,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文章点出了问题,指出为了应对集装箱的短缺,中国当局已要求国内制造商增加生产。

根据德鲁里公司的数据,今年前六个月,中国干箱产量同比猛增235%,达到300万个20英尺当量单位。”制造商的订单已满,交货时间越来越长。在此利用强劲的需求的推动下,集装箱制造商中集集团在今年上半年的制造业务中实现了43.9亿元人民币(6亿欧元)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739%!德鲁里公司预计,20英尺当量单位的年产量将增加67%。一旦大流行病结束,存在着供过于求的风险。

比起集装箱的整体短缺,还有空箱的分配不畅–美国港口拥挤,但中国码头缺乏–导致了海上货运的中断。这无疑是一个需要时间来纠正的现象。

中国经济对亚洲国家货币的影响

《回声报》的另一篇文章关注亚洲货币,文章指出,由于北京对亚洲经济和货币有重要影响。恒大危机导致中国经济放缓的前景引发亚洲货币疲软的担心。

全球经济危机同步打击了所有国家。但经济复苏的国家要少得多,中国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中国在疫苗接种方面的进展也比许多新兴国家快得多,特别是在亚洲国家,这种活力也反映在中国货币的表现上。今年以来,人民币对所有货币(亚洲、美国、欧元区)都有所上涨,反映出经济增长的差异,这显然对其有利。它正在吸引外国投资和投资组合流向中国。它获得的资金流量将超过所有其他亚洲国家的总和。

但文章指出,这种吸引力将有所下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中国的增长预计将从2021年的8%下降到明年的5.6%。预计2022年印度的增长速度将更快(8.5%),中国将被其他亚洲国家的5.8%)超越。由于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的困境和天然气价格飙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从8.4%修改为8%。

由于中国货币政策的相互依存,中国经济增长的下滑将对整个亚洲产生影响。虽然绝大多数拉美和中欧国家都在加息,有时甚至是相当大幅度的加息,但亚洲对与中国增长有关的风险更加谨慎,这应该会对该地区的货币造成惩罚。

阿尔及利亚:马克龙面对历史记忆的陷阱

《费加罗报》头版头条标题为,阿尔及利亚战争,马克龙面对历史记忆的陷阱。回溯历史,五十年前的1961年10月17日,阿尔及利亚战争尚未结束,国内局势极为紧张,巴黎地区的几万名阿尔及利亚人走向巴黎游行,抗议实行宵禁。尽管当局禁止示威,但游行队伍还是出发了。时任省长莫里斯-帕蓬(Maurice Papon)随后让警察自由逮捕他们。当天的死亡人数目前尚无确切的数据。但一些尸体从示威者为到达首都而经过的桥梁被扔进塞纳河。马克龙上周六就是到了这个地方,在受害者家属和后人陪同下,献花并默哀,虽然他当时并没有发表讲话。但在随后爱丽舍宫发出的生命中明确指出,”那晚在莫里斯-帕蓬领导下犯下的罪行对共和国是不可原谅的,”他也申明 “法国清醒地看待其所有历史,并认识到明确规定的责任”。《费加罗报》指出,这一举措是他一长串的历史纪念项目的一部分,马克龙希望使他的五年任期成为重建与阿尔及尔的关系的任期,如果不是安抚,至少是正常化。在目前法阿两国关系非常紧绷之际,他这样做能否达到目的?文章认为,马克龙离目标仍然很远。阿尔及尔对法国总统的做法有距离感,甚至是蔑视。马克龙在此问题上面临着阿尔及利亚人和境内阿裔后代的双重挑战。

与此同时,对总统的这种做法,法国政坛分歧严重,左派认为他对历史反省还做的不够,右派和极右则认为他太过了。文章最后指出,很明显,各方都已经借机进入了明年四月份举行的总统大选的预热赛了。与经济和社会问题成为主要区分因素的2017年相反,身份和移民问题这次将在明年总统大选选战中占据特殊的地位。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