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0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709大抓捕」维权律师家属:参选北京区人大代表

滚动 中国大陆

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称,孩子被学校赶出丶办护照遭拒,想找人大代表反映却找不到,因此「想做一个让别人找得到的人大代表」。

(德国之声中文网)「709大抓捕」的两名维权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及李文足、维权人士野靖环等共14人日前共同发表宣言称,将参选11月举行的北京市区县人大代表选举。

这14名维权人士10月15日发表了「北京14名独立候选人联合宣言」,内容称:「我们14人是长期生活在最基层的公民,我们深感普通百姓与政府、人大、法院、检察院等部门沟通的困难。我们经常通过各种渠道寻找人大代表,希望他们能够帮助我们向政府及有关方面反映问题,但是我们根本见不到人大代表。」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写道:「我是中国『709案』家属,在为『709』维权这六年中,我的孩子被从学校赶出来四次,三次办护照被拒,每次租房都被逼迁……我深感与公检法司沟通的困难,想找人大代表请他们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只能在电视上看见人大代表,现实中根本找不到人大代表。」

恐遭关切

香港《明报》指出,该宣言发出後,李文足等人的电话疑似被屏蔽,明报记者多次尝试拨打均无法正常应答。

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则在推特上表示,在发出宣言内容後就收到来自香港的电话,她称:「估计是采访」,但她「拼命对着手机喂喂喂,却听不到对方的声音」,随即「贴心地」收到「官方示警短信」。

2015年「709大抓捕」发生时,中国政府在23个省份大规模的逮捕、传唤、刑事拘留或是约谈100多名维权律师丶异议人士,以及他们的亲属,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事件。 虽然多数当年被判刑入狱的律师如今都已获释,但当年曾为多名维权律师辩护的余文生,至今仍在南京监狱服刑。

「709案」被捕判刑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去年4月获释至今已满1年,他今年7月告诉德国之声,过去一年间他观察到,中国政府持续以吊销执照或软禁等多种方式打压维权律师群体,在该社群中开始产生一种寒蝉效应。

橡皮图章

中国基层人大代表每隔五年举行一次,区县人大代表选举是中国各级人大选举中唯一采用直选方式的选举。北京市区乡镇人大换届选举预计11月5日举行投票,此次换届选举涉及北京全市16个区、近180个乡镇,将选出近4900名区人大代表和一万余名乡镇人大代表。

中国选举制度采取金字塔式的逐层递选方式,区县人大代表选出市级代表,这些代表再选出省级代表,省级代表最後选出全国人大代表。

按照中国宪法,中国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掌握立法权、人事任免权、监督权等重要权力。全国人大的代表人数接近3000名,是全球最大规模的议会机构;然而它却时常被外界称为橡皮图章或纸老虎。

中国全国人大是全球最大规模的议会机构,但真实作用常遭到质疑,被戏称为橡皮图章。

总部位於美国,宣扬民主的《改变中国》网站创办人曹雅学,曾经在上届区县人大代表选举时向法新社表示,区人大代表选举是非常基层的和草根的,根本没有办法由此推动政治改革」,但即使是这样无用的草根选举,仅仅是独立候选人这个身份就能让他们感觉受到挑战。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曾解释,这是因为共产党也不希望人大代表就反腐等重要的政治话题展开讨论。他2015年向德国之声表示,全国人大的活动空间,也就仅限於部分有个性的代表就民生、计划生育、户籍制度等话题发表特立独行的见解,「人大到底能有多大的空间,还是要由党来决定」。

再次参选

14名宣布参选的维权人士包括2016年就曾经参选区县人大代表的野靖环,当年她曾对法新社表示,投票日当天,她离家後遭到便衣警察的尾随,并表示从宣布参选後就不断遭遇警察和官员的骚扰。

虽然中国宪法规定「中国满18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等限制,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野靖环说:「政府不想让我这样的人成为候选人。我会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人大开会,我会投反对票。」

上一届北京市区乡镇人大换届选举的选票上两万多名候选人中,几乎全部都是共产党员,野靖环当年接受法新社电话采访时说,当局阻挠了其它20来场的独立竞选活动,选她的人基本都「不安全」。

(综合报导)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