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0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陈紫娟(常玮平律师妻子):辩护律师第三次会见常玮平情况通报——目前身体各种疾病,全是刑讯逼供后遗症!

滚动 不平则鸣

常玮平正值壮年,被抓时才36岁,可是经过宝鸡市公安局常玮平专案组向贤宏等人5个月16天的折磨,年纪轻轻就落下这么多病。可见他们酷刑手段的狠毒!人心都是肉长的,可它们都是畜生!

常玮平正值壮年,被抓时才36岁,可是经过宝鸡市公安局常玮平专案组向贤宏等人5个月16天的折磨,年纪轻轻就落下这么多病。可见他们酷刑手段的狠毒!人心都是肉长的,可它们都是畜生!

常玮平身体目前各种疾病:全是刑讯逼供后遗症

常玮平对辩护律师说,目前身体存在如下疾病:

1.偶尔还是会便血。

2.静脉曲张,在左腿部,有两处,一处在小腿肚子处,约有5cm, 一处在左腿小腿前面。

3.腰椎颈椎疼痛厉害,头转向会疼痛,特别是往后仰会剧烈疼痛。肩周也痛。

4.可能有腰椎间盘突出。

5.长期吃淀粉,没有蛋白质、纤维等,胃反酸。

对于遭受酷刑补充了如下细节:

1.这一次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宝钛宾馆一楼,不是在地下室,他看见过宾馆的前台。

2.连续6天6夜坐老虎凳发生在2020.10.22-2020.10.27所有办案人员都有参与对他的酷刑,宝鸡市高新分局副局长向贤宏是主要负责人。其余活跃参与人员还有高新分局国保张建龙、宋子龙、石磊、王大为、宝鸡市陈仓区一个姓令的警察。

3.每顿一个馒头(凉的),每天三个馒头,剥夺睡眠的生活从2020.10.22日被抓一直持续到2021.1月末,之后才稍有改善。(据知情人士讲,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最长时间是6个月,一般酷刑发生在前面几个月,后面2-3个月待遇会稍有改善,主要是让被酷刑人恢复休养身体,以使指监结束后可以见人。到看守所后,案件还在侦察阶段,公安机关还会不允许律师会见,还可以休养几个月再让见人)

4.喝水上厕所都受到限制。因为要坐老虎凳,如果喝水,上厕所就不方便,所以喝水需要多次提要求,只有最后把办案人员提烦了,才能喝到一点水。可能一个上午、下午各能喝到一个一次性纸杯水。(我查了一下,一个一次性纸杯装满可以装250ml水,两杯水最多500ml, 一个成年男性每日生理需水约3000ml, 在饮食只有馒头的情况下,这些水分都需要通过饮用水补充。)

常玮平身高接近180cm,这个饮食饮水量确实是只能保证他活着。

综合这些信息可以看到,目前身体出现的问题都是刑讯逼供造成的后遗症,这些病的一个共同的形成原因就是久坐,久站,长时间固定坐姿,与常玮平所遭受的刑讯逼供方式完全吻合。常玮平今年才37岁,身体一向健康,北京到宝鸡约1300公里,他可以一鼓作气开车14个小时开回家。但是被宝鸡市公安局的办案人员折磨半年后,年纪轻轻就得了这么多病,可见酷刑手段之厉害。这些病就是他遭受刑讯逼供的活证据!

写到此,我还是很悲愤,向贤宏一边在我、我领导面前大谈依法办事,一边却在宝钛宾馆干着刑讯逼供的勾当,真是人面兽心的畜生!欢迎你再来深圳,来给我、我领导讲讲你刑讯逼供的手段!

转载自 维权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