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0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后默克尔时代 德美关系何去何从?

滚动 国际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都是“世界警察”。随着美国重新考虑其角色并建立新的联盟,无论德国政府组阁谈判结果如何,新一届德国政府都要做出相应调整。

(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31日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任务正式结束后,美国总统拜登向美国国民发表讲话说,撤军的决定不仅关乎阿富汗,也将”结束通过大规模军事行动重塑其他国家的时代”。

这相当于对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进行了重新评估。”随着我们对过去20年来指导我们国家的外交政策翻开新的一页,我们必须从我们的错误中吸取教训”,拜登接着指出:”我们在制定任务时要有明确的、可实现的目标,而非遥不可及的目标。”

跨大西洋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MF)的民主倡议负责人卡茨(Jonathan Katz)认为,鉴于这样的新优先事项,再把美国视为世界警察就已经不合适了。他解释道:”世界警察的定义已经过时,因为美国目前在全球的参与实际上聚焦在美国和其政府以及合作伙伴认为最重要的问题上。”

价值观危机

阿富汗人试图逃离自己国家的恐慌画面在美国引发了一场关于美国在世界的未来角色的讨论。美国媒体将阿富汗与越南相提并论,使许多人怀疑阿富汗撤军是否会导致美国外交政策的类似退缩。

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创始人布雷默(Ian Bremmer)在YouTube上评论道:”过去50年里,世界一直依赖最强大国家的领导水平,但现在越来越难以依赖”。他补充说,美国在冷战期间和911事件后扮演的角色不再得到足够多的美国民众的支持。布雷默还认为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联盟将越来越多地基于共同价值观之外的其他利益。在布雷默看来,不是军事或经济力量的削弱在推动外交政策的变化,而是他们曾经认为自己在全球范围内捍卫的价值观的危机。

根据2021年6月的皮尤民意调查,57%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民主”曾经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近年来已经不是了”。还有23%的人甚至认为美国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榜样。

“美国有越来越多的选民认为,这些希望改造社会的战争并不受欢迎”,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 高级研究员马鲁西奇(Damir Marusic)说:”在阿富汗之后,大规模塑造国家的行动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可能会影响一代人。”

卡茨认为,从阿富汗撤军提供了一个机会,美国可以转移战略重点,更多地关注对抗俄罗斯、中国和现有民主国家倒退的问题。

注重安全合作

与此同时,在大西洋的另一边,针对美国的国际角色变得更加有限,欧洲领导人正在评估由此带来的影响。雷根斯堡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比尔林(Stephan Bierling)介绍:”包括德国人在内的欧洲人再次意识到他们对美国的依赖性有多大。”

这种意识使欧盟内部加强军事合作的呼声再次高涨。”作为一个全球经济和民主联盟,我们无法在没有援助的情况下确保我们的公民和那些因为帮助我们而受到威胁的人安全撤离,欧洲能满足于这种现状吗?”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9月1日在斯洛文尼亚举行的战略论坛开幕式上发问。

在《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 Fontelles)呼吁加强安全能力的投资。”(阿富汗)撤军的时间和性质是由华盛顿确定的。我们欧洲人发现自己–不仅在撤离喀布尔机场一事上,而且更广泛地–取决于美国的决定,”他写道。

德国基民盟的领导人拉舍特(Armin Laschet)在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也说:”欧盟必须能够在没有美国伙伴的情况下采取行动”。

在欧盟框架内加强军事合作的概念并不新鲜,但也没有取得广泛的成功。欧盟保持着大约1500人的快速反应部队,但他们没有被派往活跃的冲突地区,也没有被用来解决重大危机。 现在,新的军事合作计划再次被提上日程。

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格里希(Bastian Giegerich)认为,阿富汗事件后,这种对联合军事能力的投资至关重要–但需要一定的条件,”如果没有德国的一大贡献,则无法实现。”

潜艇危机带来的后果

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宣布了一项新的印太安全协议,这使外界对美国在欧洲的外交政策的未来更加担忧。达成该协议至少部分是为了遏制中国。澳大利亚由此取消了与法国签订的价值660亿澳元(570亿欧元)的12艘柴油潜艇合同,转而向美国购买核潜艇。

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称此举为 “背后捅刀子”,并将拜登的做法描述为”不发推文的特朗普”。而且,法国是在这项交易被公开的几个小时前才得到通知的。分析家巴尔金(Noah Barkin)指出,”在经历阿富汗的尴尬之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高层急于为拜登带来一场大胜”,因此很少考虑到这可能会对其他盟友产生的影响。

这给柏林敲响了警钟。”这一决定的产生方式无疑是令人警醒的,没有事先与受影响最大的国家进行任何协商”,德国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向德国之声坦言:”每个国家都在自问:如果这事发生在我们身上怎么办?”

马斯说,很明显,美国希望更多地参与印太地区,减少在其他地区的参与,”这不禁给欧盟提出了一个问题:那我们的参与呢?”

与时俱进的美德关系 

在德美军目前规模为约36000人。拜登上台后,推翻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将其中12000名士兵部署到其他地方的计划。今年4月,拜登政府还宣布,计划在德国增加约500名军事人员。

不仅是美国,德国也受到了冷战结束和基于价值观的联盟削弱的影响。根据2020年凯度民调公司(Kantar Public)的调查,36%的德国人认为同中国的关系比同美国的关系更加重要,反之认为同美国的关系更加重要的为37%。

亚琛工业大学教授、历史学家施瓦贝( Klaus Schwabe)认为,尽管中国已成为德国的重要贸易伙伴,但中德关系不能取代德美关系。他说,中国的安全战略和政治制度使德国不可能与中国建立与美国相同的关系。

无论德国政府的组阁结果如何,都必须迅速确定其优先事项。卡茨认为,随着拜登政府对美国外交政策的重新调整,它一直在努力寻找能够坚持到底的欧洲伙伴。卡茨表示:”今年秋天,德国将有新的领导层,法国也即将举行总统大选,英国仍处于脱欧后的状态–所以现在很难找到那些与本届政府步调一致的领导人。”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