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调查报道将死:独立记者黄雪琴、公益人士王建兵遭逮捕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近日,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同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一同失联一事,引多方关注。最新消息显示,两人系遭广州市公安局抓捕。目前家属仍未就此收到相关通知书,但王建兵的弟弟连日奔走后证实此事系警方违法拘禁,他还向媒体透露,警方要求家属噤声,且拒绝告知罪名。律师友人吴绍平认为,两人已遭政治迫害、未来恐面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

近日,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同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一同失联一事,引多方关注。最新消息显示,两人系遭广州市公安局抓捕。目前家属仍未就此收到相关通知书,但王建兵的弟弟连日奔走后证实此事系警方违法拘禁,他还向媒体透露,警方要求家属噤声,且拒绝告知罪名。律师友人吴绍平认为,两人已遭政治迫害、未来恐面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

遭逮捕后处于完全失踪失联状态

综合维权媒体报道显示,黄雪琴因成功获得英国志奋领奖学金支持,本计划于2021年9月20日前往萨塞克斯大学就读发展学硕士,王建兵则本约定好于9月20日送别黄雪琴经香港赴英国留学。但19日当天下午,两人的好友便开始联系不上他们了。

9月26日,关注中国人权局势的《维权网》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王建兵的家属辗转广州各级公安部门后,广州海珠区新港派出所终于承认,警方确实于事发当日前往王建兵位于广州海珠区的出租屋中,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强行把他们两人带走,并查抄了他们的私人财物。且20日下午,王建兵的朋友于黄埔长洲用作储物的出租屋,也遭警方强行撬锁并进入搜查,期间带走大量物品和行李箱。

截至目前,两人的亲朋仍未能成功联系上他们。值得一提的是,有知情人士通过查询公安系统中两人信息记录发现,王建兵于9月26日进行了一次核酸检测。但警方拒绝告知办案单位、具体强制措施和羁押地点等信息,并要求家属不要再到各级部门查问王建兵的情况,要对事件保持沉默。与此同时,广州陆续有多名因“曾经参与过相关活动的人士”被公安带走做笔录。

此外,两人的友人在受访时直言,他们被拘留的主要原因涉及日常在王建兵家中的朋友聚会,友人描述了王建兵在公益行动中遇到的困难,并将王建兵所发起的聚会形容为“多半也只是朋友间聊天打麻将、抱团取暖罢了”,但没想到这种无助中打磨时间的行为仍能成为一份无理的‘罪证’。

面对维权“退出”大潮  他们坚定前行

现年33岁的女权独立记者黄雪琴,绰号“雪饼”,曾任《新快报》和《南都周刊》的调查记者,关注性别、平权、官员贪污、企业污染、弱势群体等议题,参与过多起“米兔”(#MeToo)案件的报道,也曾多次为性侵受害者提供帮助。她是第一个发布中国MeToo女权运动案例的记者,多年来获奖无数,包括台湾的卓越新闻奖。

王建兵与黄雪琴同处广东、多年来亦积极投身人权公益事业,同时也是#MeToo运动中重要支持者的异议人士,他1983年出生,绰号“煎饼”,自2005年大学毕业后,便加入北京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从事农村发展工作,开启长期关注青少年教育及成长的公益职业生涯,成为独立公益人。他也曾担任西部阳光基金会农村教育项目主管5年。

2014年,王建兵加入广州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作为青少年成长项目和残障社群赋能项目主管及统筹,支持和发起相关社区项目工作。2018年起,他开始关注职业病工人的权益倡导和服务性工作,为职业病者维权提供必要的法律支持。

两人的好友透露,两人都是相对纯粹的人,不求名利,热心公益。“黄雪琴是对社会议题勇于行动之人,虽然近两年的工作面临很多挑战,包括曾被监禁、扣押护照、甚至时不时被公安请去喝茶,但她从不放弃,坚持做对的事。”友人接着描述王建兵道,“劳工议题自2015年在中国受到打压以来,很多维权人士都已经一步步退出,但王建兵却是‘一步一步往前进’,默默地关注着这些社会边缘社群和难以发声的议题。”

滕彪:当局限制异见人士出境已成常态

如上两位热衷公益、坚持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和力量的人,却终究不为中共所容。两人的友人、现已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吴绍平在受访时直言,中共辖下的警方和国保近年来盛行黑牢作业,是明显的违法办案,严重侵犯了当事人和家属的人权,毫无法治可言。

“黄雪琴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报道,很可能在中共看来有煽动民意之嫌,而两人对女权的关注、王建兵为弱势维权和组织群众的能力,也都可能遭中共忌惮,视为是“搞事、炒新闻和挑衅”的潜在不稳定因素。”吴绍平猜测,“现在两人若处于刑事强制拘留程序的话,可能10月中旬就会知道他们会不会遭到正式批捕。不过,若警方之后改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处置两人,则可以秘密关押他们长达六个月。”

对于黄雪琴和王建兵的遭遇,位于台北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主任艾玮昂,批评中共政权再次展现钳制言论、禁绝独立声音的决心。他提及中国至今已关押122位独立因此新闻记者,“如果此一趋势持续,中国的调查新闻报道将濒临死亡边缘”。

此外,旅美前律师滕彪也认为,事件反映中国政府正全面打压公民社会,且门槛越来越低,包括对媒体、对NGO的打压正在变本加厉。他还指出,异见人士被剥夺旅行和出境权利已成常态。北京资深记者高瑜亦对此预计,当局的目的只是阻止黄雪琴出国,未必有更进一步的司法行动,“我估计不会判刑,就是不让你走”。

中共为了掌控异议人士不惜采用最无下限的违法手段,黄雪琴和王建兵只是尽己所能,透过调查社会问题来服务中国的公众利益,并不该为此遭迫害。因此国际组织记者无国界等各界人士非常关注此事,并表示正在观望事态进展,以随时为两人提供援助。艾玮昂更直接喊话中共,希望当局将新闻自由归还给人民,并“立即释放黄雪琴与所有被关押在中国的记者和新闻自由捍卫人士”。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