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山西洪灾史无前例 中国媒体却"无人问晋"

滚动 生活健康

今年十一长假期间,中国山西经历了多天强降水,发生了罕见的洪灾,但是关注度远不如河南洪灾。

山西洪灾史无前例 中国媒体却”无人问晋”

今年十一长假期间,中国山西经历了多天强降水,发生了罕见的洪灾,但是关注度远不如河南洪灾,几天后才冲上微博热搜。多位山西灾民告诉本台,当地河堤决口,房屋和道路等基础设施损毁严重,农作物和经济损失重大,目前基本进入灾后重建阶段。

10月2日至7日,山西出现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强秋汛,平均降水量达到119.5毫米。太原、阳泉、临汾、长治、吕梁、晋中等大部分地区都创下了10月上旬累计降雨量纪录,多地出现洪水、内涝、滑坡等灾情。

山西省12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一共11个市76个县(市、区)将近176万人受灾,因灾死亡15人,失踪3人,农作物受灾面积350多万亩,直接经济损失大约50亿元。

暴雨肆虐多日之后,寒潮来袭,使得救灾工作雪上加霜。14日,山西省发布霜冻和寒潮蓝色预警,预计48小时内大部分地区地面最低温度将要下降到0℃以下。 

“我们已经进行自救,基本上成功。今天晚上刚接到镇上的通知,今晚十点从上游泄洪,开始往瓷窑河倒灌。我们必须做好防汛准备。现在已经安排了二十辆大车、四五十个劳力、两台挖机、四个装载机,往河边走开了。” 山西晋中介休市桑柳树村村主任徐延峰告诉本台。

2021年10月10日拍摄的图片显示,黄河在山西河津一带泛滥成灾。(Zhan Yan/Xinhua via AP)

决堤倒灌,农田被淹,窑洞坍塌

截至11日,山西省10市、87县、653个乡镇的水利设施出现不同程度损毁。乌马河、象峪河、汾河、磁窑河等沿岸地区出现决堤现象。

桑柳树村处于汾河干流与磁窑河交汇地带,直到6日上午,徐延峰还没有意识到磁窑河决堤的危险,“我们没有收到通知,只是兄弟单位给我打电话:我们孝义收到通知了。我赶紧汇报镇长书记,作出决定,下一步转移。”

徐延峰回忆说,洪水来得又快又猛,最深处能到两米,“10月6日凌晨两三点,基本上就决堤了。7日中午12点多,洪水基本上就倒灌进村了。全村土地面积2230亩地、村庄占地480亩、在村里面的老百姓有1200多人,所有的土地全都受灾。现在地里还有水,三分之二的玉米和高粱都没有收回来。”

6日晚上九、十点钟,村内七八百个劳力联同社会救援人士,一共近一千人,调动二三十台机械装备,开始试图设立防线。

“我跪下祈祷千万不要在我手上决堤,必须保护老百姓。我们村上了年纪的人都哭了,我也流泪,镇长书记都跟着我流泪。三天两夜没合眼,防汛工作功亏一篑,一下就蒙了,没想到一下就淹了。我们自己做的第二个防线一冲毁,立马就感到无望了,特别无助。7日凌晨两点多,我们去堵最下游,陷进两台装载机、两台挖机,现在还有一台直接报废了。”徐延峰感慨道,桑柳树村众志成城,可是抵不住来势汹汹的洪水。

除了无法控制的天灾,让桑柳树村的村民无法释怀的是,村西边的团结渠一直被邻村修厂占用,这次没能发挥到排水的作用。

徐延峰:“我们村倒灌的原因是,最下游有个堤坝平了,让别的乡镇、某些人给破坏了,为了个人利益。老百姓骂我,虽然堤坝不是在我手里推平的,但是他们的意思是,如果堤坝有人堵住,这次或许能保住。”

10月5日下午,乌马河水位迅速上涨,出现漫堤。山西太原清徐县尧城村的村民时海强对本台表示,河堤虽有裂口,但是全村自救成功:

“除了小孩、残疾人、年纪特别大的,全村将近1500人全部出动,肩扛人挑,才把河堤保住。如果发生一次,起码五十年不会再发生,后续河堤的修缮加固、各部门的应急方案(会加强)。郑州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应急预案不完善。”

此外,山西省截至11日公路灾损达6千多公里。因安全原因不愿透露全名的后沟村村民李女士告诉本台,祁县来远镇的宋家庄村、后沟村、下坪村多地出现道路中断,房屋塌陷,村民被困长达一周。她当时得不到关于父亲的任何消息,5日开始打不通电话,直到11日才能顺利通话。

她的父亲被困在窑洞里,没电没网,洞里裂了缝,炕上湿透了,只好睡在地上,平时烧柴火做饭。猪圈被冲倒后,死了八头猪,损失惨重。

“我们住在盘曲的山路,山体有滑坡。整个乡的信号完全中断。现在好很多了,13日好像就已经通电,10日人也可以进去送食物,路在连夜修。” 李女士说,灾区信息流通不畅,目前没有听说人员伤亡。

灾情信息滞后,媒体监督不力

与山西省的受灾严重形成对比的是互联网的低关注度和一线报道的稀缺,中国民众沉浸在十一黄金周和《长津湖》的爱国激情之中,“无人问晋”成为山西人的自嘲。

澎湃新闻发布社论写道,灾情如何提升信息传播效率,增加防汛救灾工作的透明度、能见度,是提升中国灾害应对能力的题中之义。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对本台表示,中国领导人这次对山西洪灾明显不够重视:“汾河将近一半以上的库容被泥沙淤积,几乎在防洪上没有功能,只要汾河开始泄洪,山西省所有小水库都需要往下泄水,无预警泄洪。防洪需要对上流有很清晰的了解,一个是靠内部指令,一个是靠新闻媒体。为什么2日出现的洪水,9日官方才报道?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山西洪水的信息很不完整,报道质量也很不好。”

山西祁县的一段铁路被洪水冲垮(微博视频截图)

山西古建筑告急

除了175万灾民,山西2.8万余处古建筑也在洪灾面前摇摇欲坠。红星新闻的记者实地走访后发现:丁村民居遭遇地基塌陷,台骀庙的西北城墙垮塌了五六米,魁星楼也在此次暴雨中倒塌。

古建筑画家连达在受访时表示,许多国宝级古建筑散布于乡村,没有专门设置景点和围墙,缺乏修缮保护;且山西气候干燥,古建防雨排水系统差。

截至10月10日,山西损坏不可移动文物达1763处。山西籍导演贾樟柯呼吁,政府和公众要高度重视偏远地区文物受灾情况的排查和抢救,“大家出力相助”。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