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惹怒北京 澳籍青年电邮被骇 维族友人遭迫害

滚动 不平则鸣

为香港、西藏、新疆积极发声的外国人惹怒北京,会在自己的国家面临来自中国的恶意影响力。这是二十二岁的澳大利亚人柏乐志正面临的处境。

惹怒北京 澳籍青年电邮被骇 维族友人遭迫害

为香港、西藏、新疆积极发声的外国人惹怒北京,会在自己的国家面临来自中国的恶意影响力。这是二十二岁的澳大利亚人柏乐志(Drew Pavlou)正面临的处境。柏乐志与他的家人不但遇到死亡威胁,他的电子邮件近来更遭中国骇客入侵冒用,而和他通过电邮联系的维吾尔友人在新疆的母亲随即失踪。请听记者郑崇生专访柏乐志。

“每个澳大利亚人都有责任,为维吾尔的兄弟姐妹们发声,对抗中共的施压虐待。”在澳大利亚的国会前、在苹果手机专卖店、在中国的总领事馆……只要有为香港民主、西藏与维吾尔人权问题发声的集会游行,都能看到柏乐志的身影。他被中共党媒《环球时报》与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点名是“反华暴徒”、“居心叵测”、“收了台湾的钱”,但他没有因此退缩,而北京跨越国境伸长手臂,对他施加恶意影响力,做得越来越过分。

记者:能先谈谈你最近的遭遇吗?

柏乐志:我的电子邮件被骇客入侵冒用了一个多月后,我直到今年一月初才发现。当时,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骇客已经冒用我的名义滥发充满侮辱、恶心的脏话但文法不通顺的英文电子邮件,直到在推特上许多小粉红来咒骂我,我才意识到,我设置两阶段安全认证的电邮被骇客破解入侵了。

澳大利亚的网络安全专家、Internet 2.0 创办人波特(Robert Potter)帮我检查发现,骇客的网域位置来自中国。我第一时间觉得可怕极了,但更恐怖的是我维吾尔朋友的遭遇。

(备注:波特回复本台记者查询时表示,尽管中共总声称自己是网络骇客攻击的受害者,中国在网络安全防护上的实际能力确实也挺糟的,但从柏乐志的例子显示,中共确实具备“非常广泛的骇客攻击能力”。)

澳洲活动人士柏乐志(Drew Pavlou)(右)(推特截图)

记者:你的维吾尔朋友怎么了?跟你的电邮被骇有关系吗?

柏乐志:我们后来回想拼凑起来发现,就在我的电邮被骇客入侵3-4天后,我的维吾尔朋友在新疆的母亲就“被消失”了,至今音讯全无,我们相信她被送入再教育营,这件事情比我的电邮被骇还要让我痛苦。

记者:你的维吾尔朋友的名字能告诉我吗?他已经是澳大利亚公民了吗?

柏乐志:他已经是澳大利亚公民,但很抱歉,他的心情还未平复,我无法公布他的个人资料。我知道,大家会质疑我“你没有证据我们如何相信?”,但我希望你能谅解,他的母亲已经“被失踪”了,他担心如果再出面,接下来他的父亲、还有其他亲人也要跟着被失踪。

敢做敢当的柏乐志 追着中国外交官跑

记者:这是你继续为他发声的原因吗?我知道你不久前还闯进了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馆,你怎么进去的?

柏乐志:不只为我的维吾尔朋友,我的诉求是要中共停止对所有人、包括对所有普通中国人民的压迫。我走逃生通道进到总领事馆的停车场,然后把“中共种族灭绝、释放维吾尔人”的标语放在中国外交官的车上。

布里斯班的警察告诉我,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要提告。我知道我闯入总领事馆的行为涉嫌违法,但澳大利亚保障言论自由,我还要说的是,有时候,法律并不一定彰显正义与道德,就像我很受当年非裔美国人采取行动、打破当时受法律保障的种族隔离政策所鼓舞,就算我可能要坐牢或缴罚款,我也不后悔我的和平抗议。

比起中共对待维吾尔、西藏以及香港人的作为,我有勇气、愿意对我的行为负责,而中共却是用骇客这种暗黑手法,试图用恐惧胁迫我和我的朋友,我要告诉他们,我是不会退缩的。

记者:你身为一个澳大利亚人,为什么你会如此关心维吾尔人、西藏与香港的人权问题?我看到你还为缅甸与阿富汗人民发声,作为一个人权捍卫者你遇到什么样的遭遇?

柏乐志:我知道很多人批评我是为了出名、求关注,但我真要当名人,我在澳大利亚就参加实境节目、好好在Tik Tok上发短片,成为网红,更容易受瞩目,但我无法接受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对我来说,维吾尔、西藏与香港人的遭遇,是人权问题,人权问题攸关全人类,没有地域分别。我常常会设身处地为我的维吾尔朋友着想,如果我是他,面对中共的压迫,我也会希望有人帮我发声。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作为一个塞浦路斯希腊裔的澳大利亚人,我在有言论自由的环境下成长。想想我如果生在中国,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我早就没命了吧!

中共造就的人权捍卫者

我还想说,是中共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最早在昆士兰大学里声援香港。我一个澳大利亚人,只不过是想帮帮我的朋友,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参加一场校园集会、被人殴打,最后让我成为一个激进的人权捍卫者,我还要参选澳大利亚的国会议员,这都是中共造成的。

他们试图威胁我,包括恐吓我的父母、亲友,我的父母甚至一度很不谅解我,不跟我说话,但这都只会让我更坚信自己做得事情是对的。我总跟自己说,是中共让我很早就学会认识他们的真面目,比起许多澳大利亚的国会议员,才22岁的我比他们对中共有更深刻的理解。极权统治者只会用恐惧让人害怕,越是这样,我越要反抗。

记者:你要参选国会议员?

柏乐志:对,我希望我的参选能让更多的澳大利亚人对中共长期以来试图干预澳大利亚的恶意行动更加觉醒。政治应该是要为弱势的人发声,真正的为人民、而不是为金钱服务。

记者:谢谢你的勇敢,也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柏乐志:不客气。

注:柏乐志2019年在昆士兰大学校园内参加声援香港的活动,遭非学生的中国籍人士骚扰殴打。昆士兰警方经过一年调查发现,殴打柏乐志的中国籍男子已经逃回中国。

而柏乐志在学校抗议孔子学院等行为,他2020年5月遭校方停学后,把校方和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徐杰告上法院,校方后来缩短他的停学时间。

也因为他的经历,澳大利亚媒体更广泛注意中国在当地恶意影响力的渗透情况。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曾报道,昆士兰大学有百分之二十的收入来自中国学生。前昆士兰大学副校长霍伊曾担任中国教育部国家汉办顾问;徐杰在昆士兰大学担任语言文化学兼任教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