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0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大麻在德国也要合法化啦?

滚动 国际

在德国,有数百万人会吸大麻,至少会偶尔来一下。下届政府可能推进迄今非法的这一大众毒品的合法化程序。由此,德国的毒品政策将发生变化?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德国,大麻合法化的机会可能从未像现在这么大。 9月26日联邦大选后,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目前正作探索性谈判,以确定能否组成下届联合政府,即按各党派颜色组成所谓的”红绿黄联合政府”。自民党和绿党明确支持大麻合法化及规范化销售。社民党则至少赞同先实施示范项目,向成年人”有序提供”大麻。

2015年和 2020年,绿党曾两次以在野党身份试图推动联邦议院通过一项大麻有控销售的法律。理由是,这将有助于消除黑市、保障未成年人的健康,同时,减轻警察和司法部门的负担,并可征税,用于预防和治疗。不过,联邦议院否决了该法案。 

大众毒品  

眼下,绿党和自民党参与下届政府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由此,在相关问题上会有进展。这也是因为,业已长达半世纪的”禁毒战争”未能以任何方式减少需求和供应。正如欧洲毒品和毒瘾监测中心 EMCDDA 在 6 月中旬发表的一份报告中所强调的那样,即使是新冠大流行瘟疫也未对火爆的黑市产生影响。 

该机构的数据显示,尽管有相关禁令,仍有近 30% 的欧洲成年人一生中至少有过一次吸毒经历。基社盟籍的现任德国联邦政府毒品事务专员路德维希 (Daniela Ludwig) 在一份最新报告中指出, 到目前为止,年轻人中最普遍的毒品是大麻,四分之一以上的 15 至 64 岁的德国人吸过大麻,该毒品不仅已进入社会,而且,似乎已牢牢扎根。 

寻找新途经

这就是为什么不再只是刑事律师、犯罪学家、警察和社会工作者质疑禁止政策。长期以来,政界中一直存在关于警察和检察官是否是保护人民健康的适当工具的争论。相关争议受到国际趋势的推动: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联邦州,成年人现在已可合法购买这一俏货。加拿大和乌拉圭,情况相同。在德国,迄今为止,大麻交易被禁,仅允许出于医疗目的试验性种植。

根据本届大选结果,进入新一届德国联邦议院的6个政党中有4个赞同结束大麻禁令。尽管在细节上有各种差异,但绿党和自民党、左翼党和社民党均表示,目前基于禁令的毒品政策已然失败。这4个党都建议寻求新途径,要点是合法化、去罪化和整治。

今年6 月,自民党议会党团毒品政策发言人申嫩博格( Wieland Schinnenburg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谈到,德国目前约有 400 万普通大麻使用者。他批评说,一味禁止无效,因为,如此一来,等于是迫使当事人去黑市,而在那里,当事人得到的是毫无质量保障的毒品。他还批评说,国家还因此失去一项收入。他指出,若能正式出售,国家还能征收税款,用于疾病预防和治疗。

普通消费者被刑事犯罪化 

杜塞尔多夫经济学家豪卡普(Justus Haucap) 在 2018 年的一项研究中计算出,如果大麻合法化,国家能有一份可观收入。根据他的计算,若将警察和司法部门由此节省的钱和合法销售大麻的税款相加,将达 26 亿欧元之数。

法兰克福社会科学家施托费尔(Heino Stöver )表示,制定毒品新政策”刻不容缓”。今年,他多次以鉴定专家身份出席过联邦卫生委员会会议。施托费尔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提到了大量警方记录的案件。他告知,有关部门记录到超过 35.8万起所谓的毒品犯罪,创历史新高,然而,若按技术行话,其中几乎五分之四是与消费有关的”犯罪”,换言之:被视为犯罪的常常不过是一个几克大麻的吸食者,一个仅按日用量消费海洛因的吸毒者。作为其结果,原本无伤大雅的普通消费者被定罪,从而常常给工作、教育和身边人带来严重后果;而与此同时,警察和司法部门却不得不抽出大量人力和资源来处理那些无关紧要的案件。

风险因素 

还有,就是黑市和质量不经检测的毒品带来的危险。欧洲毒品报告提供了令人震惊的例子:毒枭将劣质大麻与高度危险的合成大麻素混合在一起。2020 年夏天,匈牙利有 20 多人因吸食这样的大麻品丧命。天然大麻虽使用广泛,但迄今未听说发生过死亡案例。不过,有个别研究结果显示,尤其是吸食高含量大麻可能会导致精神疾病风险增加。

施托费尔将毒品黑市与超市里的酒精饮料货架作比较,指出,两者间有一重要区别:毒品黑市里的所有瓶子都无标签。他表示, “我们或可由瓶子的形状或液体的颜色猜出里面是什么。但基本上,就如同抓摸’幸运袋’,没有比这更糟的了。”他强调,对社会科学家来说,一个无毒、禁欲的社会是虚构的。谈及毒品带来的愉悦和快感, 施托费尔指出,”社会上的大多数人也不希望有这样的社会”。他还提醒说,人类历史上很少有哪个文化是容不得毒品的。

警察工会批评

保守的基民盟/基社盟政党和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项党则明确反对大麻合法化。联盟党在其本次大选的宣言中便强调:”鉴于对个人健康、以及对家庭、环境和社会的影响太大,我们拒绝将非法药物合法化。”

个别警察工会组织最近也对可能的大麻合法化提出了批评。警察工会 (GdP) 主席马尔肖(Oliver Malchow)在《新奥斯纳布吕克报》上表示,没有必要为酒精之外的另一种”危险且经常被轻视”的毒品打开大门,吸食大麻尤其在年轻人中会导致严重健康问题和社会冲突。

在德国境内能合法获得大麻之前,下届联合政府可能的合作伙伴必须消除其在大麻问题上的分歧。不仅在政治意愿方面,而且在个人吸毒经历方面,这3个政党中也存在差异:可能担任下届政府总理的社民党人肖尔茨( Olaf Scholz)自称未吸过大麻;但绿党双主席之一的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 )却在今年 5 月份对《图片报》的相关提问明确答曰:”我吸过,但真的,(那大麻)不是我的。”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