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0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21世纪中国大陆政党制度的重置

中国大陆 未分类

21世纪中国的政党制度创新是一场比经济改革更艰巨的任务。30多年经济高速增长已经为中国进行一场崭新的政党制度创建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前提和心理准备。但是,在进行政党制度的创新过程中,仍然需要小心翼翼地保护社会经济的稳健发展。同时,政治改革反过来也是经济发展的必要的条件。

21世纪中国政党与政党制度的重置——这是21世纪中国大陆社会面临的最大的政治问题

中国的国家体制,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商周开始,到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都属于“家国”不分的治理体制。也就是说,国家完全是对于家庭结构的直接复制和摹写,国家的权力机制和运作完全就是扩大版的家庭形态,家庭即是国家运作的缩影。在家庭中,以父权为核心的形态而运作管理,而父亲则是无法选择的,父亲在家庭中保持这至高无上的权威,所谓“父叫子亡子不敢不亡”,而在国家生活中,则是“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在家庭上,父亲始终保持这一贯正确和一言九鼎的地位和尊严,在国家中,君主同样如此。到汉代之后,皇权又逐步被赋予一种“君权天赋”的观念,皇帝即是“天子”,具有万世不易的道统和法统地位。

在辛亥革命开辟的“三千年以来最大变局” 的20世纪里,政党作为一种崭新的政治力量产生并且登上了历史舞台。在辛亥革命后,据有关资料显示,中国涌现了大致300多个政党,可见辛亥革命后的中国,曾经出现过一波轰轰烈烈的“政党热”的社会现象。20世纪初,以辛亥革命为标志,开辟了中国政党政治的先河。然而,中国的政党制度在整个20世纪的发展过程中,却是失败的。一方面,国民党和共产党都走上了以武装力量为基础的生存道路;另一方面,赢得国家政权的方式依然是政党间的军事战争,并且,夺取国家政权的政党实行一党制。20世纪政党的成立,具有典型的秘密结社的性质,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是如此。

可以说,在20世纪百年里,中国的政党继承了2000多年“家天下”的基本内核和全部特质。这种现象直到1987年台湾开放党禁报禁之后才首先在台湾社会得以根本改变,而中国大陆社会的政党地位和作用则始终没有发生。而政党制度发展的失败,是中国20世纪整个社会发展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

1980年以来的改革开放时期,是中国大陆社会企业制度的重建和创新过程。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可以说,企业制度已经得到了比较健全的设计和确立,包括企业的设立、经营、注销等一系列法律与法规,都得到完善的制定。企业制度的完善是中国社会经济基础得以良好发展的前提条件。在21世纪,企业时推动和引导社会的升生活方式变迁的主要力量,因为企业时基本的劳动组织,承担着社会的崭新的物质财富和服务方式的创新的任务。

在企业制度已经比较健全的时刻,在中国大陆的社会政治领域,必然面临这一场政治制度的再造任务。而在崭新的政治制度的设计与建设方面,政党制度的创新是一个核心性的政治问题。

在人类的社会生活中,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犹如企业之于经济生活的作用一样,是基础性的工作单位。在现代社会中,政党首先应该是一个依据法律程序参与各种社会活动的政治工作组织。具有依法设立、活动和解散的法律程序,在社会中发挥思想库和提出政策建议的职能。政党在法律上是一个具有法人性质的政治组织和工作机关。

拥有13亿之众的中国大陆社会,在21世纪迫切需要一个高质量的执政党,而造就高质量的执政党,则需要政党制度的创新和重建。

可以肯定,21世纪中国社会在政治上的一个首要任务是,由“党天下”向“民天下”的根本转型,而实现这一转型的核心机制则是政党制度的创新和重置。反过来,如果中国大陆社会不能够实现在政党制度方面的创新和升华,那么,不仅意味着21世纪中华民族社会的发展将遭遇重大的挫折,而且中华民族的崭新文明形态也无从确立起来。因此,中国大陆面临着的一项严峻的政治任务,就是设计和确立一种适应社会发展和进步需要的崭新的政党制度,由此,中国历史将翻开崭新的一页。

中华民族是一个拥有伟大的政治文明理想和抱负的民族,在3000年前的《易经》中,周文王姬昌就明确提出了——天下文明的美好价值,而公元前汉代思想家更是提出了——天下为公、天下大同的美好社会理想。在当下,这些价值依然是我们认真遵守、执行,但是,更重要的,在于我们必须为实现这种美好的理想而设计出公平合理的制度体系,从而为实现这些美好的理想提供坚实的制度保障。历史证明,任何一种美好的社会理想的实现,都必须首先设计公平的制度并且确立正确的方法,否则,任何美好的价值都不会有效地转变为社会现实因素,而只能停留在口头的说教上面。比如,“把权力关进笼子”的主张,必须有完备的政治制度设计、公开的社会监督、充分的新闻自由等等作为保障,否则,“把权力关进笼子”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21世纪中国的政党制度创新,是一个在价值观上回归中华民族文明价值的过程,因此,创新中国的政党制度,必须以中华民族的全部文明价值为依归,在中华民族的价值观中,既包括起源于《易经》的天下文明的价值理想,也包括天下为公、天下大同的价值理想,同时包括老子的清净无为、孔子的仁义礼智信以及墨子的“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弊”的现实主张。总之,21世纪中国政党制度的创新,必须深深植根于中华民族一切优秀文化理念的基础上。

21世纪中国的政党制度创新,是一场比经济改革更艰巨的任务。30多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经为中国进行一场崭新的政党制度创建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前提和心理准备。但是,中国社会的经济基础仍然十分脆弱,因此,在进行政党制度的创新过程中,仍然需要小心翼翼地保护社会经济的稳健发展。同时,政治改革反过来也是经济发展的必要的条件。

在21世纪,对于中国,进行一场伟大的政治制度的发明和创新,是赢得中华民族成功的根本保证,也是中国社会顺利发展和进步的前提条件。因此,从现在开始,一切真正关心中华民族未来的人们、一切关心中国前途的社会成员,尤其是我们社会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们,都必须认真思考和探讨、并且正确回答如何进行政党制度的创新问题。这个问题是攸关全体中国人现实生活和未来命运的大问题。

“天降大任”于21世纪中华民族。21世纪必将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完美的文明升华的世纪,以文明的价值形态为引领、以产业革命和科技革新为先导、以公平的政治制度为保障,在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各个主要方面,实现一场全方位的文明升华,由此,实现中华民族走在世界民族之林的文明前列的伟大梦想。

徐国进

2016/1/26

Subscribe
提醒
guest
2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1 天 之前

end ccp

john chan
john chan
1 天 之前

天下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