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军将领称美国在非洲和中东仍具优势,但需努力维持

滚动 国际 军事

美国军方高级将领称,尽管中国在非洲和中东等地区经济投入巨大,但美国在与该区域国家的合作方面仍占优势。 

美军中央xilingbuu美军中央司令部(CENTCOM)司令麦肯齐上将2020年3月13日在五角大楼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

美国军方高级将领称,尽管中国在非洲和中东等地区经济投入巨大,但美国在与该区域国家的合作方面仍占优势。

“去年10月,我们解救了在尼日利亚被扣为人质的美国公民。我们当时向七个非洲国家发出通知,请求允许我们的武装部队进入他们国家进行一些军事活动。当中好几个国家都必须在几小时内做出答复,而且这些对话都只是通过电话进行。但这七个国家都同意了我们的请求。这就是体现美国目前(在非洲)所拥有的渠道和影响力的一个例子…这七个国家都不算是我们最密切合作的伙伴,但他们都答应了这一请求。”

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周四(4月22日)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美军非洲司令部(AFRICOM)司令斯蒂芬·汤森上将举例说道。但他也表示,美国需努力确保自己在未来也能继续拥有这些优势。

美国无需在非洲与中国正面较量

“我对中国在非洲活动的最大顾虑是,他们会试图通过操纵或卡位,让我们失去接触渠道或没法施展影响力,” 汤森上将说。

伴随着“一带一路”项目的展开,中国政府承诺向非洲提供数百亿资金支持,并在非洲设有52家大使馆,超过美国的49所。此外,中国政府对非洲国家的军售规模也不断上升,现已超过美国。2017年,中国在吉布提设立解放军的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

汤森上将表示,非洲几乎成了中国的“第二块大陆”,有智库称非洲已成为中国的“第五岛链”。

“回顾历史,美国从没因为低估非洲的重要性而受到惩罚。如今,我们再也不能低估非洲大陆的经济机遇和战略意义,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已充分认识到这一点,” 汤森上将说。

但他也说:“我们无需和中国进行头对头、锱铢必较的竞争。我们可以把目标只瞄准在几个效益最佳的投资领域。”

汤森上将强调,美国该重点加强与该区域合作伙伴的关系——美国与非洲伙伴间的合作并不由美国领导,而是先由非洲伙伴带领,再联合其他国际伙伴共同合作。

“曾有一位非洲领导人告诉我,一个快要淹死的人会抓住任何向他伸出的援手,” 汤森上将说。

他表示,很多非洲国家领导人都面临着极端贫困、气候变化挑战、粮食短缺以及暴力极端组织(violent extremist organizations, VEO)泛滥等各种挑战,面对如此艰巨的困境,他们会竭尽所能寻求和接受任何能得到的帮助。通常,能最快速度到达的帮助来自中国和俄罗斯。

汤森上将认为,美国发放对外援助的速度确实相对较慢。“我们在这方面更加慎重,我们有附加条件,往往是要求有良好行为和民主价值观等等,” 他说。

议员:“美国有盟友,中国有客户”

汤森上将表示,有不少非洲领导人告诉他,他们更希望和美国成为合作伙伴。但面对现实情况,非洲国家会接受来自任何一方的帮助。汤森认为美国该帮助这些非洲国家处理好与援助国之间的关系。

近年来,很多国际问题专家用“债务陷阱外交”形容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对世界欠发达地区的投资和援助。汤森上将在听证会上指出,有些非洲国家确实因陷入债务陷阱而开始排斥中国。

“我们的大使馆有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帮助审查这些国家与中国签订的任何合同,以指出任何前后不一之处,潜在陷阱,以及东道国语言翻译和中文翻译间的不一致之处,” 汤森表示,美国国务院的这种努力能协助非洲国家自行做出明智的决定。

与汤森上将一同出席作证的还有美军中央司令部(CENTCOM)司令麦肯齐上将(Gen. Kenneth F. McKenzie Jr.),他统领美军在中东和中亚等地区的军事行动。两名上将在会上共同呼吁美国通过协调各部门工作和资源的“全政府”(whole-of-government)战略对抗中国在非洲和中东等地区不断扩张的影响力,维持美国的区域战略优势。

“我认为我们政府目前的策略是正确的:外交带头,接着跟进经济发展项目,并以国防力量确保安全,” 汤森上将说。

缅因州联邦参议员安格斯·金(Sen. Angus King, I-ME)回应汤森上将的话说:“…我们有盟友,中国有客户。如果我们能长期保持与这些非洲国家的关系,我认为他们会更喜欢我们的模式和我们的支持。”

中国在中东地区以经济活动为主,美国“全政府”战略维持优势

麦肯齐上将在其开场证词中表示,中国和俄罗斯都在过去一年中加速扩大他们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影响力,以各自的方式试图颠覆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他也指出,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活动主要以经济投资和军售等形式进行。但从长期上看,中国意在加大力度提升自己在该地区的地位,从而尽可能降低美国的地位。

麦肯齐上将介绍说,中央司令部有很多工具可用来维持美国在该责任区内的影响力和伙伴关系。他表示,无论在合作军演上,还是武器销售上,美国一直是所有人的首选,因此美国也特别注重维持与区域伙伴在这些方面的合作。

麦肯齐也特别提到美国的国际军事教育和培训计划(IMET):“把他们的军官和士官带到美国寻求教育机会,这种做法成本极低,回报极高。每个人都想上美国军校,只要他们能有机会。” 他对曾是美国海军舰长和宇航员的亚利桑那州联邦参议员凯利(Sen. Mark Kelly, D-AZ)说,这类项目完全是供不应求。

除军事领域外,麦肯齐也从“全政府”战略角度出发强调美国对中东地区经济援助的作用和重要性。

“各部门工作与我们军方工作通力配合,使得美国在中央司令部责任区内对俄罗斯和中国拥有巨大优势,” 麦肯齐上将说。

非洲司令部:中国在非洲大西洋沿岸的军事野心是最大威胁

非洲司令部司令汤森上将(Gen. Stephen Townsend)在听证会上汇报说,中国在过去两年中紧挨着解放军吉布提军事基地建造一个规模庞大的新码头,目前已基本完工。

设立于2017年的吉布提军事基地是中国解放军的首个海外军事基地,距离驻有约4500美军的莱蒙尼尔营仅10多公里。该基地位于吉布提的多哈雷港,紧邻红海和亚丁湾,具有十分优越的地缘优势。

“这个码头有能力停靠他们最大的船舰,包括中国的航空母舰和核潜艇,” 汤森上将说,“我预计他们会随着码头的完工快速增加在吉布提基地的海军活动。”

这位美军非洲行动的最高指挥表示,中国拥有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军事基地网络的野心,吉布提只是一个起点。汤森上将说,中国现已开始在非洲其他地区为下一个军事基地下注,比如非洲东海岸的坦桑尼亚以及非洲大陆的印度洋和大西洋沿岸地区。

最令汤森上将担心的是中国在非洲大西洋沿岸的军事部署。

“来自中国的最大威胁就是它在非洲大西洋沿岸建成某种具有军事效用的海军设施,” 汤森上将解释说,“所谓具有军事效用,就是指这个地方不仅仅用于船只靠港、加油和补货,而是一个也能让海军重新武装弹药和修理海军舰艇的港口。”

汤森上将表示,从全球大国竞争的角度上看,中国在这一目标上的努力最令他忧心,尽管中国目前尚未取得成果。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