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0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媒记者深入新疆:放松管制 恐惧仍在

滚动

美联社今年4月受中国政府邀请前往新疆採访,报导10日刊出,记者发现新疆的监视管控已不像过去一样密佈,但当地民众的生活似乎仍受到各种限制。

(德国之声中文网)北京将超过一百万名以上的新疆维吾尔族及其他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关押进再教育营的行动,至今已有四年之久。中国政府日前邀请美联社走访新疆,记者指出,曾经环绕新疆公共建筑的铁丝网几乎全部消失,而装甲运兵车以及许多监控摄像头也都不见了。

然而,美联社报导,过去四年来对新疆所进行的打压仍旧随处可见,「恐惧始终存在,只不过是在表面之下」。

报导称,维吾尔族人迄今依然生活在无形的管控当中,表面上虽然放宽监视,但他们一举一动还是受到限制,且新疆人几乎不太可能申请到护照,就算在国内移动,也必须向当地警方登记,并定期和官员报告「近况」;至于一般的新疆人,则不被允许离开所在地区,甚至不能随便离开住家。

美联社指出,一名自行车商家得知记者的外国身份后,对方马上拿起电话报警;另一位便利店收银员则在与美联社交谈后,被跟踪记者的黑衣人士访查,而当美联社再次拜访时,对方一句话没说便跑出了商店。

虽然在新疆的街道上,许多检查站和警察局都已消失,但种族鸿沟依然清晰。维吾尔人生活在一个无形的系统中,一举一动都受到限制。在喀什郊区,一个裁缝店的汉族妇女告诉美联社,大多数维吾尔人不被允许离家太远。

在街上,每个店面都贴着相同的农历新年横幅,上面贴着「中国共产党好」等汉字标语。一位年长的汉族店长表示,尽管维吾尔人传统上庆祝伊斯兰教节日而非农历新年,但官员们还是印制了数百条横幅,并下令将其挂起。

这位汉族店长赞同这种严格的措施。她向美联社说,维吾尔人「再也不敢在这里做什么了」。

而农村深处的控制则更加严格。在其中一个村子里,一位戴着方形头盖的维吾尔族老人只向美联社回答了一个问题,就被当地的汉族干部要求要知道记者在问什么。他用维吾尔语告诉村民:「如果他问你什么,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维吾尔族的传统文化也受到冲击。对穆斯林来说,酒精是被禁止的,尤其是在神圣的斋月里。然而美联社不只一次在普遍有着虔诚信仰的疆南地区看见喝醉的维吾尔人,其中有人喊道:「我们现在可以想喝就喝!我们可以做我们想做的事!现在这样很好!」

维吾尔族活动家指责中国政府进行种族灭绝,指新疆的出生率急剧下降、人民遭大规模拘留。当局则说他们的目标不是消灭维吾尔人,而是让他们融入社会。

图为新疆达坂城区乌鲁木齐3号拘留中心,占地89公顷,大约是梵蒂冈的2倍大,据信可以关押1万人。美联社曾获准进入参观。

「消毒」过的维吾尔文化

然而美联社报导,在整治之下,那些赋予维吾尔文化灵魂的事物,像是喧闹的集会、严格的伊斯兰习俗、激烈的辩论等,都已被限制或禁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消毒过」的版本。

新疆官员带记者参观了乌鲁木齐市中心的大巴扎,和新疆的许多其他城市一样,这里在经过重建后开放游客进入,成群结队的汉族人在景点处自拍。研究新疆民族政策的学者莱博尔德(James Leibold)称这是维吾尔文化的「博物馆化」。中国官员称这是一种进步。

在另一次政府资助的旅游中,官员带美联社参观新疆伊斯兰教学院,这是一所政府开设的学校。年轻的维吾尔族男子在校园里诵读《古兰经》的经文,而校园的门口则设有一间警察局。

「中国宪法保障宗教自由,」一位名叫阿迪拉布杜拉(Omar Adilabdulla)的学生说,中国官员们看着他说话。学生桌上的课本则写道,一个好的中国穆斯林必须学习普通话。

「阿拉伯语并不是编撰阿拉经典的唯一语言,」课本上写,「学习汉语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

虽然维吾尔语仍随处可见,但它在公共场所的使用程度正慢慢被弱化。近年来,政府已将普通话作为学校的教学标准。

大规模监禁仍存在

中国政府为遏阻伊斯兰极端主义而建立的「再教育营」是新疆镇压行动中最受批评的部分。在经过国际各国的抗议后,中国官员在2019年7月宣布绝大部分被关押在再教育营中的民众皆已获释,许多营区则被关闭。

美联社报导,虽然许多再教育营似乎确实已被关闭,但取而代之的是永久性的拘留设施,并且正从临时营转为长期的大规模监禁系统。

中国官员回避了关于有多少维吾尔人被拘留的问题。但统计数据显示,在政府于2019年停止公布数据之前,当地遭逮捕的人数异常激增。中国官员仅表示,他们已经设计了完美解决恐怖主义的方案,进而能保护维吾尔文化、而不是摧毁它。

其中,阿克苏市委书记窦万贵就对美联社说:「我们这裡不会有什么种族灭绝,我们正在保护他们的传统文化。」

(美联社)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