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张杰

张杰:内地大学生田畅是如何被制造成煽颠分子的?

滚动 大众观点

中共对田畅的指控和逮捕是荒唐的,是又一个侵犯人权的鲜活案例。一个二十岁的少年本该有灿烂的青春,但田畅面对的却是黑暗的监狱。

4月15日,《环球时报》刊发了一篇文章《“深度”国家机关披露:境外反华敌对势力拉拢内地学生内幕》。文章披露了两个中国内地学生被境外反华势力拉拢的案例,一个发生在美国,另一个发生在香港。文章称2020年8月,国家安全机关侦破涉及河北某高校学生田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及时挫败境外反华势力培养、扶植境内代理人的企图。田某到底做了些什么呢?

文章说:1999年出生的田某为河北某高校新闻系学生。田某自8岁起开始收听境外反华媒体广播节目,经常“翻墙”浏览境外大量反华政治信息。2016年1月,田某开通境外社交媒体账号,开始同境外反华敌对势力进行互动。进入大学后,田某经境外反华媒体记者引荐,成为某西方知名媒体北京分社实习记者。在此期间,田某大量接受活动经费,介入炒作多起热点敏感案件,累计向境外提供反宣素材3000余份,刊发署名文章500余篇。在境外势力蛊惑教唆下,田某于2018年创办境外反华网站,大肆传播各类反华信息和政治谣言,对中国进行恶毒攻击。2019年4月,田某受境外反华媒体人邀请秘密赴西方某国,同境外二十余个敌对组织接触,同时接受该国十余名官员直接问询和具体指令,秘密搜集并向境外提供污蔑抹黑中国的所谓“证据”。2019年6月依法将田某抓捕归案。文章披露的内容是事实吗?由于文章所称田某在美国的半个月时间与我接触最多,所以我想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大家。

现实中的田某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田某的名字叫田畅,出生于1999年。据说,他出自中共红色家庭,是红三代。“六四”大屠杀后,其父亲远赴俄罗斯寻求庇护。其母亲与他父亲离婚,现在国家机关工作。田畅是河北燕山大学文学和新闻系学生。

田畅个较高,约1米85。但声音听起来像女孩子,举止也偏女性化。据韩连潮先生所言,田畅是个同性恋。但当时我还真没往这方面想,只觉得他聪明、敏感,是个挺可爱的孩子。

田畅具有新闻记者的天赋,语言表达能力强,文字功力也不错,并且在校期间已经成为海外媒体驻北京的实习记者。

由于家庭因素,田畅对政治很敏锐,也很有兴趣。他写了很多新闻稿,自然也劳有所得。这就是环球时报所称的“大量接受活动经费”,但事实上媒体的稿费并不高,他常抱怨经济拮据。

田畅去美国旅游却被诬蔑为“同境外敌对组织接触

2019年,田畅想五一期间来美国旅游。他在美国呆了半个月,除了到华盛顿拜访新闻媒体和看望韩连潮外,他都呆在纽约。

他对韩连潮很尊敬,称他为叔叔,说韩与他父亲关系不错。韩连潮得知田畅被捕后,曾发推文说:下作党匪污蔑的田某我认识,是个红三代,因出柜而倍受歧视,故选择调查报道人权侵犯为职业,他既不反华也不反共,所谓“受某国十余名高官具体指令污蔑中国”完全是国安编的胡说八道;我带田见美国人权官员,他们仅问了情况,无人要他做如何事;党匪一定对田施了酷刑,无耻至极!

田畅在纽约除了购物,就是慕名拜访一些朋友。他拜访的朋友大多是我介绍的,都是一些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

田畅曾去时代广场和中央公园游玩,但他告诉我,发现有人跟踪他,对他拍照。在中央公园时,一个人与他发生碰撞,后他发现自己的衣服上被安装了窃听器。对他这些说法,我不太相信,认为是他太敏感了。他曾告诉我,在为外媒工作时,经常被中共的公安跟踪和约谈。

在纽约期间,田畅跟我谈到他在学校的一些事,在学校他被作为问题学生。他也谈到与母亲的关系。常常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只好不断地安慰他。他说纽约大学已经提前录取了他,他准备完成国内学业后就到纽约读新闻学硕士。但我对他的话将信将疑,一个大三未毕业学生,纽约大学如何预录?但他这个年龄,吹点牛也正常。

田畅回国之前,很犹豫。他担心自己会被抓。我多次劝他就留在美国。但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一不反华,二不反党,关注中国人权也在合法的言论自由范围之内。

2019年5月上旬,田畅回国。他与我一直保持着联系到10月份。他告诉我,回国后,曾被公安机关拘捕。后又被放出来。后来,田畅告诉我,他被安排到多维新闻网做记者,但感觉特没劲,不愿去。

中共所作所为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4月15日,我批驳《环球时报》的文章《内地学生田创被策反还是被迫害?我与田创相处的日子》被诸多媒体转发,将中共制造假案、迫害田畅的事实揭露出来。近来,又出现了一些新的有关田畅的信息。

推特账户“恶俗维基”等消息来源披露:2019年5月16日,保定市国家安全局接河北省国家安全厅通报,对田畅进行了抓捕;田畅在拘押期间写了悔过书“我向美国国会提供了包括中国社会民情、新疆教育集中营等情况,目的是通过积累自己的政治资本获得成就感或出国留学的机会,我是在卖国求荣,目的是攻击中共政权”;国安侦查卷4卷第150-151页:“无法对田畅接受的资助资金进行追溯。”;田畅的大学同学崔如月、张子博、刘壮向国安提供证词证明他思想反动,经常用英语、粤语与人联系等;田畅拘押期间曾遭遇刑讯逼供,取保候审后曾做腿部手术;拘押期间,田畅曾在饭菜中发现药物,饮用水中有异味。

田畅有强烈的民主自由追求和敏感的新闻观察力以及良好的语言和文字能力。由于家庭原因,他天性敏感。又由于是同性恋,受到社会的歧视,让他对中国人权问题十分关注,写了很多报道。但这些都在中国法律的范围之内。他在纽约期间,与我接触最多。哪有什么“境外反华媒体人邀请秘密访问”,“二十余个敌对组织接触,同时接受美国十余名官员直接问询和具体指令,秘密搜集并向境外提供污蔑抹黑中国的所谓‘证据’。”?

所谓“西方反华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对中国学生群体渗透拉拢的典型案例”纯属颠倒黑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田畅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孩子,但他是中国的优秀青年,是觉醒的一代人。

中共迫害田畅的真实原因

中共对于任何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都要打压,他们生活在恐惧之中,害怕人民夺走它们手中的权力。美国政治哲学家阿伦特提醒人们注意,极权主义不同于以往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暴政,因为极权主义不是为了人类中某部分人的利益,而是彻底地反对整个人类,反对一切人性,反对所有的文明。极权统治者的行为,不是暴虐,而是野蛮,是人性中罪恶面的肆无忌惮的发挥。极权主义在本质上乃是一种运动,其根本特征在于它要持续不断地进行斗争,斗争,再斗争,永远没有休止。极权主义的统治之维系,离开这种无休止的运动,便将宣告破产,运动停止之日,也就是极权主义的毁灭之时。为了使斗争进行下去,便需要不断地制造出一批又一批的所谓“敌人”,作为斗争的对象。极权主义从其一开始运行起,便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田畅的无妄之灾令人感叹,但这样悲剧又何止是一个田畅呢?旅美时政评论员、自媒体《周周侃》主持人沈度(本名周强)最近回中国探亲期间,3月21日起,周强与外界失联近五周。2016年3月,周强开始踏足海外华文社交媒体时政评论圈,先后以观山和沈度为笔名,主持《周周侃》和《审时度势》等时政评论及新闻节目。许多粉丝称他为周周侃。有观察人士指出,当前中共面临的国内国际局势都很严峻,它被指控破坏香港“一国两制”以及在新疆地区实行种族灭绝,隐瞒武汉肺炎疫情和阻碍病毒溯源调查,已引发国际社会的谴责,将给中共党建百年的庆祝活动带来极大尴尬,致使中国国内的言论尺度大幅收紧。周强所作的一些谈及敏感问题的政论节目、特别是报道接种过中国产新冠疫苗的西安医护人员确诊感染的内容,可能是导致他被国安带走的直接原因。

中共对田畅的指控和逮捕是荒唐的,是又一个侵犯人权的鲜活案例。一个二十岁的少年本该有灿烂的青春,但田畅面对的却是黑暗的监狱。一次轻松赴美旅行竟成了田畅的无妄之灾。在极权主义中国,任何正义都是它的敌人。最后,我想对中共政权说:别做恶,放下屠刀,释放田畅,还田畅自由,换这个世界以公道!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陈涛
16 天 之前

一个优秀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