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居港美籍律师被控袭警判囚 不服提上诉坚持为港人寻求公义

滚动 港澳台

比克特接受本台专访,形容这段经历彻底改变他的人生轨迹,并对香港法治失去信心。

美籍律师(Samuel Phillip Brickett)

在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美籍律师塞缪尔·菲利普·比克特(Samuel Phillip Brickett)因为一宗袭警案被判入狱4个半月。他其后对此不服,提出上诉,并坚持为自己和为港人寻求公义。比克特接受本台专访,形容这段经历彻底改变他的人生轨迹,并对香港法治失去信心。

37岁的美籍律师塞缪尔·菲利普·比克特是美银美林(America Merrill Lynch)前亚太区合规总监,专业是打击贪污。比克特从2013年就来到香港工作,也见证和经历了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

被控袭警 判入狱4个半月

比克特因为一宗袭警案改变了他的人生。在2019年12月,比克特在港铁铜锣湾站见到一名青年被袭击,他停下来介入事件,袭击者原来是休班警员俞树生。

裁判官林希维在判词提到,被告比克特案发时把警员拉倒地上后,再袭击警员身体多处,行为暴力,对公共秩序构成严重威胁,最终判处比克特监禁4个半月。

案件的关注点是,比克特曾询问俞树生是否警员(are you popo?),俞一度否认。而林希维指,俞树生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也无法预料会作出回应,因为人群不尊重地问他是否“popo”——警察的俚语。

在案件判决后,比克特入狱一个多月,现获保释等候上诉。

由律师变成阶下囚 并不后悔

“我有点庆幸我进过监狱,这让我离开了我的气泡(舒适圈),香港的小小菁英气泡。”在度日如年的监房,对每个人来说都并不好受,不过比克特并不后悔,因为这段经历让他体会到不同阶层的处境。在监狱里,比克特与其他人一样都是阶下囚,但他的待遇比较好。他指,这不是因为他是美籍白人,而是在于他的财力及政治本钱,如果想的话,他能够为惩教人员制造麻烦。

比克特说:我认为,分别在于每个狱卒都知道,如果我在这里的待遇差,我可以跟领事馆说,我可以跟传媒说,我可以跟我的律师说,并向他们提出诉讼之类,但(其他)大部分人都不能。

对在囚人士来说,入狱其中一个最大的惩罚是与亲友分离,而这个问题对外国人来说更难受。本地在囚人士亲友每月可以探访2次,每次30分钟;但很多外国囚友只能通电话。比克特在狱中认识一名来自中非的囚友,因为贩毒被判监。在过去10年,这名囚友只能每个月与子女通电话2分钟。

美籍律师Bickett Samuel Phillip因为一宗袭警案,被判入狱4个半月,他其后不服提出上诉。(粤语组视频截图)

来自墙外的信 成重要支持

访问期间,比克特拿出两个厚厚的信封,里面装满了支持者的心意。在入狱的一个多月里,比克特收到很多信,大多是来自香港的陌生人。

比克特说:这些信真的救了我一命,这单案件对他们打击很大,不单单是为我感到不值,我觉得是因为我的案件不仅代表法治崩坏,亦是道德崩坏。

因为这宗案件,比克特感到很大压力,不单止是为自己,更重要的是不想辜负支持者的期望。而他作为一名律师,专业是打击贪腐,因此他想竭尽所能。

视自己为香港人 叹法治已不是为了公义

谈到香港的法治状况,比克特形容,法治已不是为了公义,而是被当权者用作工具。

比克特说:我觉得这里是警察城市,警察有效地统治着这座城市。他们命令律政司,他们命令林郑月娥,他们命令任何他们想要的人。

《港区国安法》去年在香港实施,比克特认为,这不是真正的法律,而是颠覆法律。该法涵盖范围广泛,有指定法官、没有陪审团、不让被捕人保释等。

“我不会说,我视自己为局外人,我视自己为香港人。”愿意与港人同行的比克特表示,明白社会环境恶劣,但仍希望香港人可以继续争取应有的权利和自由,他要求港府按照法律去办事。

记者:刘少风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