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大学生会解散 国安法下首个 学者忧起骨牌效应

滚动 港澳台

被中文大学割席及「封杀」的中大学生会,在校方要求独立注册限期届满前宣布解散,结束半世纪的历史,亦成为2019年反修例运动以来首个解散的学生会。但学生对此明显有分歧,中大学生报称,学生会章程没有解散条款,现时只是停止运作。该校政治学者蔡子强则忧虑,不同大专院校的学生会均面对校方要求独立注册的压力,随着中大学生会解散,其他院校学生会出现骨牌效应,令瓦解中的公民社会更难凝聚。

十月八日香港 中大學生會解散。(臉書截圖)

于1971年成立、在不同社会运动中均站在前沿的中大学生会,昨(7日)在社交平台上宣布解散,声明指出,面对校方不承认其校内合法地位及要求该会独立注册,自行承担法律责任。该会的法律意见认为,学生会「不需要」独立注册。但学生会指出,「若顺应法律意见,学生会五十年之历史恐终于此朝;否之,我们则难以自处的两难」。结果,在上月10日的学生会联席会议上,「为同学最大利益着想,……接纳学生会代表会全体代表请辞及解散中大学生会之议案」,自始,「坚持由民主程序产生的中大学生会,成为历史。」但同时指出,「中大人仍在。诸君珍重,有缘再会。」

学生会的声明未有阐释两难的具体内容,但传媒人曾志豪在网上表示,以现时的政治形势和《港区国安法》,难以想象曾经强调「认(识)祖(国)关(心)社(会)」的中大学生会可以继续像过往般为公义发声,站在社会运动前沿,否则一定是「做一次拉(被捕)一次」,消耗学生会招牌;相反,若沉默不作为,变身福利会,亦会失去学生支持和力量,那倒不如光荣结束,凸显问题所在。

校方遗憾学生会解散 前干事斥猫哭老鼠

然而,学生会解散与否仍有争议。中大学生报昨晚称,在9月的联席会议上,通过的议案是指「学生会实时停止运作」,而非解散。学生报指出,解散是把属会交给校方,校方更据此表示,「之前属学生组织的地方应交还大学」,可见解散带来的实际威胁。该报认为,学生会解散关乎全体中大学生利益,须以全民投票方式决定,这才符合学生会会章的规定。再者,《会章》亦无任何条文指使解散学生会的正当程序。中大学者周保松亦在脸书发文,支持学生报的论点,指在没有尝试举行全民大会及全民投票的情况下,学生会解散「于理于法不合」。

但在未有新行动前,学生会「解散」是事实,曾任中大学生会会长的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表示,明白中大学生会承受很大压力,但没有料到要走到解散这一步,对此感到突然及伤感。他指出,中大与港大学生会是学运中坚,前者解散对学运有深远影响,令志同道合者难以凝聚,亦令社会少了一

把比较独立的声音,令社会更趋向一元化;更忧虑在多个民间组织解散的大环境下,其他被校方要求自行收取会费和独立注册的学生会,亦面对同样压力而出现骨牌效应。 另一方面,在学生会发出解散声明后,要求学生会独立注册的中文大学随即发表声明,称校方对学生会决定主动解散感遗憾,在过渡期间,中大学生事务处将处理以往由学生会负责的相关服务。校方强调,在学生会「依法成立及运作的大前提下」,大学一直乐意与学生会合作,按社团条例或公司条例注册是学生会合法而有效持续运作之最可行方式。

不少前中大学生会干事批评校方的声明是「伪善」、「猫哭老鼠假慈悲」。当中,前副会长冯家强更指出,一直以来,学校与学生互谅互让,但校方现在破坏员生共治精神,质疑如何重建双方信任。

已有51年历史的中大学生会,曾向中国领导人表明支持香港回归,但其社运角色近年备受建制派批评,指为「播独」。学生会新任内阁「朔夜」于2月当选后,校方发表割席声明,称不承认其合法地位,学生会在校政的角色被架空。至于校方要求学生会独立注册一事,中大学生会临时行政委员会原拟上月底、本月初举行全民投票,但临委会全体四名成员于8月中宣布辞职,于同月底离任。学生会最终昨日解散。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