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媒体:中国转移新疆维族劳工实例首次曝光

滚动

路透社发布调查报道揭露美国遥控器制造商环球电子(UEI)与新疆当局达成协议,将数百名新疆维族劳工转移至中国南部广西钦州市的工厂。这也是人权团体关心被转移的维族劳工「强迫劳动」首个被证实的案例。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9年5月,环球电子透过第三方仲介与新疆当局达成协议,接受「转移计划」下的维族劳工。从这个时间点到2020年2月期间,根据钦州市政府的通知,有6批约400名劳工被送到环球电子在广西钦州的工厂。路透社采访的钦州和和田的官员证实,其中至少1批、100多名劳工在新疆乘坐由政府资助的包机,途中还有警察护送。

《经济日报》和钦州警方的官方社交媒体账户2020年2月28日在网上发布的照片显示,这些劳工在黎明前在和田市的机场外排队,然后乘坐飞机。根据钦州警方的一个社交媒体账户和钦州政府的帖子,十几名穿制服的警察护送这些劳工通过南宁吴圩机场并登上巴士。随后,这些大巴在警车的护送下,前往约120公里外的钦州环球电子工厂。

环球电子这些维族劳工是由仲介雇用并支付工资,但没有签订个人合同。公司发言人拒绝向路透社透露维族劳工的工资,只说他们的工资与该工厂的其他人一样,「高于钦州当地的最低工资」。不过《经济日报》报道,环球电子在2020年2月的调职中派出的劳工预计每月可赚取约3000元人民币(465美元),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这与广西省的平均制造业工资3719元差不多。

环球电子发言人对路透社表示,该公司目前在钦州工厂雇用了365名维吾尔族劳工,提到该公司承担劳工从广西当地机场或火车站转移到钦州工厂的费用。

他说,公司不知道劳工是如何在新疆接受培训的,也不知道谁来支付他们到广西的交通费用,只说安排是由一个与新疆政府合作的仲介审核。她拒绝透露仲介的身份,所以路透社无法确定该代理人是独立的还是为新疆政府工作。

环球电子发言人强调,公司对待维族员工与中国的其他劳工一样,没有强迫劳动等情事。但路透社无法采访工厂劳工,因此无法确定他们是否被强迫在环球电子工作。然而,他们所面临的条件具有强迫劳动标准定义的特征,如在隔离状态下工作,在警察的看守下工作,行动自由受到限制。

根据钦州政府公告和当地国家媒体的详细报道,这些年轻的维族劳工不但在转移途中受到警察的监视,在工厂生活期间也被新疆当局指派的管理人员监视,在独立的宿舍里睡觉,在隔离的食堂里吃饭。非维族劳工则不受这种监督。

此外,维族人必须参加由钦州警方和司法部门在环球电子工厂内开展的所谓「教育活动」。根据环球电子工厂所在的钦州地区政府网站的通知,这是公司与地方当局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路透社无法确定这些活动涉及什么,但从官方文件看来,确定环球电子工厂的教育活动只适用于维族劳工。

中国官媒、当地警方通知和接受路透社采访的政府官员称,这些「管理人员」在维吾尔族劳工工作期间一直与他们在一起。一家公司还说,建立独立的食堂是为了提供维族人特别的食物,并说允许新疆劳工「按自己的意愿」共用宿舍。而法律教育是新疆难民营培训项目的一个重要方面。

图为2021年9月16日在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前,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伊萨(Dolkun Isa)观看美国支持的维吾尔人照片展的照片。照片中的几十个人目前失踪或据称被关押在新疆再教育营。

实地访查

4月的一个公共假日期间,两名路透社记者在访问了钦州工厂,当时工厂没有运营。厂内可以看到穿着维族服装的妇女。随后约6名警察还有钦州外事办公室的官员代表团也来到工厂。这些官员证实有维族劳工在由环球电子的中国全资子公司駿陞科技(Gemstar Technology)经营的工厂工作。这些官员说,駿陞科技带头制定了2019年5月的劳工转移协议。这些官员告诉路透社,不要拍工厂里维族人的照片。

工厂外,广西钦州早在劳工转移计划之前就设有针对维吾尔人的监视系统。根据路透社看到2018年6月的一份采购文件,当地警方购买了一套430万元人民币(67万美元)的系统,用于建立「高危」人员黑名单,这些人包括「恐怖分子、新疆人和精神病人」。

该文件还列出了对「自动警报」的具体需求,当在该地区发现来自新疆的维族人时,该计算机系统会通过内部消息系统向警方发出警报。根据钦州警方官方网站2020年3月的一个帖子,环球电子同意向警方提供关于劳工的每日报告。

在回答路透社的问题时,中国外交部没有谈到环球电子相关问题,但否认在中国任何地方有强迫劳动的存在,表示「这种说法是捏造的谎言,强调新疆籍劳工在中国其他地区与所有劳工一样,依法享有就业权、签订劳动合同的权利、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休息和休假的权利,获得劳动安全和健康保护的权利,以及获得保险和福利的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利。」新疆当局则没有对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系统性强迫劳动

环球电子的维族员工只是一小部分。路透社报道,根据中国官媒和政府文件,北京有组织地将维吾尔族劳工转移到中国其他地区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代初。新疆官员在7月底说,大约在2016年大规模拘禁计划开始的时候,相关计划开始扩大。

类似这样的计划已经将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劳工转移到新疆和其他地区的工厂。国际特赦组织、人权观察和其他权利团体援引外泄的中国政府文件和被拘留者的证词说,他们被迫从事这种工作,这些计划是强制性的,是中国控制该地区维吾尔族人口的总体计划的一部分。

新疆官员在7月下旬的一次北京媒体会议上告诉记者,将劳工转移到新疆以外的地方是很常见的,而且是自愿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说:「不少劳动密集型产业非常适合新疆籍少数民族务劳工员的特点。因此,大家去内地择业,这也是经济发展规律在起作用。」

不过学术团体的调查与中国官方相左。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2020年发布了一份报告,引用中文文件、卫星图像分析和媒体报道指出,83个品牌与维族劳动力转移项目有关。

在2020年初,随着新冠病毒开始在中国蔓延,封锁的制造业陷入瘫痪,路透社报道,约有1300名维吾尔人从新疆南部的和田地区被运走。据中国国家媒体《经济日报》在2020年2月援引官员的话说,他们被送往全国各地的工厂,以缓解劳动力短缺,帮助工厂重新运转。

新疆和田和喀什当局聘用的两名劳工仲介告诉路透社,他们各自的目标是每年为新疆之外的公司安排多达2万名维族人上工。他们和另一名仲介向路透社展示了今年已经完成的三份转移合同的副本。其中包括一份1月的合同,将1000名劳工运送到湖北省孝感市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厂,这些劳工在转移前必须接受「政治审查」。

这三名仲介告诉路透社,独立的宿舍、警察护送和由第三方代理监督的付款是此类转移的常规内容。其中一名仲介告诉路透社:「对于公司来说,维族劳工是最方便的劳工。一切都由政府管理。」

合作方回应

环球电子总部位于亚利桑那州的斯科茨代尔,但该公司在美国没有工厂。除了遥控技术之外,环球电子还生产Ecolink品牌的家庭安全产品,在30个国家拥有3800多名员工,市场价值约为6.7亿美元。

环球电子出售设备和软件给索尼、三星、LG、微软以及其他科技和广播公司。而这几家公司的社会责任报告中分别表示,他们禁止在其供应链中使用强迫劳动,并正在采取措施防止这种现象。路透于是就访调的结果询问他们的回应。

索尼拒绝对具体的供应商发表评论,但在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说。如果任何供应商被证实严重违反了其禁止使用强迫劳动的行为准则,那么「索尼将采取适当的反措施,包括要求实施纠正措施和终止与该供应商的业务。」

微软发言人说,该公司对任何违反其行为准则的供应商采取行动,直至终止其业务关系,但和环球电子合作已经结束。该发言人说:「自2016年以来,我们没有使用过该供应商的硬件,也没有与该工厂有任何联系。」

三星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公司禁止其供应商使用一切形式的强迫劳动,并要求所有就业都是自由选择。他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LG公司则没有回复路透社询问。

环球电子的两个最大的投资者是贝莱德公司和钟琴塔顾问(Carillon Tower Advisers)附属公司Eagle资产管理公司经营的基金。贝莱德公司拒绝发表评论。Eagle的一位发言人说:「自从意识到我们的一个投资项目存在所谓的劳工问题后,我们立即与该公司的高级领导层进行了接触,他们保证劳工是有报酬的,受到人道的对待,是自由雇用。如果我们了解到其他情况,我们将采取适当的行动。」

美国国务院曾批评中国和其他几个国家的政府纵容强迫劳动,说美国已经发现了 「关于中国政府在新疆采用国家支持的强迫劳动做法的可靠报告,以及涉及新疆以外的这些群体成员的强迫劳动情况。」

西方多国将中国政府对待维族人的方式定义为种族灭绝,不国北京严正否认,也拒绝让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至新疆进行实地访查。

问责美企?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但表示,根据《美国人口贩运受害者保护法》,有意从美国的强迫劳动中获益是一种犯罪。

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该法规定,如果被告知道或不顾该企业从事强迫劳动的事实,在知情的情况下从参与企业中获得经济利益,或接受任何有价物品的行为属于犯罪。声明还说,该法规定,即使强迫劳动发生在另一个国家,在美国境内的个人或实体也要承担刑事责任。」

国务院要求路透社向美国司法部寻求对此事的进一步评论,但尚未得到回应。

根据《1930年关税法》第307条,向美国进口全部或部分由强迫劳动制成的货物也是一种犯罪。环球电子告诉路透社,在其钦州工厂生产的产品只有「极少量 」出口到美国,但没有说明谁购买了这些货物。

该法律由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执行,该局可以扣押进口产品并对进口商进行刑事调查。海关表示,不对具体实体是否受到调查发表评论。

法律专家告诉路透社,鉴于证明犯罪的难度,美国起诉海外虐待行为强迫劳动的行为。国际企业责任圆桌会议(International Corporate Accountability Roundtable)副主任麦肯(David McKean)说:「按照目前的法律,当美国公司在美国境外建立、管理并从从事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的供应链中获利时,美国政府能做的很少。」

美国国会正在审议《防止维吾尔族强迫劳动法》,希望通过建立法律推定任何在新疆制造的产品都是强迫劳动的结果,把证明并无使用强迫劳动制造的商品责任放在进口商身上,以加强限制。该法案的最新版本今年已在参议院通过,但尚未在众议院通过。

(路透社)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