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分析人士:拜登贸易策略不能令北京改变行为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拜登政府本星期推出了新的对华贸易策略和目标,称北京未能全面履行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承诺,华盛顿将联合盟友制定出公平贸易规则,迫使北京遵守这些规则。分析人士说,拜登的对华战略忽视了全球众多经济体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不太可能促使北京做出任何改变。

2018年11月6日,上海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的美国水果展位。(美联社照片)

拜登政府本星期推出了新的对华贸易策略和目标,称北京未能全面履行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承诺,华盛顿将联合盟友制定出公平贸易规则,迫使北京遵守这些规则。批评人士说,拜登的对华战略忽视了全球众多经济体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不太可能促使北京做出任何改变。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星期一(10月4日)在华盛顿发表了《美中贸易关系的新途径》的政策演讲,明确列出了美国对华贸易所面临的四大要务:继续敦促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启动针对性的关税豁免进程;继续关注中国贸易的非市场行为;联合盟友促进市场经济和民主体制。

美国“全国零售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高级副总裁大卫•弗朗西(David French)随后对路透社表示,“今天这项期待已久的宣布证明,拜登政府对中国的贸易战略至多是乏善可陈的,并将进一步对美国经济和零售供应链造成不必要的损害。”

北京能否兑现第一阶段承诺

美中两国在2020年1月特朗普当政时期,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在协议条款中,北京承诺在2020至2021年期间,在2017年的购买水平上,再追加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9月底发表的报告说,距离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执行期限剩余4个月时间,北京的购买承诺指标还有超过30% 没有完成。美国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不可能完成在特朗普时期承诺的购买指标。

美国官方出口信贷机构“美国进出口银行”(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高级经济师张曼莉(Manli Zhang)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从最新的数据来看,她也基本上认为中国很可能无法履行其在第一阶段协议中的承诺。 其中有各种影响因素在起作用,包括新冠疫情大流行,以及美中之间在广泛领域对抗的不断扩大。

“此外,美国制造业出口的很大一部分是由波音飞机的出口完成的。而自新冠疫情大流行开始和波音737-Max飞机坠毁而被禁飞后,美国波音飞机的销售尚未恢复,”张曼莉说。

不过,资深经贸分析师、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 创办人艾伦·托纳尔森(Alan Tonelson)不同意这种说法。

托纳尔森认为,北京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下“无法履行承诺”的想法,是把中国奇怪地假定是一个市场驱动型的经济体。但作为一个指令型经济体,中国可以根据政权的指令,进口它想要的任何东西。

“如果消费者或企业需求不足,而无法吸收所有这些进口商品,它们可以储存在仓库中;如果需要的话,甚至可以永远储存在仓库里,”他说。

托纳尔森同时表示,毫无疑问,因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尚未得到执行,中国没有履行其进口承诺。 “因此,戴琪大使应该开始征收额外的关税;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或者为促成实现这个目标,或者是为了向北京传达其违规成本的信息。”

华盛顿应如何启动针对性关税豁免程序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其政策演讲中提出的第二项要务,是将启动有针对性的关税豁免程序,以确保现有的执行架构最大限度地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利益;并且不排除在需要时增添其它豁免程序。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周二(10月5日)表示,正在广泛寻求公众意见,重启针对中国进口产品的针对性关税豁免程序,特别要探讨是否恢复此前对549种进口产品类别的豁免。

按照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说法,他们将于10月12日至12月1日,就一系列产品清单接受公众意见;其中工业部件、恒温器、医疗用品、自行车和纺织品等产品可能被列入豁免产品清单。

此前,戴琪在演讲中表示她将与中国官员就贸易中的一些问题(trade irritant)进行接触,并重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关税免除程序。

资深经贸分析师托纳尔森通过电邮对美国之音说,“应该对得到关税豁免商品的经济或战略重要性进行研究。如果这些商品确实具有重要性,政府应该制定计划去鼓励开发其国内来源。“

在美国进出口银行高级经济师张曼莉看来,拜登政府需要确保这一程序将带来“战略和经济效益”,而不是提高了进口成本。“因为这将提高美国公司向中国进口中间产品的价格,继而最终转嫁到美国消费者的身上。 面向包括商家和美国家庭在内的公众,收集意见将是对美国十分有益的,”她说。

与此同时,美国业界对拜登政府继续向美国公司征收关税的计划表示担忧。美国服装鞋业协会(American Apparel & Footwear Association)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拉马尔(Steve Lamar)发表声明说,在业界正与前所未有的供应链危机作斗争之际,政府选择继续让美国公司缴纳这些破坏性赋税的做法令人痛心。

“目前对服装、鞋类和旅游商品征收的关税,是贸易战战略失败的一部分。我们在过去几年中得到的教训是,贸易战不是‘好打易赢’的。事实上,这种关税对美国消费者、美国工人和美国企业都是有害的,” 拉马尔说。

美国严重关切中国非市场体制

戴琪在日前的政策演讲中提出,美国对华贸易的第三项要务是,继续对中国以“国家为中心和非市场贸易做法的严重关切”,而中国的这些做法在第一阶段协议中没有得到解决。

戴琪表示,美国将使用所拥有的一系列工具,并且根据需要开发新的工具,以保护美国经济利益免受有害政策和做法的伤害。美国有哪些工具可以使用或者开发?

美国进出口银行的张曼莉博士对美国之音说,尽管戴琪的讲话没有详细说明她所说的工具是什么,但相信她不太可能在中国的产业政策(即她所说的以国家为中心和不公平的贸易做法)方面有什么作为。

张曼莉认为,华盛顿能够有所作为的领域无非包括农产品和能源的出口两个方面。美国在农产品出口方面,表现得相对比较好,截至2021年8月份,已经完成了分期目标的85%;此外,尽管气候变化的担忧日益增长,但是包括煤炭在内的能源出口仍然有开发的余地。

托纳尔森则表示,他认为即使是世界上最严苛的关税,都不能够促使北京做出足够、可核查的政策改革。

“因此,拜登政府的主要目标,应该是使得国内竞争对手能够抵消北京以国家为中心、非市场的做法造成的不利因素,”他说。

北京之改变与不改变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政策演讲中还说,美国所必须做的第四项、也是至关重要的一项任务是,美国将继续与盟国合作,制定出21世纪的“公平贸易规则”,促进市场经济体制和民主国家处于全球竞争的前列。拜登总统上任以来不断提出的对华战略,就是包括联合盟友共同应对中国日益提升的经济与外交影响力,要求北京遵守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

在拜登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份通话之后,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紧张关系有所缓和,双边对话也正在逐步展开。刚刚于本星期结束的美中高级官员在瑞士面对面会晤后,美中两国元首的首次视频峰会可望在年底前举行。

在这一系列的元首和高层官员交流之后,北京是否会做出华盛顿所期待的改变?美国之音采访的专家表示,不能期待北京会做出太多的改变。

美国进出口银行高级经济师张曼莉对美国之音说,有时真的很难预测中国到底会做什么或者不会做什么。“然而,鉴于中国在全球舞台上越来越自信,在其新的‘共同繁荣’的运动中,只有北京认为有利于自己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稳定目标的时候,中国才会做出任何改变。”

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创办人托纳尔森表示,除非发生严重甚至暴力破坏的情况下,否则不相信中国会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只要中国掠夺性经济做法造成的损害能够被抵消,改变中国就不必是美国的目标,”他说。

至于联合盟友共同迫使北京遵守贸易规则的做法,托纳尔森认为,拜登对华战略迄今的一个重大失败,是忽视了如此众多的国家和经济体对与中国贸易和在华投资的依赖程度,以致于这些盟友是“多么地不可靠”。

“美国没有理由停止寻求盟友的合作,以共同对抗北京掠夺性贸易所造成的共同危险;但是也没有理由等待这种合作,然后再采取行动捍卫和推进美国的利益,”托纳尔森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