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不予起诉!在马来西亚因偷渡被拘的五名中国工人可望返回中国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马来西亚移民当局决定不起诉5名护照被雇主扣押、偷渡进入该国的中国工人。在中国,焦虑等待丈夫消息的家属感恩现任律师免费提供法律援助的人道情怀,提供协助的律师则表示,这些工人被剥削,从人道、人权的立场都应该保障他们。

遭马来西亚警方逮捕的五名中国工人 (照片来源:马来西亚警方通告截图)

马来西亚移民当局决定不起诉5名护照被雇主扣押、偷渡进入该国的中国工人。在中国,焦虑等待丈夫消息的家属感恩现任律师免费提供法律援助的人道情怀,提供协助的律师则表示,这些工人被剥削,从人道、人权的立场都应该保障他们。

代表在马来西亚被拘留的5名中国工人的律师刘毅龙周三晚(当地时间10月7日上午)告诉美国之音,马来西亚移民当局决定不对他的当事人提控。

“目前的情况是,昨天(10月6日)我收到移民局那边的电话说,政府决定不起诉他们,不会提控他们。所以,政府既然决定不提控他们,那么这5个人就会直接进入遣返中国的程序。”

根据马来西亚移民法,5名非法入境的中国工人,面临“被罚款不超过一万马币,或监禁不超过五年,或两者兼施,甚至可以被鞭打不超过六次。” 他们非法入境案原定10月11日在马来西亚移民局法庭审理。

律师:马国政府考量工人遭遇决定不予起诉

这五名中国工人曾在印尼一带一路项目江苏德龙镍业公司下属的承包公司工作,因不满雇主未在合约中兑现工期、工资等承诺而辞去工作,但雇主扣押他们的护照导致他们无法回国。

9月18日,他们通过当地蛇头偷渡进入马来西亚,试图通过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获补发护照,然后从那里回国与家人团聚。但他们在抵达入境时被马来西亚警方逮捕,之后被关押在马来西亚移民局拘留所等待庭审。

刘律师表示,疫情和中国工人的遭遇是他们被免于起诉的主要原因。“因为马来西亚疫情爆发的关系,所以政府方面也是尽可能选择可以不起诉的案件他们就不起诉啦,” 刘律师说。

“官方或多或少有去采纳、去考量了这些人的背景跟过去的遭遇,所以才会做出这样一个判断,”刘律师补充。

家属:心情激动 感谢律师协助

“很激动,昨天晚上很激动,”家属之一的王兰形容她接到刘律师告知移民局不提控信息时的心情。

“我现在心情比之前要好一点,现在还是盼望着他早点回来吧,希望以后往下走的事情一切都顺利吧。” 另一位家属张娅杰说。

对于寝食难安、焦虑等待、已与丈夫失联20天的家属来说,过去短短3天发生的变化完全出乎她们的预料。

之前的律师先收了5名家属共5000元人民币,作为去见她们丈夫的预收费,但最后连视频会面都未达成;接着要求她们再交每家4000元,作为出庭前费用,以及之后每家8000元办理补发护照等回国事宜,即一家12000元,五家总共6万人民币。

“我们家在农村,而且家庭条件也不是特别好,如果好的话也不会跑那么远打工,这个费用我确实挺吃力的。”张娅杰说。

三天前,在与前律师开了一次电话会议后,家属们才下了决心换律师。

“这个新律师在没有拿到我们任何钱以前就往拘留所去过一次,”王兰说。刘律师不仅去了,而且带回了她们丈夫在拘留所都“很安全、很干净”的确切讯息。

“然后第二次又去的时候他还是坚持不要钱,我们就坚持要给车马费,但人家还是不要,”王兰补充。

又过了一天,她们接到了刘律师的好消息:马来西亚政府决定不起诉她们的丈夫。

“对比起来要我们6万多的费用,然后还不保证有一个好的结果,到现在我们基本上不出什么费用,因为即使给这个车马费也是大家为我们捐的这个钱,没有让我们家属掏一分钱,我们除了感恩就是感恩,真的,不知道怎么来回报吧。” 王兰说。

律师:中国工人被剥削 必须得到保障

当问到为什么愿意免费帮助这些中国工人时,刘毅龙律师告诉美国之音:“我是从一个比较大的宏观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这是全球化浪潮下的一个劳工被剥削的比较大的一个问题,如果这些人的遭遇是确确实实发生了,那从人道、人权的角度来说,他们必须要得到相对的保障。”

不过现在5名中国工人要回到中国与家人团聚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完成。

首先是补发护照,“我建议家属直接跟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直接联系,当然我会帮他们做一个沟通的桥梁,我自己也会去想办法去使馆方面跟他们确认一下办护照所需要符合的一些程序跟需要递交的一些文件。”

王兰表示,她已经通过中国外交部12308紧急领事保护专线提出了补办护照的请求,并需要了解回中国必备的“健康绿码”申请程序政策,以及购买回国机票等事情。

五个在中国河南焦急等待的家庭,终于等到了家人即将归来的曙光。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