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0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林锡星:缅甸当前政坛上风起云涌:缘于军二代与Tatmadaw的博弈

滚动 大众观点

当前国际政治中最吸人眼球的一道风景线是中美博弈。实际上缅甸人是按自己的逻辑行事,他们既不亲中也不亲美。“全国民主联盟”(NLD)内部也有对中国友好的势力,但西式势力仍占上风,如医生、大学教师都是留学西方,即使是军人很多是英国桑赫斯特学院毕业,连风靡一时的前总理钦纽(Khin Nyunt)将军也曾在美国西点军校接受过培训。由于缅甸社会受西式影响,目前仍有不少缅甸民众,尤其是医生、大学教授等知识分子大多倾向于支持“全国民主联盟”。此前,医务人员和大学教职工均在“公民不服从运动”(CDM)中扮演了主要角色。

当前国际政治中最吸人眼球的一道风景线是中美博弈。实际上缅甸人是按自己的逻辑行事,他们既不亲中也不亲美。“全国民主联盟”(NLD)内部也有对中国友好的势力,但西式势力仍占上风,如医生、大学教师都是留学西方,即使是军人很多是英国桑赫斯特学院毕业,连风靡一时的前总理钦纽(Khin Nyunt)将军也曾在美国西点军校接受过培训。由于缅甸社会受西式影响,目前仍有不少缅甸民众,尤其是医生、大学教授等知识分子大多倾向于支持“全国民主联盟”。此前,医务人员和大学教职工均在“公民不服从运动”(CDM)中扮演了主要角色。
然而,从亲中和亲美来分析“全国民主联盟”和军方(Tatmadaw)的行动,是毫无意义的。民盟和军方均为十足的缅族中心主义者。他们在缅甸民族主义的框架下,分成了相对偏孤立的军方(Tatmadaw)和由部分军二代和退役高级将领构成的偏开放的“全国民主联盟”(NLD)。
作为主要的反对力量,“全国民主联盟”不少核心人物是Tatmadaw退役高级将领。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是国父。尽管昂山素季长期生活在国外,在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上受自由化影响颇深,但缅族中心主义仍是缅甸压倒性的共识。
“全国民主联盟”创始人之一昂基准将(Aung Gyi),是奈温将军(General Ne Win)的亲密战友,是“缅甸革命委员会”和“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政府时期的第二把手,担任要职,因主张自由经济,与奈温分道扬鏕。昂基被流放到缅北克钦邦的葡萄(Putao 或 Fort Hertz),奈温还告诉昂基,给我5年时间,干不好,让你来干。结果一干就是20多年。
昂基(Aung Gyi)是华裔,福建人,中文名叫陈天旺,子女在昆明读过书。
“全国民主联盟”创始人中还有一位叫丁乌(Tin Oo)的前退役国防部长。
“全国民主联盟”创始人中也有一位资深元老叫吴年温(U.Nyein Win),推选他当总统的呼声很大,但因华裔身份,与总统无缘。
缅甸恢复法律与秩序委员会(SLORC)秘书长、缅甸情报局局长、前总理钦纽(Khin Nyunt)将军是李光耀认为军方将领中最精明的,也是独一无二有改革倾向的人,也是西方普遍能接受的改革派。上个世纪80年代中,钦纽访问新加坡,两人会谈中,李光耀曾经诚挚建议他学习印度尼西亚军方政变者苏哈托,脱掉军装,组织政党,通过大选赢得选举。这样才能得到缅甸人民的广泛支持,才能有执政的合法性。有这样的政治基础,才可以在缅甸搞改革开放,让缅甸走出泥潭。
但钦纽一回国,就被军方软禁在家。后不久,在一场传统军人与情报系统军人的搏弈中,以贪污走私罪锒铛入狱。钦纽与昂山素季的关系很好,钦纽经常称昂山素季是小妹妹,还声称军方在保护着她,要不她早就见她爸去了。
开始时昂山素季还是比较守规矩,她与军事强人奈温(General Ne Win)有个约定,昂山素季可以回国探亲,但不能參与政治。昂山素季始终遵守这个诺言,毕竟昂山素季是个军二代,对前辈还算敬畏。
10多年前,缅甸年迈的丹瑞(Than Shwe)将军开始改革缅甸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并制订了2008年新宪法。改革不是因为受制裁,而是他不想把权力交给一个新的军事独裁者,以免他日后可能会反对自己,也不愿意交给“全国民主联盟”,以免被清算。他重新在年轻将军和他创建的“巩发党”与 “全国民主联盟”三者之间进行权力分配。
昂山素季也欣然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从军人执政到昂山素季资政,或许前者是缺民心和道义,后者缺的是经验、人材和国际信誉。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本是好事一桩。
但时过景迁,“全国民主联盟”的人事结构发生了彻底的变化:退役将领老去了;真正代表民主的第三势力被排挤出去,缅甸民主发展的结构性问题是排拆第三种政治力量,即不是军队也不是民主倡导者,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社会保守派,例如2010年从全国民主联盟分裂出来并参加选举的“民族民主力量”,这个党是由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Anti Fascist People’s Freedom League,Burma) 时期老政客的子女组成的;2018年由“88代学生团”领导人哥哥季(Ko Ko Gyi)创立的人民党;以及由企业主德德坎(Thet Thet Khaing,女企业家)在她离开全国民主联盟后于 2019 年创立的“人民先锋党”。
从此Doctor派掌控了“全国民主联盟”。目前全民盟(NLD)的领导人大都是Doctor, 成为Doctor的天下(缅甸人把医生和博士都称为Doctor),这在全世界实属罕见。与以往不同,以前,宁愿当医生也不愿意当官,无疑如今当官油水太多了。
没有昂山素季的全民盟(NLD)将会怎么样?不可想象。恐怕会是群龙无首,利益集团各显神通,在此不多熬述。
目前的形势到底是那帮“当选议员”架空了昂山素季,还是昂山素季欲与他们切割,还很难说清楚,人们还只能捕风抓影。有人调侃,那帮“当选议员”忽悠了昂山素季。
今年2月1日中午昂山素季的脸书账号贴出了一份与“全国民主联盟”发言人反映的内容不一样的声明,声明称:“军方把国家重新置于独裁统治之下。我敦促人们不要接受这个政变,要做出反应,全心全意地抗议军方发起的政变。”
声明据说是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LD)高级领导人温廷(Win Htain)发表的,底部还煞费苦心地手写了一句话“我以生命发誓,我向民众提出的这个要求是昂山素季真正的声明。”这一封号召缅甸人民全力以赴抗议军方的声明显得很诡异。
5月初,美国V.O.A记者问“缅甸民族团结政府”(NUG)外长Zin Mar Aung:目前你们(指CRPH、NUG)的所作所为,有一天昂山素季释放出来,假若她不同意,要你们修改,你们怎么办? Zin Mar Aung回答道:“昂山素季绝不会反对代表人民的意愿。素妈妈,除非她亲自参与商谈的事宜,恐怕会坚持己见,但是对大家都同意的事宜,她从来没反对过。”
昂山素季又是怎么样反应的呢?在一次出庭时,她通过她的辩护律师告诉记者,昂山素季本人对外面发生的事毫不知情。
在9 月 20 日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昂山素季的律师Daw Min Min Soe告诉媒体,昂山素季没有就NUG ၊ CRPH 做过批示。
随着政治危机的拖延和新冠疫情的加深,除了发表声明和宣布无法实施的政策之外,民族团结政府(NUG)在危机中发挥积极作用也在日渐式微,离人们的期望渐行渐远。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20 天 之前

医生、教授支持“全国民主联盟”. But they are no p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