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0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百岁高龄前纳粹集中营看守出庭受审

滚动

因被控在3500多起案件中协助谋杀,纳粹德国萨克森豪森(Sachsenhausen)集中营一名年过百岁前看守被送上法庭。

(德国之声中文网)时间紧急。再过几年,就不可能再起诉任何在纳粹时代扮演过不良角色的人了,因为到那时,被告要不将已离世,要不会因老迈而无出庭能力。德国司法部门目前立案的 17 名纳粹时代嫌疑人中无一年龄低于 95 岁。因此,本周四(10月7日)起,一名曾在柏林附近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担任保安的百岁老人在诺伊鲁平( Neuruppin )地方法院出庭应诉,引起广泛关注。

检方指控该男在 1942 年至 1945 年期间”知情并自愿”帮助谋杀集中营囚犯:按司法用语,在 3518 起案件中”协助谋杀”。具体而言,被告通过其在集中营的工作,为枪杀苏联战俘等提供了协助。检方称,被告涉嫌帮助使用毒气谋杀囚犯;另外,被告也在导致囚犯死亡的”制造并维持敌视生命的条件”方面发挥了作用。

办案人员在莫斯科档案中找到线索

位于柏林北部奥拉宁堡(Oranienburg )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在纳粹时代占有特殊地位:自 1936 年建成,它一直是其它集中营的样板,并成为整个集中营系统的行政中心,也是党卫军训练营。这里先后关押的囚犯总数达 20万。其中,数万人遭枪杀、被毒死、或死于残酷的医学实验,甚至死于非人道的拘押条件。1945 年 4 月底,在苏联红军抵近奥拉宁堡时,党卫军还强迫3万多囚犯作俗称的”死亡行军”,导致数千人丧生。

首席检察官威尔( Thomas Will)告诉德国之声,对这名前看守的审判现在才得以启动,原因在于,直到调查人员在莫斯科国家军事档案馆得以阅读所谓的红军”战利品文件”之前,德方对此人毫不知情。随着得以确定被告在萨克森豪森的守职地点和时间并作初步调查后,2019年3月,将此案移交给了公诉方。 

威尔负责位于巴符州路德维希堡( Ludwigsburg)的纳粹罪行调查中心。该机构建于 1958 年,为检方对纳粹罪犯的初步调查收集信息,并推进联邦各州的公诉调查。

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焚尸炉

谋杀和协助谋杀罪无司法追诉期限

上了百岁的人是否仍应为 80 年前作为纳粹杀人大机器中的”小齿轮”的行为而受审?威尔认为,应该。他指出,”一方面,2015 年 6 月在斯图加特举行的司法部长会议同意,只要有侦缉任务,及当事人可被调查,调查中心就将继续以现有形式工作。另一方面,恰恰在纳粹大规模犯罪的背景下,对谋杀行为不设司法追溯期限。由此,不存在今天是否仍应起诉当事人这一问题,因为他们必须被起诉。刑事诉讼的目的始终是确定个人的刑事犯罪责任。”

直到大约10年前,起诉的先决条件必须是能提供个人直接参与杀戮的证据。早在 1960 年代和 1970 年代,前集中营看守就曾现身纳粹审判庭上,但只是作为证人。 2011 年,随着对前集中营看守德米扬纽克(John Demjanjuk)的判决,情况发生转折。威尔指出,此案带来的变化是,”只要主听证会的相关结果支持这一点,便无需在此基础上确定涉及行为时间和受害者的具体的个人协助谋杀细节,进而确认,即使是在那个可认知的系统性谋杀期间仅在集中营从事一般性服务亦可受到追究。” 

转折点:德米扬纽克判决

2011 年,因被裁定在 2·8万多起案件中犯有协助谋杀罪,91 岁的前纳粹集中营看守德米扬纽克在慕尼黑获刑5年 。判决书指出,德米扬纽克是纳粹灭绝机器的组成部分。从那以后,又有其他几名男子被法院裁定”明知而故意”犯有协助谋杀罪。根据判决书,这些被告明知谋杀是有系统地实施,或故意通过减少食物而致囚犯死亡。 2020 年 7 月,汉堡地方法院以在 5232 起案件中犯有协助谋杀罪判处但泽(Danzig)附近斯图特霍夫( Stutthof)集中营的一名现年 93 岁前看守缓刑两年。

2011年,当时91 岁的前纳粹集中营看守德米扬纽克(John Demjanjuk)被判5年徒刑

剩下的若干案件是否还能继续审理,通常取决于这些年事已高的被告是否还有出庭受审能力。根据一份医学报告,周四起接受审判的这位百岁被告每天或可接受两到两个半小时的庭审。法院设定了 22 个审判日至来年 1 月,并为被告专门安排了一个休息间。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