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0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将第3次独立公投 背后中国的阴影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在法国政府就海外属地新喀里多尼亚举行是否独立的选民咨询公投的几周前,因“潜艇事件”而导致法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外交紧张局势,再度点燃了对于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扩张主义的担忧。

法国总统马克龙参加一项新喀里多尼亚传统庆典 2018年5月5日努美阿

根据法国世界报分析,预计 10 月 4 日周一在新喀里多尼亚的海外部长塞巴斯蒂安·勒科努(Sébastien Lecornu)保证:“在现阶段,不考虑推迟公投。” 然而,9 月初在该群岛爆发的 Covid-19 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残酷现实也导致了原定于 12 月 12 日举行公投的不定性。

这项旨在针对1998年的同意框架下举行的本次,亦即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咨询,选民应该回答的问题是:“您是否希望新喀里多尼亚实现完全的主权并独立?”

在前两次举行的咨询公投结果,反对者获胜,2018年11月公投结果,反对票占了56.7 %。接着2020年10月的独立公投,反对者比率下降为53.3%。

如果说这项公投曾经因疫情危机而没能举行,那么现在又有另一件大事与公投活动混杂交错。

法国人忧:新喀若独立 将成为“中国殖民地”

“潜艇军售事件”引发的法澳外交紧张,重新点燃了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扩张的担忧、剧痛。 同时也有民众担心,在独立的情况下,新喀里多尼亚将成为一个“中国殖民地”,就如同那些支持法兰西共和国党的支持者随时不断重复的话。

专属经济区

 2018 年 5 月 5 日,也就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第一次公投前的六个月访问新喀里多尼亚时,发表的讲话中强调,多么明显地,“在全球这一地区,中国将逐步建立起自己的霸权。 ” “法国借着其所有的领土来看,就是一个印太地区的大国,”他强调并坚信捍卫“地缘政治的雄心”。他结论指出, “存在一条巴黎-新德里-堪培拉轴线,但这条轴线是从帕皮提延伸到努美阿,并穿越我们所有的领土。 我相信这片领土的未来,我也相信这片领土占据了一个比我们在整个地区应拥有的战略位子更加广泛。”

因此,新喀里多尼亚在印太战略中占有关键性地位,法国有意成为该战略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新喀里多尼亚位于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瓦努阿图等国形成的美拉尼西亚弧线图的顶端,这弧形地区,它提供了约 150 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而中国在这地区的影响已经很活跃。这经济区地底下所蕴藏的丰富矿产,特别是镍和钴,使其成为这项矿产的世界主要生产国之一。 “如果不把新喀里多尼亚算进去,那么想要培养建立法国在太平洋的雄心是不合理的,”新喀里多尼亚南部省国民议会主席索尼娅·巴克斯(Sonia Backès)在世界报的一个论坛中指出,我们是这个印太轴心的基石。 ”

新喀里多尼亚具备了战略位置、丰富的矿产资源及海洋资源,在在都足以令人称羡觊觎。

中国问题专家弗朗索瓦·戈登在法国蒙田研究所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新喀里多尼亚是中国需要的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地区:镍和鱼获业。”对于这位法国历史学家来说,连续几次的自主公投“可能会变成一种地狱般的机制”。

根据军事战略研究所l’Irsem的一份报告透露:“鼓励独立运动以削弱潜在对手,这是符合北京的利益,”

在法国军事大学战略研究所于 9 月发表一份长篇累牍的报告,命名为“中国影响力行动方案”,其中保罗·查龙和让-巴蒂斯特·让让·维尔默他们两人都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太平洋岛国的利益 ,特别是对新喀里多尼亚的兴趣。 两位研究人员写道:“鼓励独立运动、重新获得市场份额或削弱潜在对手,这是符合北京政府的利益。” 据他们说,“如果北京密切关注 2020 年公投所确认的主张独立阵营的进展,那是因为一个独立的新喀里多尼亚实际上将受到中国的影响”。

作为这种强烈兴趣的体现,中国资助了位于瓦努阿图维拉港的美拉尼西亚先锋集团总部。 这个美拉尼西亚国家联盟目前由卡纳克和社会主义民族解放阵线 (FLNKS) 的发言人维克多·图图戈罗 (Victor Tutugoro) 担任主席。 在新喀里多尼亚本身,北京透过中国-喀里多尼亚友好协会对当地的政坛和民间习惯的领导人进行含蓄手法的工作采取谨慎的态度。 独立派的国会主席罗奇·瓦米坦 (Roch Wamytan),其办公室女主任Karine Shan Sei Fan是中喀友好协会的成员之一。

 “我们不怕中国。 是法国殖民统治我们,不是中国。” 瓦米坦先生在 2020 年 10 月举行第二次公投的前夕向法国世界报这样宣布。他还表示,对于FLNKS联盟政党来说:“所谓的中国在新喀里多尼亚的影响力毫无根据,也被无耻地工具化利用,为的是合理化法国统治这地的正当性。”

在法国总统大选前的几个月,澳大利亚与法国之间的“潜艇事件”将会使得世界的这一角落成为焦点并引起人们对独立公投问题的关注的优点。

前欧盟委员米歇尔·巴尼耶 (Michel Barnier) 最近也认为地说:“我们有理由在该地区拥有法国的雄心,因为我们在新喀里多尼亚拥有我们坚持的重要存在,例如我,我就很关心这一点。 ”

同样是大选右翼候选人的泽维尔·伯特兰 (Xavier Bertrand) 表示,他希望“新喀里多尼亚留在法国民族团体中”。

这个突然受到国家层级的关注不应该加剧在领土主权上的对抗,而有损于为达到安全完胜解决这个努美阿协议问题的政治对话必要性。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